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9/2009,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本笃十六世:从世界上被拣选的基督的司祭应为大众服务

作者 Benedetto XVI
今天,教宗本笃十六世在梵蒂冈举行了圣周四祝圣圣油礼弥撒,弥撒中的讲道指向全体司铎。我们现将其全文发表于下。基督的牺牲是为了在真理内祝圣我们。在对天主圣言的爱内、在与教会的祈祷中、在自我实现的宣讲中、在对他的爱情与喜乐的经验中,更新司铎生活之路。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在受难前夕的最后晚餐中,主基督为聚集在他周围的门徒祈祷,同时,他也预见了今后万世万代的门徒们的所聚集的团体以及“藉着他们的宣讲而相信的那些人” (若,17,20)。在为后世的门徒的祈祷中,他也看到了我们,为我们做了祈祷。我们要聆听,他向他的12门徒和在此聚集的我们要求什么:“求你以真理祝圣他们。你的话就是真理。就如你派遣我到世界上来,照样我也派遣他们到世界上去。我为他们祝圣我自己,为叫他们也因真理而被祝圣”(17,17-19)。主基督要我们成圣,在真理内成圣。他派遣我们以继续他在世的使命。在他的祈祷中,有一句话我们应特别注意,因为它对我们很难理解。耶稣说: “我为了他们圣化我自己。”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耶稣自身不即是“天主的圣者”吗,就像伯多禄在葛法翁的决定性时刻所宣认的(参见若6,69)?他怎么现在说圣化自己呢?

 
要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澄清圣经中“圣”和“祝圣/圣化”这些词有何意义。“圣”这一个词,首先是用来称谓天主自身的性体的,指他那完全不寻常的存在方式,只有他才是神圣的。只有他本人才是真正的、确定的、原始意义上的神圣。任何其他的圣都来自于他,是对他的存在方式的参与。他是光明、真理、无瑕疵的善。祝圣某物或某人意味着将其奉献给上主,他不在属于我们,而是完全属于上主的。所以,祝圣就是从世界上被选出而交托给生活的天主。被祝圣的人或物就不再属于我们,也不再属于他自身,而是奉献给了天主。一种事物不再属于自己而完全交托给天主,我们即称之为奉献:这不再是我的财产,而是他的。在旧约中,把一个人交给天主,即“圣化”,就意味着司祭的职务。由此可知司祭的职务意味着什么:它是一种归属的旅程,一种对世界的割舍,一种对天主的交付。这里我们看到,在圣化或奉献的过程中,有两个方向。它一方面是从世俗生活中的脱离,另一方面是归属于天主。正因如此,他不是一种与世界的隔绝。被交托给天主也意味着去代表他人。司铎脱离世俗的纠缠而奉献给天主,如此,其为了天主而去为所有人服务。当耶稣说:“我奉献我自己”时,他自身就成为司祭和牺牲品。因此,布尔特曼对此的翻译是有道理的:他用“我牺牲我自己”来翻译“我奉献我自己”。现在我们理解,当耶稣说:“我为了他们而奉献我自己”时,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是司祭的行为,耶稣即以此行为将自己奉献给天父。这就是耶稣既是司祭又是牺牲品这一事实的表达。我奉献我自己——我牺牲我自己:这些深刻的话语,让我们看到基督内心的深处,我们应该不断加深对其的领悟。这其中蕴含着我们救恩的所有奥秘。也包含着我们教会司祭职务的根源。
 
现在,我们能够深入的了解基督为他的门徒——我们,向天父所做的祈祷。“以真理祝圣他们”:这就是在耶稣基督的司祭职内的宗徒们的教导,这司祭职是为今后万世万代的信徒团体所设立的。“以真理祝圣他们”:这是为宗徒们的祝圣所做的真正的祈祷。基督祈求天主以其自身,以自己的神圣性去吸引他们。祈求他将他们吸引到他的身边来,成为他的产业,直到他们能为了他而在他们的司祭职内向全世界服务。基督的这种祈祷以稍微不同的方式出现了两次。我们应该对其认真的聆听以稍微领悟这最高的真理。“以真理祝圣他们”。耶稣又加上一句说:“你的话就是真理”。门徒们通过对天主圣言的领悟,而被吸引到天主奥秘的深处。天主的话就是洗净人的领洗池,是在天主的存在能将人转化的创造力。那么,在我们生命中的事物是怎样的?我们真的为天主的话所充满吗?他真的是生命的食量,而远超过这世界的事物吗?我们真的认识他、爱他吗?我们真的尽力来让天主的圣言来影响我们的生活,塑造我们的思想了吗?或者是我们因为别人所说和所做的而不断的改变自己?难道我们不是经常的以一些主导性的意见为标准来衡量我们自己吗?难道我们的生活不是经常的流于肤浅,像今日世界上的人一样吗?我们真的让天主的话来净化我们的心灵了吗?尼采嘲讽了以谦逊和服从作为服务的美德的看法,因为他认为那是对人的压制。他以人的高傲和绝对的自由来代替它们。错误的谦虚与虚伪的服从确实地存在着。而且也存在着破坏性的傲慢和猜疑,而这些都会摧毁团体生活,导致暴力。我们知道学习基督的真正的谦虚吗?它是符合我们自身生存的真理;我们知道学习基督的服从吗?它是完全屈从于真理与天主的旨意的。“以真理圣化他们;你的话就是真理”:这句话光照了我们的铎职生活,召叫我们不断的更新自己,成为天主圣言之真理的门徒。
 

