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2021, 15.54
梵蒂冈-希腊-塞浦路斯
發送給朋友

教宗的塞浦路斯和希腊之行:在介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

作者 Nikos Tzoitis

希腊之行是对希腊和基督教思想相关融合的致敬。再访滞留莱斯博斯岛的难民。塞浦路斯是以往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共存的例子。1974年土耳其入侵后,塞浦路斯人的苦难。

雅典(亚洲新闻)- 教宗方济各将于12月2日至6日访问塞浦路斯和希腊,这两个地中海国家拥有历史悠久的希腊文化传统,希腊思想被基督教义接纳并融合。两个拥有共同渊源,却有着不同历史轨迹的民族。

希腊之行是对希腊思想与基督教思想相关融合的致敬,这体现在新约、第一个千禧年的大公会议、基督教东方伟大神学家的反思中。希腊之行是也是献给希腊复兴运动二百周年的礼物,复兴运动表达了一个民族对自由的渴望,反对任何有辱人格尊严的压迫。

莱斯博斯岛之行不仅是为了给移民带来关怀,也是为了缅怀基督的教会仍然存在。2016年,教宗与宗主教巴塞洛缪(Bartolomeo)、希腊大主教热罗尼莫二世(Ieronymos)一起前往希腊岛屿,会见绝望的叙利亚难民,而不仅仅是残酷战争的受害者。

即使他们的来访并没有解决根本原因,但的确引起了公民社会的注意。这就是为什么方济各访问莱斯博斯岛不应被视为单纯的纪念行为,而是提醒我们作为欧洲门口真诚基督徒的职责。

最重要的是,应该记住,靠近亚洲和非洲大陆的塞浦路斯见证了宗徒保禄和巴尔纳伯创建首个欧洲基督教使徒教会。后者任命拉匝路为岛上的第一任主教。

塞浦路斯教会也是基督教世界中第一个独立教会。由于其重要的地缘政治地位,数个世纪以来,该岛长期面临冲突和入侵,但并未失去其希腊文化特征和基督教信仰。即使在穆斯林占领期间,先是阿拉伯人,然后是土耳其-奥斯曼人,当地居民也总能找到一种共存和相互尊重的方式。

过去,塞浦路斯的宗教社区——基督教(主要是希腊东正教、亚美尼亚和梅尔基特)、穆斯林(土族塞人)和犹太人——和平共处,并肩建造教堂、清真寺和犹太教堂。

1974年土耳其军队入侵该岛并导致了分裂。在雅典上校试图推翻民选的塞浦路斯总统马卡里奥斯之后,安卡拉开始采取行动,表面上是为了恢复塞浦路斯共和国的宪法基础,正如 1960 年伦敦条约所定义的那样。

入侵后导致该岛被铁丝网分隔成两个区域,民众被迫迁移,150,000 名定居者从安纳托利亚深处迁移,进而改变了该岛的人口结构;此外,还有35,000人的土耳其军队长期驻扎此地。

除了塞浦路斯岛北部被迫伊斯兰化外,入侵还导致当地几乎所有文化遗产的遗迹遭到破坏,其中大部分销往欧洲市场。还应该指出的是,大多数土族塞人因无法接受安卡拉的威权主义,先后移民到欧洲、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从安纳托利亚而来的第三代定居者也表示需要新鲜空气。

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从未遵守联合国关于塞浦路斯的决议。然而,塞浦路斯问题的根源之一是对中东资源——不仅仅是经济资源——的控制。土耳其前总理兼外交部长、“新奥斯曼帝国”政治理论家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glu),在其题为“战略深度”(Stratejik Derinlik)的书本中明确谈到塞浦路斯对土耳其的重要性:“尽管这里从未有过一个穆斯林土耳其人,塞浦路斯一直是我们利益的战略土地”。

随着塞浦路斯的分裂,共和制土耳其获得了仅次于 1938 年哈塔伊地区的第二大征服。

在这种情况下,教宗方济各的访问对塞浦路斯来说意义重大。他将重申“所有兄弟”的重要性,并提醒人们,为了寻求答案,我们必须提出我们对存在问题的宗教信仰。

没有任何宗教信仰,正如伟大的东正教神学家 Ioannis Zizioulas 所说,仅通过宣称拥有真理这一事实来证明其存在是合理的。Zizioulas 继续说道,宗教信仰必须证明其存在不是为了奴役人类,而是为了让它自由并为基本问题提供答案。只有这样,世界才不会失去希望而转向原教旨主义。

以往,塞浦路斯一直懂得如何与差异共处,且对教宗方济各寄予厚望并可以成为陷入困境的中东世界的榜样。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罗兴亚基督徒:遭绑架的基督教家庭,被皈依的未成年女孩
04/02/2020 14:42
世界难民不断增加令人感到“担忧”
19/06/2008
经《亚洲新闻》报道的阿富汗基督徒家庭获救
21/08/2021 10:32
一艘超载的罗兴亚船倾覆,造成14人遇难,40多人失踪
11/02/2020 11:08
斯里兰卡明爱,在圣安娜教堂为移民主持弥撒圣祭(图)
01/10/2019 15:13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