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4/2020, 10.29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梵协定签署两年后。地上地下都受打击(III)

中梵协定签署两年后,《亚洲新闻》仍在继续跟进中国教会的情况。在今天发布的见证中,有谈及关闭教堂,阻止弥撒,取消主日学,拆除十字架,审查地下和官方团体的出版物。政府政策锁紧不仅针对天主教,而是所有的宗教。

罗马(亚洲新闻)- 中梵协定签署两年后,地下教会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关闭教堂,阻止在私宅内举行弥撒,取消主日学。另一方面,被政府认可的官方教会同样面临着诸多限制:拆除十字架,审查出版物,取消主日学。以上是今天发布的两个见证中所谈及的部分内容,作者分别是一位来自中国南方的平信徒--保禄,另一位是北方的若望神父。今天的文章是一系列实地采访的第三部分,以下是第二部分第一部分。今天的内容亦有其特别之处,其中本表达了对官方和非官方两个教会的担忧,更是为回应教宗方济各呼吁基督教团体达成和解的讯息。神父还表明,政策锁紧不仅针对基督徒,而是中国所有的宗教,这也进一步证明了宗教自由对整个社会都是有益的,绝不能将其视为某个特定「宗派」的问题,并只关心自己的所属团体。这两份见证也凸显了中国政府在不同的地区会采用不同的政策。保禄说,他所在的教区并未禁止未满18岁的青少年参加弥撒;若望神父还表示,在主教就职宣言中,已经去掉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字眼但也的确存在,许多教区的主教和神父只有加入「独立教会」后才能获得认可的情况。(B.C.)

 

 

中梵协议后地下的情况变的越来越糟糕,堂口中心祈祷所也被关闭,主日弥撒也不能公开聚在一起参与,神父只能私下到教友家里做弥撒并且不敢通知太多教友来参与,即使私下做弥撒也常被乡镇干部驱散主日学就更没法办。

至于我也去的地上教堂的情况似乎变化不大,主教神父们一般也很少公开谈论中梵关系,觉得跟教友们没多大的关系,他们对协议的签署还是很正面的,其实他们心里还是很清楚政府对宗教自由还是有很多打压,敢怒不敢言。18岁以下的青少年和孩童都还是可以进堂, 也没有需要放上爱国爱党标识。

保禄,中国南方

 

协议有积极的一面,但协议不可能解决我们面对的所有问题。行政当局承认的宗教教职人员证书,为神父来说是司铎证,是由国宗局监制,有省级教会的教务委员会盖钢印,由教区盖章。和爱国会没有联系的。

尤其宗教政策锁紧,是确实的。

锁紧,不只是针对天主教会,而是针对所有的宗教,比如我们教区范围内,有40座清真寺的月牙和圆顶被拆除。基督教的在某个县里,所有十字架被拆除,而天主教的只有一座新建的十字架被拆,按照行政当局的说法,不是拆,而是要换位置,从顶尖上换到正面的墙壁上,贴上去。

另外,很多地方,地下的公开了,只是在行政当局做登记,承认你是宗教教职人员,和是否加入爱国会没有必然联系。

紧,是总的趋势,我们教区的主日学也都停办了。

所有书籍,必须有正规出版书号,否则不允许公开发行,不允许圣物组出售。

所谓的「转化地下势力」是行政当局一贯的政策,和是否签协议没有关系,不签协议也一样的方向。总的来说,都是被打压,不只是地下,而是所有的都被打压。

我认为协议积极点: 至少协议签订后,一部分的非公开主教就职得到了认可。另外,协议签署不到两年,双方都不愿意有非法产生,所以,还是积极的在处理,而且在主教祝圣后和就职后的宣言中,已经去掉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字眼。

若望神父,中国北方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帕罗林枢机:与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一样,梵蒂冈寻求与中国对话
03/10/2020 15:43
文件:中国人如何看待中梵协议
03/10/2020 11:03
“教会底层”的神父:对中梵协议的热情被放错了地方
15/09/2020 14:31
北京:外国老师不能传福音
08/09/2020 13:14
中梵协议签署两年后。要成为国家机关职工或入伍,必须放弃信仰(第五部分)
03/08/2020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