10/13/2014,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指出向"给人惊喜的天主"、"时代的征兆"开放;不要封闭于自我

向耶稣要"征兆"的经师们"忘记了历史。他们忘记天主既是法律的天主也给人惊喜的天主"。"他们忘记他们是旅途中的民族。行进在旅途中的!那些旅途中的人、一个行进在旅途中的人,总会找到新的事物"。神圣的法律"不是终结于自身之内的"。而"行进中"是"把我们引领向耶稣基督的最终相遇的"教育学。这种最终的相遇之际,"将会有人子这一位伟大的征兆"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向"给人惊喜的天主"、"时代的征兆"开放;不要封闭于自我或者自己的想法,因为生活是一条不断"迈向成熟、彰显上主光荣"的"历程"。这是今天清晨教宗方济各在弥撒圣祭讲道中围绕福音中耶稣训斥要求征兆的经师们讲解的道理,指责他们是"一邪恶的世代"。

            这些经师们曾多次向耶稣要征兆,耶稣回答说他们没有能力"看到时代征兆"。因为"这些经师们不懂得时代征兆、要求一个特殊的(耶稣后来给了他们)。他们为什么不懂呢?首先是因为封闭于自我。他们封闭于自己的体系内、将法律安排得井井有条。所有这些犹太人都知道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全部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他们在那里感到安全"。

            所以,耶稣所作的对他们来说是"完全陌生的"。耶稣"去找罪人、和税吏一起吃饭"。他们"是不喜欢这样的、是危险的;因为训导就面临危险、他们所有的法律就危险了"。这些法律是"他们这些神学家们用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完成的"。"他们为了爱而坐的、为忠实于天主而作的"。"但却封闭于此","仅仅因为他们忘记了历史。他们忘记天主既是法律的天主也给人惊喜的天主"。此外,"天主也给天主子民们保留了很多次意外的惊喜"。例如让他们摆脱了埃及奴役。

            他们不懂得天主是"意外惊喜的天主、天主永远是新的;天主从不会违背自己、从不说自己曾经说的是错的,而总是给我们意外的惊喜。他们不懂、封闭于用种种良好愿望堆砌成的自我体系;他们向耶稣要征兆--'做出一个征兆'!他们不懂得耶稣已经做出了很多征兆、指出时间成熟了。封闭!第二点,他们忘记了自己是旅途中的民族、不断寻找新事物、不认识的事物"。

            教宗继续强调,"这一历程绝非终结于其本身"。这是"迈向上主最终彰显的历程。生活是迈向耶稣基督满全、第二次来临的历程"。这一代人"寻求征兆",但上主说"除了约纳的征兆,不会再给任何征兆了"。约纳的征兆也就是"复活、光荣、我们所迈向的默示的征兆"。这些经师们"封闭于自我、没有向着给人惊喜的天主开放、不认识道路、甚至不知道默示"。因此,耶稣在教长们的会议上表明自己是天主子,"他们撕烂了衣服"、为祂的话感到愤慨说耶稣是在亵渎。"耶稣给他们的征兆在他们眼里是亵渎"。因此,"耶稣说:他们是邪恶的一代"。"他们没有明白他们所保护和热爱的法律"是对耶稣基督的教育学。"如果法律不能把人引领向耶稣基督、未能让我们接近耶稣基督,也就是死了。为此,耶稣抱怨他们封闭于自我、未能认出时代的征兆、未能向着给人惊喜的天主开放"。

            "这应该有助于我们想一想:我是只顾我自己的事、我的想法、封闭的?还是向着给人惊喜的天主开放了?我是一个停止不动的人或者还是行进中的人?我信耶稣基督--信死而复活的耶稣,信迈向成熟、迈向彰显天主光荣的历程?我是否有能力认出时代的征兆、忠于在自身内展示的上主的声音? 我们今天可以问这样的问题、衷心祈求上主赐予我们一颗爱法律的心,因为这法律是天主;爱天主赐予的意外惊喜的心、懂得这一神圣的法律并非终结于自身"。而"行进中"是"把我们引领向耶稣基督的最终相遇的"教育学。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