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1/2005, 00.00
中国 - 世界青年日
發送給朋友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团体第一次参加世界青年日

作者 Gao Qingnian

一百多名中国天主教会地下教会(非官方)成员克服了签证等困难到达科隆。他们不但讲述了在中国有怎样的宗教迫害,也讲述了国内福传事业巨大的生机活力。

罗马(亚洲新闻)-中国地下教会的青年第一次参加世界青年日,一百多名中国地下教会的青年为此成功到达科隆。他们当中有留学海外的大陆天主教留学生,也有直接来自大陆的青年。当中的神父、修女和普通信友分别属于大陆不同教区:如北京,天津,河北,福建,内蒙等。中国政府只给那些在宗教管理部门进行合法登记并被爱国会所控制的个人和团体这样的自由;而那些不接受这些官方组织控制,并在未接受合法登记(非法或地下)的组织内度信仰生活的人,可能会被以“非法活动”和“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遭到处分。

到达科隆并非易事,一名上海的青年解释到:“地下教会在中国是受迫害的。但是海外的人很少知道迫害的细节情况。比如说,在中国省、市、县、的各级政府根据不同情况,公开或秘密地制定了不同的规章条例。”

“其中有一条例是这样的,‘公安机关没有宗教管理部门的批准不可以发放护照给地下天主教徒。’因为地下天主教徒没有进行官方的注册,所以出国留学、朝圣或参加这样的世界青年日是很困难的。”

到达科隆的这些团体并没有灰心,他们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使用不同身分或目的(旅游等)申请办理护照和签证。

他们的到来,给世界青年日的组织者们带来了喜悦,当得知他们到来后,组织者们特意为他们安排了一些日程。

其中一位领队说,“这是第一次中国地下教会能参加世界青年日,我们愿珍惜这个机会为能更好地认识普世教会和这些与我们有共同信仰的同龄人。我们也希望能够找到机会去见一下教宗。”

另一位天津的队员说,“我们的教会,是很有活力的,这一点不为外界所知。因为政府的控制和我们担心被发现,所以我们和国外没有信息上的往来。外界所知的,只有一些消极的消息,比如,某主教被逮捕,某修院被关闭,某教堂被摧毁等。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福传和圣召等也正在发展。有些不真实信息也是因为统计上的困难造成的,比如:2004年出版的《中国天主教指南》记载,中国北部某教区只有4位神父。但这是十年前的统计,其实这个教区现在已经有年轻神父70人,修女100人。当然这是福传事业的发展和青年圣召培育的结果。”

前些天,从中国官方教会来的一组团体,在教宗公开接见当中向教宗致意。最近,一些官方主教的祝圣获得了梵蒂冈的认可。“这是一些重要讯息”,一位地下教会的神父强调,“但是需要记住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并没有变化。很多主教和神父还被关在监狱里。他们是:保定教区的苏志民、安树新主教;易县教区的师恩祥主教;永年教区的韩鼎祥主教,还有一批被关押的神父们,希望教会纪念他们并为他们祈祷。”

在科隆的世界青年日,还将看到来自中国官方教会的青年。他们也是持普通旅游签证,而非组团到达欧洲的。

在1995年马尼拉举办的世界青年日,中国官方教会曾派出一个由官方教会的神父和信友组成的团体。当时在人群上空的各国国旗之中,台湾国旗的出现却造成了一个政治的问题:爱国会的秘书命令所有中国人离开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主持的弥撒,因为他们被“冒犯”了。但当时大部分的信友还是留下来参与弥撒,没有服从这样的命令。

在中国,官方与非官方教会之间的合一与合作也在不断发展。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巴基斯坦天主教青年没有获得去世界青年日的签证
18/08/2005
教宗本笃十六世:世界青年日,文化与传统的相遇,一个为世界和德国的祝
18/08/2005
教宗:让我们接受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遗产,毫无保留地事奉基督
18/08/2005
教宗本?十六世接受梵蒂????采?:青年们,做基督徒多好!
15/08/2005
基督之爱,我们敬爱的圣父教宗最强的力量
08/04/2005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