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04,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每年十九万人因用药不当丧生

北京(亚洲新闻)—每年,平均有十九万中国人因用药不当而死亡;两百五十万人因用药不当——药物过期、或者未遵医嘱服药,而被迫到医院求治。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中国药物和医疗管理监督行业的水平低下;不遵医嘱服药的现象十分普遍,并仍然继续导致数十万人死亡。

中国非处方药协会会长张鹤镛指出:“药店把关胜于卖药”。“药店店员要充当起百姓买药的把关人”。“消费者来买药,店员就要运用专业知识,为他们提供供给药品、指导用药、审核处方等多方面药学服务,让百姓买药买得安全、放心”。此外,无处方药品的销售现象泛滥。如伟哥。这种药物本应在医生的严格监督下服用。但是,据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普遍将伟哥视为无处方药任意出售。因为,一些中国人“相信可以借助其提高性功能”。

中国药品制造业的违法现象也十分普遍。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指出:“违法制药业不断增加。随着现代制药科技的发展,也很难区分合法和违法药物了。” 郑筱萸认为,违法市场“助长了这一行业的发展,其特点是价格低廉、可以赚取暴利”。

中国只有30%的消费者具备正确的非处方药使用知识;70%的百姓吃药凭经验;4%的人看不懂药品说明书;近20%的人吃药看广告而不是听医生指导;在自我用药时,只注重药物疗效,却忽视了治疗周期;对更深层次的内容,如耐药性、服药时间都缺乏认识了解。

中国的医疗卫生系统屡次显示出其失败的特点,但又被政府隐瞒。二OO二年爆发的,被政府隐瞒的SARS,堪称典型的例子。连续数月中,北京政府对SARS的传播守口如瓶。直到胡锦涛威胁要对隐瞒疫情和不遵守隔离措施的基层领导处以死刑后,事情才出现转机。

此外,SARS的爆发还充分体现了中国公共医疗卫生体系的脆弱性,城市医疗费用极高。而在大部分农村地区,就连这一不堪一击的脆弱体系都不存在。艾滋病患者的遭遇也没有任何改观,病人,特别是卖淫、吸毒者感染艾滋病后,遭到了社会的严重歧视,并成为滥用职权的官僚主义者的受害者,被迫接受劳改和关押。医院中也对艾滋病患者充满了强烈的歧视,拒绝接受感染患者。此外,因此而引发的数字纠纷也不容忽视。据中国政府卫生部报道,二OO一年全国共有800,000艾滋病患者。六个月后,联合国宣布,中国共有1,500,000名艾滋病患者。(DS)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