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5/2007, 00.00
梵蒂冈 - 台湾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台湾大使杜筑生表示中国需要天主教会

台湾驻圣座外交官以“天主教徒”和“外交使节”身份,就教宗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天主教徒信向亚洲新闻通讯社发表评论

罗马(亚洲新闻)—中华民国驻圣座大使杜筑生就教宗日前发表的致天主教徒信向亚洲新闻通讯社发表评论指出,“身为天主教徒我深受感动”。去年,杜大使在罗马领洗进教。在评论中国官方的初步反应时,杜大使指中方反应为“老生常谈”,旨在隐藏北京保障教会宗教自由的困难。台湾大使最后表示,“如果胡锦涛主席真的希望建设‘和谐社会’,就不能没有天主教会”。因为,天主教会拥有上千年为穷人、老人和学生的人类服务的经验。

在此全文刊登采访中华民国驻圣座大使杜筑生的内容:

 

       作为天主教徒,教宗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给您留下了哪些印象?

       我首先要说,我作为一名天主教徒的感受——在阅读这封信时,我被深深地感动了。这的确堪称是一部立场鲜明的杰作;充分地阐述了教会的精神本质。

       教宗本笃十六世要求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尊重天主教会。他解释得非常清楚,圣座和天主教徒完全尊重政治当局。同时,他也要求政治当局尊重宗教。

       教宗也充分表达了对生活在监控和迫害之下、倍受磨难的信徒们的亲切关怀。他为地下教会及官方教会指引了和解的道路。为此,为教会和中国的希望作出了贡献。

       教宗的坦诚令我深受感动。教宗对教友们、对他们的苦难和传教事业是如此的牵挂体贴,几乎是在为他们擦干眼泪。同时,又对政治当局表现出了极其的尊重和爱,令人惊异。

 

       作为中华民国外交官,教宗的信又给您留下了哪些印象?

       信中没有涉及台湾问题。但是,我应该说,在台湾都是积极的问题——宗教自由、主教任命、没有任何教难等,在教宗的信中都是作为问题提出的。教宗列出的全部困难以及在中国的天主教会所遭遇的困难,在台湾都不存在。作为台湾人,我希望北京积极回应教宗本笃十六世如此坦诚的呼吁。

       北京政府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在就教宗信作出回应时所谈到的两个前提条件,完全是老生常谈。但是,我愿意告诉他们,没有人会如此天真。如果圣座真的中断同台湾的关系,北京也不会改变的。我们所怀疑的是,中国希望同梵蒂冈建立关系只是为了孤立台湾。风险在于,一旦同台湾中断了外交关系,宗教自由不会有任何改变。

       但,正如众所周知的,真正的障碍是北京领导层是否真的尊重宗教自由;是否愿意保持现状,即由国家控制一切。如果北京允许天主教徒同教宗保持正常的关系;如果教会能够完全自由地与普世教会融合,所有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更有甚者,还会解决许多中国的问题。如果北京允许教会平安、自由地开展活动,教会就可以在为穷人、老人、被排斥群体、学生服务的领域中充分发挥作用。我在我的国家中看到了这些,在台湾,人们都赞赏教会开办的学校和医院。如果胡锦涛主席真的希望建设‘和谐社会’,就不能没有天主教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