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5/2021, 11.26
格鲁吉亚
發送給朋友

“格鲁吉亚梦想”扼杀过于亲西方的反对派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示威游行在“联合民族运动”领袖尼卡·梅利亚被捕后重启,该党派曾由萨卡什维利领导。梅利亚早已经历过逮捕、审判、选举欺诈指控,以及通过有组织犯罪威胁其生命。近年来,近20%的人口离开了该国,国家分为对西方的热爱和对俄罗斯的屈服。经济形势严峻。

莫斯科(亚洲新闻)- 大规模抗议游行在反对派“联合民族运动”领袖尼卡·梅利亚(Nika Melia)被捕后在第比利斯重启。2月23日早上,警察手持胡椒喷雾冲击了梅利亚办公室。

这位政治家被指控造成2019年6月20日的大规模动荡,当时俄罗斯籍议员谢尔盖·加夫里洛夫(Sergej Gavrilov)担任众议院主席。反对派认为,这又一次展示了俄罗斯企图制服该国,不满导致自发的街头示威游行,并遭到警察暴力驱散。

格鲁吉亚总理格奥尔基·加哈里亚(Georgy Gakharya)由于担心无法控制该国局势且不愿为此承担责任,甚至在5天前提出辞职,避免冲击反对党总部。

这场冲突将持续了数年推向了极端。梅利亚代表前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Mikhail Saakashvili)的亲西方政党;与之对立的则是执政党“格鲁吉亚梦想”,该党派由亿万富翁比兹纳·伊万尼什维利(Bidzina Ivanishvili)创立。他的总理候选人:伊拉克利·加里巴什维利 (Iraklij Garibashvili)指摘萨卡什维利是“叛徒”,是他将国家走向沉沦,尤其是因为2008-2011年与俄罗斯的武装对抗。

目前,萨卡什维利流亡乌克兰。他在接受Currentime.ru采访时评论了近期发生的事情,并将第比利斯抗议活动比作白俄罗斯反对卢卡申科(Lukašenko)及俄罗斯反对纳瓦尼(Naval’nyj)的抗议活动。他认为,“普京一定对目前在格鲁吉亚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满意。”

另一位流亡乌克兰格鲁吉亚政治家和治安法官、检察官戴维·萨克瓦雷利兹(David Sakvarelidze)在接受乌克Gordon采访时表示,“格鲁吉亚寡头的封建反应”,这类似于2014年基辅的“欧洲广场”(Euromaidan)运动。他认为,在过去8年半里,佐治亚州已成为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并有90万人背井离乡,他们占人口的近20%。寡头政权无意改善人们的生活条件,且无法处理卫生情况,组织疫苗接种计划,而只想扼杀一切形式的自由。”

相关人士曾多次企图阻止梅里亚及其政党的政治活动:多次实施逮捕和审判,选举欺诈并威胁其生命,甚至涉及有组织犯罪。萨克瓦利里兹(Sakvarelidze)表示,“他们将无法长期困住他”,人们不仅在国内作出反应,西方合作伙伴中也对此作出反应,后者最初因难以理解格鲁吉亚内部冲突的转折点而保持沉默。梅里亚被捕后,美国、欧盟和北约多位政治家和外交官对政府的野蛮行为表达了不满。

虽然执政党领导人也自称亲西方派,但反对者认为,“他们做普京需要的一切”。

格鲁吉亚的经济状况非常严峻:类似于与1990年代上旬,失业率很高,普遍存在腐败现象和内部冲突。

梅里亚被捕很可能远不足以使当前政权控制抗议活动。相反,它将引起反对派的进一步团结及许多独立媒体的反应。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不同,西方和欧洲对于格鲁吉亚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认同因素,即使是当权的“格鲁吉亚梦想”也不能放弃。因此,在新一轮选举开始之前,预计将会有出现多波新的冲突浪潮,后者仍在计划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