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0/2005, 00.00
伊斯兰 ? 沙特阿拉伯 ? 伊拉克
發送給朋友

沙特大选是否意味着伊斯兰世界爆发民主革命了呢?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专访罗马宗座阿拉伯和伊斯兰研究学院现代伊斯兰学教授弗朗西斯科·扎尼尼先生。东方尚未就奠定在个人基础上的民主思维方式同其传统的伊斯兰精神作出归纳。但是,伊拉克和其他地区显示出希望的征兆

罗马(亚洲新闻)—今天,全世界都拭目以待沙特阿拉伯历史上的首次大选。尽管仍存在着种种局限(女性和外籍人士不得参加投票、只能选举产生一半的市政委员、中央有权对候选人进行否决等),但是,各种舆论都认为这是向着民主迈出的第一步。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先后看到了伊拉克大选、巴勒斯坦选举和阿富汗大选。但是,这些选举是否真的堪称是伊斯兰世界的进步呢?沙特阿拉伯的选举是否真的具有新意呢?

       为此,亚洲新闻通讯社专门走访了现年五十六岁的罗马宗座阿拉伯和伊斯兰研究学院现代伊斯兰学教授弗朗西斯科·扎尼尼先生。执教现代伊斯兰和伊斯兰神学的扎尼尼教授,是当代和传统伊斯兰问题专家;掌握流利的阿拉伯语。此外,扎尼尼教授还著有《我的邻居,艾哈迈德》一书。

      

       扎尼尼教授,请问沙特阿拉伯市政选举具有哪些意义?

       有趣的是,选举是进行了。但是,却没有宪法。不具备基本的人民权利的基础。伊斯兰国家的所有民主问题都集中在了一点上,选举本身并不是问题(只是民主的一部分),而是民主的概念。首先将民主的概念引入伊斯兰世界的,是土耳其人。奥斯曼帝国时代,构成了奠定在伊斯兰基础上的君主立宪制政体。他们将全体公民,无论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都放在了同等的水平上。但是,他们也保留了伊斯兰家族世袭政权的传统。这一原则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在许多国家的独立斗争——都是自由或者共产党人推动的——中,未能建立世俗化的政权。由此而形成了混合的宪法,但是,并不具备现代世俗化宪法的条件,也没有真正超越伊斯兰教义沙里亚。

 

       那么它们是什么呢?

       这些混合宪法只是伊斯兰和世俗化的并置而已。一方面,来自人民,他们来决定自己的代表;但是另一方面,则来自伊斯兰经院。由此而产生的宪法便指出,“人民是至高无上的”。但是,许多时候,还要强调要经过最高权利伊斯兰教长的通过。所有的伊斯兰国家几乎都是这种情况。似乎只有萨达姆·侯塞因统治时期的伊拉克例外,是完全的世俗政权。尽管突尼斯是较为开放的国家之一,但是,它并不是世俗化政权的国家。

       问题便出现了,当缺乏民主的基本因素——人民选择其和平共处的基础——时,便产生了连带的系列问题。人民只能选择执行权的代表,而不是立法权。法律已经存在了。沙特阿拉伯的法律甚至具有神圣的渊源,所以说,都无法称之为进化的沙里亚。在此基础上,人民推选出的代表,并没有真正的权利。

 

       您认为伊斯兰世界的民主进程中存在哪些问题呢?

       首先一个问题是,只要不能实现完全的世俗化政权,就很难实现真正的民主。在印度,在同巴基斯坦划分开后,决定继续留在这个国家的穆斯林们选择了世俗化的政权。但是,在他们的选择中保留了伊斯兰化的精神。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所采用的概念是精神,而不是规则。如果不是世俗化政权,人民又选举什么呢?

       第二个问题是,乌哈比达的影响。他们强调权利在真主的手中,为此,人类只有执行的权利。

       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与西方完全不同的背景下实现民主。伊拉克和阿富汗都经历了这个问题。在上述国家中,不仅只有国家和个人。二者之间还有种族、部落、家族。每一个团体都以其不同方式进行管理、运作。在阿富汗,每个团体的沙里亚都不同。在此背景下,选举是由各部族之间的关系来决定的。个人要跟随族长来投票。

 

       在这种局势下,谋求逐步实现民主,不是一种新的象征吗?沙特阿拉伯大选是否意味着乌哈比达制已经面临威胁了?伊拉克人们是在枪弹的威胁下参加投票的,这难道不意味着极端主义势力正在失去其影响力吗?