我认为,对这句话的注解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难道基督没有说过:“我是真理”吗 (若14,6)?他自身不就是众言所归的生活的天主圣言吗?“以真理祝圣他们”的深意是:让他们与我——基督,成为一体。将他们紧紧的与我连在一起。让他们进入我内。事实上,说到底,新约的司祭只有一个,他就是耶稣基督本身。门徒的司祭职务仅是对基督司祭职的参与。我们做司祭,不是别的,就是与基督重新合一的新方式。本质上,它是藉着圣事而赐予我们的。但是,如果我们的生活没有在圣事的真理内得以延伸,那么这一种新的印记也可能成为我们被裁判的凭证。我们今天所更新的承诺就意味着,我们的意志应该导向于:“与主基督结合,就意味着放弃”。我们的生活不能只顺从于我们的意念,我们的道路,而应该在基督内放弃自我,做他喜欢我们做的一切。如圣保禄所言:“我生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迦2,20)。在司祭职的祝圣礼中,我们所说的“是”就意味着我们的要实现自我的意愿的放弃。但这一声肯定的回应应该落实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和小牺牲上。日程生活中的小的回应就构成了我们的那一声大的回应。而这小的回应能否实现要看我们的生活是否以基督为中心。如果我们与基督成为一体,那么我们就能经验到与基督之间的友谊的增长,就能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体验到基督爱的不断成长。“谁丧失自己,必找到自己”。如果我们敢于为基督而失去自我,我们就能经验到他的话是如何的真实。与真理,与基督合一的过程属于我们祈祷的一部分。在这祈祷内,我们增加与基督的友谊,学习着认识他:他的存在方式、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祈祷即是与基督共融的旅程。我们应该在他面前生活我们的一切:我们的成功和失败,我们的痛苦和喜乐。我们应该不断的学习祈祷,与教会一同祈祷。举行弥撒圣祭就一种祈祷。如果我们藉着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存在去领悟教会所传给我们的天主的圣言,我们就是以正确的方式举行圣祭。这其中包含了世世代代的人的祈祷,它将我们领上走向天主的道路。

 
作为司祭,我们是在圣祭中以我们的祈祷为今日信徒的祈祷指出道路。如果我们能与祈祷的语言合一,让它们来引导我们、改变我们,那么,信徒们就能找到生活圣言的途径。那么,我们所有的人就都与基督成为“一个身体、一个灵魂”。与真理合一就是与天主的神圣性合一。这意味着我们接受真理的要求;反对世界上的任何的谎言。也意味着接受真理的代价,因为他无限的喜乐就在我们内。当我们谈到在真理内被圣化时,我们决不能忘记,在耶稣基督内,真理和爱是同一的。深入他内,就意味着深入到慈善与仁爱之内。真正的爱不是廉价的商品。抵抗邪恶是为了把真正的善带给人们。如果我们与基督成为一体,我们就学会了在痛苦者、贫穷者、世界中的渺小的人身上认出他。那么,我们就成为了服务的人,并能认出基督的弟兄姊妹,在他们内与基督相遇。
 
“以真理祝圣他们”——这是耶稣的话语的第一部分。然后他补充说:“我奉献我自己,是为了他们也能藉着真理而被祝圣”——这是千真万确的(若17,19)。我认为,这第二部分有一特殊的含义。在世界的各个宗教中都有很多方式“圣化”礼仪,以圣化一个人。但所有这些仪式都只是一种形式。耶稣要求门徒的是能改变其存在、改变其本身的真正的圣化,是真正的成为天主的产业而非礼仪的形式。我们还可以说:基督为我们求得了那能触动我们存在深处的圣事。但他也为我们祈祷,以使我们能够在日常生活中日复一日的使这一触动我们的转变得以实现。使我们能够在每日的生活中都充满天主的光芒。
 

58年以前,在我司铎祝圣礼的前夕,我打开圣经,因为我还想为了这一天、也为了我今后的司铎生涯而再接受天主的一句话。我的目光落到了这一段上:“请你以真理祝圣他们,你的话就是真理。”然后我知道:天主既是在谈我,也是在跟我谈。同样的事情明天将发生在我身上。最后,我们应该说,我们并不是通过礼仪而被祝圣,尽管他是必要的。基督所浸入其中的领洗池就是其自身。他就是真理。司铎的祝圣礼意味着:沉浸在他内,在真理内。以新的方式属于他、也属于所有的人。“直到他国度的来临”。亲爱的朋友们,在这更新承诺的时刻,我们祈求上主使我们成为真理之人,博爱之人、天主之人。祈求他不断的吸引我们,直到我们成为真正的新约的司祭。阿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