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5/2012,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遏制教会和中国的新毛泽东主义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今天长沙教区的主教祝圣充分展示出,当前的中国,毛泽东主义和对宗教的控制前所未有地嚣张,尽管薄熙来出局了。北京的帝国-教皇主义旨在决定主教候选人、主持祝圣仪式的主教、礼仪。主教们沦为低等的工作人员。天主教徒的抵制和可能的暴动

罗马(亚洲新闻)-今天,长沙的主教祝圣充分展示出毛泽东主义在中国仍然盛行。一个多月以来,海内外媒体通篇报道薄熙来事件。而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之所以出名,完全是因为其复辟毛泽东思想的打黑唱红。与此同时,肆无忌惮地腐败贪污。

       太子党薄熙来和其妻谷开来(--甚至身担命案--)的倒台如迅雷不及掩耳:温家宝警告毛泽东主义和又一场文革重新抬头,薄熙来便应声下台(http://www.asianews.it/news-zh/企图在重庆复辟毛泽东思想的太子党薄熙来出局-24239.html)。

       同一场合中,温家宝还承诺将进行深入的政治和经济改革。许多人都希望能重新获得自由--最好能象赶薄熙来下台一样迅速。而毛泽东主义以极其微妙的方式在中国继续存在,但同样的独断专横、继续体现在中国社会中:媒体、经济和宗教。

       就宗教领域而言,部分中国负责人将矛头直指以反宗教、抵制中共党员信奉宗教著称的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其经历与薄熙来极其相似,法律系出身、太子党、鼓吹复辟毛泽东思想。

       得益于他在统战部推崇的政策,宗教团体饱受肆无忌惮的监控,经过洗脑后最终要被铲除的地下团体也同样。就连宗教局都在统战部辖下。

       连续几个月以来,许多地下教会的司铎和主教被捕、被隔离、被办政治学习班,要求他们理解党的宗教政策的种种好处(http://www.asianews.it/news-zh/地下教会受警方监控,静默中度过复活节-24451.html)。

       毛泽东主义的此类政策在主教祝圣中也是显而易见的:每位新主教首先是党的工具、然后才是天主教会的工作人员。由此,每次主教祝圣都成了政治封官就职,给主教职务、工资、头衔、名誉职位,使之几近成为中国政府的低级别官员。

       为此,他们的选择是根据党的需要而不是民众的牧灵或者教宗的要求作出的。去年乐山、汕头的主教祝圣就是这样,候选人是政府选的、未经教宗任命。此外,也有教宗任命的人选,党却强迫新当选的主教接受非法主教、被绝罚主教的参加。三月十九日南充教区的主教祝圣就是这样。两名候选人都是很好的牧人,但却是政府选择祝圣谁、邀请谁。

       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是党在给人们发正统或者教会性的"执照",而不是教宗。这种中国式的帝国-教皇主义对教会、对中国都是有害的、危险的。

       党参与礼仪和祝圣、候选人和主礼主教的人选,意味着中共干部的弱智。他们思维陈旧,被历史淘汰。准备登月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却仍然以西方十五世纪的君主制观念考虑问题。

       因非法主教的出现而变得"令人疑惑"的主教祝圣,使教会的工作更加艰难、教友们彷徨迷惘、威胁了团体的合一。但也导致了人们对国家-主任和独裁专制的不满、加剧了抵制和暴动的可能。近几个月产以来,许多团体奋起反抗警察(沈阳)、在市内示威(万州)。这一切,都发生在胡锦涛不断推出其天鹅绝唱般的和谐社会之际。

       今年,党还计划祝圣五到六名非法主教。北京最好还是让教宗做教宗该做的、中国政府做政府该做的、让宗教方面体现自由不是更好吗?由此,可能赢得教友的信任、世界基督信仰团体的好感。同时,国际社会和商人也会出一口气:因为没有宗教自由的地方,其它自由--如经济自由也会受到威胁。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