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3/2017, 13.02
中国
發送給朋友

鲍彤指出中国政府应对刘晓波未能得到及时治疗负责

前中共高官认为,监狱当局长期有意忽视刘晓波的严重病情;痛斥这是“故意杀人罪”。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和友人要求习近平特赦刘晓波。但是《环球时报》指出刘晓波仍然要在监狱里服刑,因为他是“颠覆者”

北京(亚洲新闻/自由亚洲广播电台)—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就刘晓波肝癌晚期发表声明,矛头直指中共当局,谴责当局直到肝癌晚期、无法实施手术后才允许诺奖得主接受治疗。他强调,这种拖延是“故意的”。

            赵紫阳辞职后,鲍彤因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反对天安门广场暴力镇压而被判处七年徒刑。日前,他和记者见面时表示中国政府应对刘晓波未能得到及时治疗负责。五月,他还在狱中服刑期间被诊断出癌症。刘晓波因起草和签署《零八宪章》被判处十一年有期徒刑。

            鲍彤指出,“因为从开始发病到肝癌晚期,到昏迷,这不是一个短过程,需要长达几年的过程,(当局)一直向病人保密,向病人的家人保密。……我觉得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个过失应由监狱来负,由监狱的上级负”。

            出狱后,鲍彤经历了一段软禁,至今仍然受到持续监视。他重申,“当局应对没有诊断出刘晓波的癌症负责”。

            他指出,“长达几年的过程,(当局)一直向病人保密,向病人的家人保密。而且,病人是一个公众人物,是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他们向全社会保密,我觉得这是故意为之。有人说这是故意杀人罪,我看这个提法很坦率”。

            “我觉得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个过失应由监狱来负,由监狱的上级负。这也暴露了中国的监狱制度”。

            “我们听说这个消息以后,我跟几个朋友一起商量,我们觉得应该请国家主席行使职权进行特赦。因为当年这个案子是在二OO九年判的,还是过去的领导人,我想对现在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应该给他一次机会,表示一下态度”。

            已经无药可救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丈夫二O一O年在狱中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后一直在北京家中被软禁、其被隔离状态一直延续。她发表了一份简短视频表示,任何治疗对她的丈夫来说都已经没有用了,“无论是外科手术、还是化疗、放疗”。癌症已经全部扩散。

刘晓波癌症晚期,并被送往沈阳医院治疗的消息传出,中国和国际人权组织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民主活跃人士。

鲍彤完全赞同大家的观点,指出应该按照他的意愿允许他到海外就医。“如果病人愿意到国外去治病,我看没有任何政治力量,包括政府、政党可以阻拦他的要求”。

“政党和政府组织起来,应该是为了保障公民的权利的。如果阻拦,它一定不是一个好的政党,好的政府”。

鲍彤还就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警告国际社会不要借刘晓波事件“干涉”中国“内政”指出,“中国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利属于公民。一个国家的外交部发言人如果不知道自己本国的宪法,关于公民权利应该怎么执行”?

官媒证实了刘晓波并没有获释的消息。《环球时报》指出,“刘获得的是保外就医,不是释放,他在就医过程中,医疗之外的行为仍需受到监狱管理部门的监管”。“按照法律规定,他在此期间不得参与政治事务等活动,也就是说,他的行动仍将受到法律限制”。

这家《人民日报》副刊表示,刘晓波“企图让有害的政治对抗合法化”。

刘晓波“实际上长期脱离了中国社会……。尽管刘晓波获得了诺奖,但他最终注定也会是个悲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