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2016, 16.3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互联网便利导致假神父假教友网上捐款激增

作者 Hui Taiyang

有的神父教友募集捐款、列出详细的计划,甚至收据和明细帐单。但也有很多人通过网络盗窃他人的个人资料,包括神父和修女的用来圈钱,以疾病或者海外学习为借口。井立峰的实例。最易上当的是:有钱中年妇女。教会也应该关注这一问题、谨慎处理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应用的迅猛发展,网络募捐、微公益等多种募捐形式作为官办慈善的补充取得了较大发展。

同样的背景下,打着教会旗号冠名各种爱心捐献的群应运而生,从QQ到微信,各种捐献平台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只要你有微信QQ,三天两头就会被拉进各种群,其中不乏所谓捐献平台。 

这些平台有的是由神职人员发起,针对某些公益活动进行捐款,比如修建教堂~也有针对某些贫困教友进行的定向捐赠,平台大都有神父修女主持,部分热心教友做管理员,对群里收到的红包进行临时性收存,每天晚上统计公布明细,并公布向管理员转账的截图以示公允。也有爱心教友或者某些公益慈善机构发起的类似捐款平台,数量不等……。

由于手机转账的快速与便捷让爱心捐款门槛变得很低,一些诈骗组织游离在监管之外,大部分捐款的民众也不会关心捐款最终流向,让微信公益骗局更加猖獗。 

同样,骗局事件在打着教会名称的微信群QQ群同样有发生,总结下来,自感超出正常捐赠的诈骗行为不外乎以下几种情况:

1,小部分神职人员热衷于网络捐献。除了前面说明的公开性爱心捐赠平台,部分神职人员沉溺网络,经常私下里向教友募捐⋯⋯各种理由:身体不好/需要学习经费/出国等等,相对于他们选择的目标,大多以比较富足的中年女教友为主,这部分教友有一定的实力,且颇具爱心,警惕性低,十分容易达到目的。笔者曾接到两名女教友的意见征询,问我是不是需要帮助这些募捐,本人给出的答案是拒绝!原因之一,神职人员有自己的归属,所有经费由教区统一管理,神职人员身体不好教区和教区教友不会坐视不管。正常的学习等活动教区会有统一的计划安排,不会因为区区学费耽误了神职人员的学习深造。原因之二,跨教区性募捐是否符合教会规定有待考证,堂区的建设项目应该是有计划有步骤的进行,也就是说在项目实施前应该做项目预算,资金落实,各种条件准备妥当后方可实施计划,总不能手上有十万资金盖一百万的教堂.

2,网络上虽然现在开始进行实名认证,但仅仅是开始,现在的QQ群微信群,只要有想法就可以成立。那么在利用教会群名称进行捐献的同时,捐款发起人的真实性很难考证。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骗子闻风而动,比较猖狂的是渭南人井立峰。

此人自2014年开始在QQ群里以各种理由向教友神父行骗,先是丢钱包,然后是生病住院,胃溃疡,阑尾炎,再就是车祸,高利贷,最后得的是白血病⋯⋯他充分利用了神职教友的善良,在QQ群里多次行骗,我们得到这个讯息后密切关注他,多次在他建的群和他加的群揭露他行骗的行径。同时也知道很多神职教友都在他手上上了当……。2015年井立峰转战微信,开始盗用圣工会樊牧师头像建群行骗,当时我还有点蒙,本人和樊牧师多有网络往来,私教不错,被拉进群后实在感到纳闷⋯⋯心里想樊牧师怎么变成这样肆无忌惮了?后来我通过电话和樊牧师联系,樊牧师大吃一惊,这才惊醒了我们,翌日,樊牧师在网络上发微博辟谣,井立峰散了这个群⋯⋯我们以为他就此收手,没想到这仅仅是开始!

此后井立峰不断冒充神职人员的头像建微信群大肆行骗,虽然几位志愿者一直在追踪他,因为网络覆盖广泛,总有人会上当受骗。随着井立峰行骗行径的猖狂,我们决定进行曝光,井立峰气急败坏之下多次盗取本人微信头像进行报复,不得已我与他多次正面交手,效果甚微……。

他和我电话通话的录音,和别人视频通话的录像,还有部分教友提供的转账单,他本人的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等等证据皆有保留,以备后用。井立峰几年下来行骗金额已达八到十万,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

3,井立峰只是众骗子中比较猖狂的一位,还有几位高手一直在利用网络私下行骗,有的教友利用自己有点教会常识,建群讲道祈祷,让人感觉热心真诚,教会知识丰富,无形之中众教友好感大增,而他选择同情心重,家庭富足的教友为对象,花时间花力气诉说各种不幸遭遇,取得别人自助后概不承认⋯⋯还有女性诈骗,其中奥妙各人发挥想象吧。

4,低劣的行骗手段也有人相信。就在今天,一位好友截图给我~如此荒谬的资讯常人一看就觉得不对头,偏偏有人相信。

要想让网络募捐走出“信任危机”,还需要从多角度、多维度、多方面进行规范,使得网络募捐走上良性的发展轨道。 

对于个人募捐,请大家注意,谨防受骗。 9月1日,中国慈善法出台, 第三十三条,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假借慈善名义或者假冒慈善组织开展募捐活动,骗取财产。 

所以教会网络慈善相关的管理,应该更加规范和完备,让教会网络募捐的阵地更加有序、更加有效和更加有力。同时,对网络募捐的主体资格设定必要的门槛,给予合乎条件的个人和团体必要的募捐主体地位,对参与网络公益募捐的行为进行一个准确的定位和定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