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8/2021, 14.37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古吉拉特邦,反皈依法中的“爱情圣战”

作者 Nirmala Carvalho

邦议会通过变更后立即逮捕了六人。根据新版法律,任何因婚姻而进行皈依都将被视为强制性皈依,亲属也将受到起诉。对少数群体的恐惧:“印度教原教旨主义者手中又多了一件威胁我们的武器”。

艾哈迈达巴德(亚洲新闻)- 6 月 15 日,印度古吉拉特邦新版当地反皈依法生效:主要针对“爱情圣战”。仅仅四天后,瓦多瓦拉市警方收到关于此事的报案,逮捕了6人,其中包括同一个家庭的5名成员。

一名24岁的女性提出了报案,并表明这个问题在印度人民党印度教民族主义者领导的印度各邦是多么的热门。她表示在社交网络上受到一名羊商的欺骗,这位穆斯林现年26岁。根据她的证词,该男子假装是基督徒,并承诺“让她在婚后过上现代的生活”并以此来引诱她确定关系。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强奸了她,然后用不雅照勒索她,迫使女性嫁给他并皈依伊斯兰教。瓦多瓦拉警方逮捕了这位穆斯林,以及他的父母、妹妹、叔叔和另一个人,他们都被指控协助和教唆。

当地副总理尼廷·帕特尔(Nitin Patel)于2月份呼吁收紧反皈依法,并表示反“爱情圣战”法有利于“保护印度教女孩和妇女”。然而,新版反皈依法却会进一步加剧与所有少数民族的关系。之前的法律已经规定,任何被指控以武力改变他人信仰者最高将被处以三年监禁和50000卢比的罚款。对于这种指控甚至不允许保释。法律现在还规定,任何以恋爱关系之名帮助皈依者都应受到惩罚,任何此类婚姻都应被视为无效。

印度基督徒全球理事会主席萨扬·乔治(Sajan K George)向《亚洲新闻》表达了对古吉拉特邦的逮捕和新法律的担忧:“这样一来,印度教原教旨主义者掌握了一种新武器,以恐吓和攻击少数民族。这些群体在社区之间制造的仇恨导致社会深度分裂和少数群体对当局的不信任。例如,该地区的部落基督徒不时受到右翼原教旨主义团体的威胁和攻击。他们组织盛大的“再皈依”印度教仪式,尽管部落人一直是万物有灵论者。但这些举措永远不会成为严厉的反皈依法的打击对象。”

少数民族协调委员会律师穆贾希德·纳菲斯(Mujaheed Nafees)写信给古吉拉特邦州长,要求取消新法律。据该活动人士称,“该措施是用来威胁穆斯林而不是保护妇女。在许多情况下,我发现印度教原教旨主义组织通过婚姻登记寻找混合夫妻,作为打击对象。这项法律背后的理念侵犯了人们的宗教自由:这是男性政治领导人想通过这一方式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女性的方式,剥夺她们的选择权。”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利雅得称红海油轮爆炸是「恐怖袭击」
15/12/2020 12:26
卡纳塔克邦,印度教极端分子反对为囚犯分发圣经
12/04/2022 16:22
拉比: 以色列“惊讶”于袭击,担心升级
30/03/2022 16:11
白沙瓦:伊斯兰国袭击什叶派清真寺,至少58死200伤
05/03/2022 13:36
沙特人庆祝情人节,但无法命名
14/02/2022 14:51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