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2020, 14.31
法国-伊斯兰教
發送給朋友

尼姆伊玛目:反对恐惧,现在是穆斯林永同一声音说话的时候了

作者 Hocine Drouiche

尼斯袭击案发生之后,穆斯林领导人之间充斥着尴尬、恐惧和沉默。法国的暴力伊斯兰主义与国际伊斯兰恐怖主义之间明显有联系。现在是时候选择应让社会认识哪种伊斯兰教了,彻底扫除“沙拉夫派、兄弟会、苏菲派、革命派、瓦哈比派”伊斯兰教。法国所有的教堂都在为受害者祈祷。达卡有5万人游行抗议马克龙。

尼姆(亚洲新闻)- 除了极少数的个例以外,“没有一个穆斯林官方领袖敢在尼斯袭击事件发生后出面讲话。”Hocine Drouiche指出这一点,并在致法国内政部长法国预算部长达尔马南(Gerald Darmanin)的信中,要求政治阶层区分法国目前存在的各种“伊斯兰教”,并要求穆斯林领导人选择遵循“人性化和共和国伊斯兰”。 “,彻底扫除“沙拉夫派、兄弟会、苏菲派、革命派、瓦哈比派”伊斯兰教。

昨天,在尼斯举行了圣母主教座堂重新祝圣仪式,21岁的突尼斯年轻人Brahim Aouissaoui)就是在此制造了流血事件。法国每一个教堂都举行了遇难者缅怀礼。警察另外逮捕了5个年龄在25至63岁之间的人,他们与凶手多少有些牵连。今天,达尔马南前往突尼斯,就合作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事宜进行磋商。与此同时,许多阿拉伯和穆斯林城市正在举行反马克龙和反法国的示威活动。今天早晨,(孟加拉国)达卡至少有5万人参加了由伊斯兰团体“保卫伊斯兰联盟”(Hefazat-e-Islam)组织的游行活动。

以下是伊玛目Drouiche写给内政部长的信(由《亚洲新闻》负责翻译)。

许多法国非穆斯林认为,自2015年以来,大多数法国穆斯林对恐怖袭击的反应过于轻描淡写。他们觉得不够清晰、不够勇敢,也不那么令人放心。最新一次恐袭发生,穆斯林领导人之间明显充斥着不作为和害怕。
 没有一个穆斯林官方领袖敢在尼斯袭击事件发生后出面讲话,除了日夜受到警察巡逻队日夜保护的德朗西(Drancy清真寺伊玛目哈桑(Hassen Chalghoumi)。

法国穆斯林有权和平捍卫先知的形象;他们可以不认同法国总统的一些建议,而没有以必要和强制性的方式

但必须拒绝参与阿拉伯国家或穆斯林世界的一些国家和领导人的立场,后者其实希望利用这一机会来解决与法国的政治、历史问题。这是他们的习惯,即利用这些敏感话题来营造穆斯林世界的凝聚力。

我个人因这些讽刺漫画感到震惊,但我仍然坚信,言论自由在我们这个多元文化和多信仰社会中,和平与凝聚力是必不可少的要素。感谢天主,法国穆斯林有权不同意,因为他们生活在尊重言论自由和自由意志的民主社会中。由此可见,没有理由参与针对法国及法国人的袭击者和仇恨。

针对塞缪尔·帕蒂(Samuel Paty)的残忍行为证明,国内伊斯兰-法西斯主义与残酷无情的国际恐怖主义之间明显存在关系。尼斯袭击事件进一步表明了,国际伊斯兰主义者能对法国大部分穆斯林青年产生影响。伊玛目和穆斯林领袖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他们能做什么,并如何应对这种灾难?他们如何应对这种来自内外部的危险?时至今日,不作为和害怕出面说话的穆斯林领袖普遍占多数。

然而,埃尔多安、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孟加拉国,以及部分穆斯林世界在我国领土上煽动的事件结束后,他们中没有一个人会因以伊斯兰教和先知之名实施的暴行,而付出代价。

巴黎将所有这些问题都搬上台面,那些敢于拒绝不作为和逃避现状的伊玛目及穆斯林领袖,必须采取明确与共和国立场,最重要的是要团结一致来为分歧进行斗争,用同一种声音说话,使身处困境的他们不要让心中的恐惧侵入我们整个社会,进一步加深法国穆斯林与整个民族之间的鸿沟。

要想被人聆听,我们必须用同一种声音说话。

一些伊玛目对于就伊斯兰本质和计划的世界辩论,反应并不一致。显然,古兰经和先知(SWS)是世界上所有穆斯林的圣像。全世界提出的问题很简单:谁有权以穆斯林宗教和先知的名义代表和表达自己?萨拉菲特派、兄弟会、圣战分子、瓦哈比派、什叶派、逊尼派、苏菲派或世俗穆斯林思想?法国穆斯林想在法国实践和信仰哪种伊斯兰教?萨拉菲特派、兄弟会、苏菲派、共和国派、革命派,还是瓦哈比伊斯兰派?这些问题绝对是关键且合理的。明确选择一种人性化、共和国伊斯兰意味着与所有“伊斯兰”极端分子作斗争,这将彻底解决法国伊斯兰这个棘手的问题。

如果我们不能为这场伟大的辩论提供明确答案,那么解决方案将被强加于我们,其后果就是来自外部的暴力行为及严重、悲惨和不可逆的后果。现在是公共当局和我们官方代表同化这一爆炸性问题的时候了。

2020年10月30日,尼姆

Hocine Drouiche

尼姆伊玛目

法国伊玛目大会副主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我们基督信仰团体遭到了伊斯兰和西方的压制
07/02/2004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孔德鲁谢维奇总主教:世界需要智者和圣人,而不是革命者
10/03/2021 14:18
伊斯坦布尔,87年后重新在圣索非亚举办开斋节祷告
15/05/2021 11:44
教科文组织要求核实圣索非亚大教堂和乔拉教堂的“变化”
03/12/2020 15:10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