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2021, 21.07
阿富汗
發送給朋友

桑哈兹修女:“那些留在喀布尔之人的绝望信息”(视频)

昨天,曾与喀布尔“Pro Bambini”协会在阿富汗一起生活过的巴基斯坦修女向米兰讲述了人们在塔利班统治下的苦难,该国正深陷人道主义危机。“他们请求我至少让他们离开前往巴基斯坦。我们需要木材来取暖,药品,物价上涨了 200%”。许多阿富汗人被困在欧洲的门口—莱斯博斯岛。

米兰(亚洲新闻)- “我很抱歉今天实在这里而不是在喀布尔,因为我的心还留在那里。每天我都会收到很多信息,我哭泣因为我什么也做不了”。昨晚,巴蒂(Shanhaz Bhatti)修女这样告诉米兰,她是圣琼安提达修女会的一名巴基斯坦籍修女,多年来,她长期与喀布尔“Pro Bambini”协会一起帮助阿富汗的最弱势者。今年8月,在塔利班接管喀布尔之际,巴蒂修女与德肋萨修女们,以及一群残疾儿童一起来到意大利。

宗座外方传教会中心在米兰总教区和《亚洲新闻》的支持下推动了一场活动,这位巴基斯坦修女也借此机会讲述了她的见证,经过多年的战争,阿富汗人民正面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此次活动是在米兰殉道者大教堂—Sant'Ambrogio大教堂举办,正是要用信仰的眼睛去看这些人的苦难。

巴蒂修女讲述了她是如何在一个“不能佩戴宗教标志,甚至不能念出耶稣名字(因为这会被视为劝诱改宗)的国家帮助最弱势者的经历;我们的微笑就是我们传递的福音”。直到八月,阿富汗教会(少数外国宗教人士在一个严格的伊斯兰国家)决定若不能带着一群被所有人遗弃的残疾儿童,就不离开。这位修女仍然穿着她在阿富汗时穿的衣服,她回顾了搭乘公共汽车去机场那三个小时的可怕经历:她评论说,“直到今天我还是会在夜里惊醒。一想到我们在那个可怕的夜晚所看到的,我就焦虑不安。”

今天在意大利,巴蒂修女作为当地合作者家庭的文化调解人,喀布尔“Pro Bambini”协会成功地将这些家庭带出阿富汗。修女说到,“我试着陪伴经历过苦难的他们。这对他们来说也不容易”。但她的心依然惦念那些留在喀布尔的人:她解释说,“为方便沟通,我的手机里依然保留着阿富汗电话卡,虽然这可能有点危险。但我亲眼目睹了他们的痛苦,我不能放弃他们。他们给我发视频、语音信息:‘修女,你能为我们做点什么吗?你至少能把我们带到巴基斯坦吗?我祈祷。我们试着募捐一些资金,至少能给房子供暖,买些木材和蜡烛。然后是药物,因为有这么多人生病,喀布尔的空气被严重污染:你会感到窒息”。

喀布尔“Pro Bambini”协会的使命并未结束,而是暂停。她评论说,“如果能打开一条途径,我将是第一个返回的人。如果不仅对我有保障,而且对其他帮助一无所有的孩子的人也有保障。我们为他们打理好一切,现在喀布尔谁能做到?”。

来自赫拉特的阿富汗人米尔韦斯·阿齐米 (Mirwais Azimi) 曾在大学教授国际关系,但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被迫逃亡,那天晚上,他也讲述了阿富汗目前严重的人道主义局势。“每天晚上我们都会想起阿富汗。也许我们现在是安全的,但却得不到精神安宁。我们与那些面临贫困的人一样深陷苦难。美元的汇率翻了一番:1 美元兑75 阿富汗尼,几天前飙升到120阿富汗尼。物价上涨了 200%。贫穷正在摧毁我们的人民。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三年前,23 岁的纳吉玛·亚瓦里 (Najma Yawari) 逃离喀布尔,但在难民营被关了两年。这个难民营便是前几天教宗方济各在希腊莱斯博斯 (Lesbos) 所访问的。因此,此类苦难不仅发生在阿富汗境内,也在其他地方。由于圣艾智德团体推动人道主义走廊,她终于来到了米兰,亚瓦里说:“在莱斯博斯岛,仍有许多阿富汗人无法外出、无法学习、无法工作。这不是生活。我希望有一天,不再有战争,每个人都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