       这一点在伊拉克是毫无疑问的。即便是在萨达姆·侯塞因政权统治下,伊斯兰的传统也是典型的世俗化的。尽管人们生活在独裁政权之下,但是,他们有希望能够摆脱这一独裁政权,创造自由的政权。而沙特阿拉伯才是真正的新闻,要看沙特人民如何反应了。几年前,我曾经参加了一次意大利-沙特阿拉伯会议。那时,就已经开始讨论宪法问题了。伊拉克毫无疑问是人民意愿的典型代表,所以不足为奇。而沙特阿拉伯则不同了,这次大选的确是一大新闻。多年来,一直在传说沙特阿拉伯内部发生的变化。一段时间里,禁止旅游,旨在维护伊斯兰传统。但是现在,政府甚至组建了专门的旅游事务部。这是沙特开始向着其他国家开放的另一征兆。自然,这一发展趋势不能不强调国际压力的影响。总之,伊斯兰世界尚未就奠定在个人基础上的民主思维方式同其传统的伊斯兰精神作出归纳。但是,伊拉克和其他地区显示出希望的征兆

 

       根据您的认识,是否可以说伊斯兰在寻找民主吗?或者还仅仅是西方的影响?

       就我个人的直接认识而言,似乎还需要加以区分。从农村来讲,已经存在某种形式的民主了,如地方委员会。但是这种级别的民主,并不能影响到整个国家。一旦族长决定参加大选,那么,全村都会参加。可是,结果是一致的。此外,还有工会组织。这一组织,要为消除人民将他们视为西方势力组织的观念而斗争。工会组织充分代表了民主的最深刻的价值,由人民来管理社会。此外,还有青年和那些在西方接受教育的人,以及整个中产阶级。

       传统与极端势力则反对。而问题在于,在他们谈论民主的时候,却努力将其伊斯兰化,将议会等同于伊斯兰大会。

 

       阿富汗战争、伊拉克占领正在创造新的民主吗?西方的军事压力是否也是民主价值观的催化剂呢?

       我认为既不是催化剂,也不是抑制剂。诚然,极端势力极力抵制,反西方。但是最后,凡是最初就相信民主的人,现在也会相信。而最初就不相信民主的人,现在仍然不相信。阿富汗的部族势力依然十分强大;而伊拉克的希望则较大。

 

       许多传教士认为,九一一后,伊斯兰世界对民主有了更大的兴趣……

       我是赞成这一说法的。所有的阿拉伯报纸都在谈论民主、讨论民主。而且,各种有关伊拉克民主未来、伊斯兰世界的转变的文章,铺天盖地。……但是,我认为,我们还没有能够到了一种地步,就是对非宗教性质的世俗化立场作出归纳,或者超越这一观念。仅仅是通过传统的思维方式,对此加以品味而已。迄今为止,唯一确立世俗化非宗教性质宪法的是印度尼西亚。印度尼西亚尽管是世界上穆斯林人数最多的国家,但是,它找到了以潘卡西拉(建国五纲)的形式,在既保留了宗教特色的情况下,又确保了国家的非宗教性质。孟加拉国的情况也是一种选择,但是后来,阿萨德将军背叛了这一原则。马来西亚从表面上看,也是世俗化与伊斯兰法规相互接近的一种方式。但是,阿拉伯世界的问题仍然十分模棱两可。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耶路撒冷:十字架摧毁恐惧的围墙
24/03/2005
新宗教管理条例对宗教控制一如既往,未见更多新意
01/03/2005
阿拉法特与天主教会,一个不完全的关系
10/11/2004
库尔德族领导人表示,与刽子手巴斯党徒无话可谈
03/03/2005
斩首是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又一飞跃
24/09/2004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