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8/2006,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国将违背教宗意愿祝圣主教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爱国会为了巩固维护其权利置北京与罗马之间的缓和气氛于不顾。等待祝圣的人选有意放弃,但是爱国会一意孤行,要不惜一切代价祝圣

北京(亚洲新闻)—中国爱国会正在埋下一枚具有重大杀伤力的炸弹,将中梵之间刚刚传出的对话信息推向危机。

       四月三十日,爱国会将在未得到圣座批准的情况下,一意孤行在云南省昆明教区祝圣主教。爱国会,特别是其副主席,平信徒刘柏年,处心积虑不惜一切代价地坚持在未经圣座许可下祝圣主教。近两年来,北京政府与梵蒂冈曾经达成协议,由罗马指定主教人选。由此,先后祝圣了上海教区、西安教区、万州教区的辅理主教,以及苏州教区的主教。根据这一协议,无疑将几十年来始终掌握着主教任命权的爱国会搁置了起来,削弱了其对官方教会的权利。而这一次,爱国会不再甘心接受这种局面了,并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祝圣马英林为云南省首府昆明教区主教。

       现年四十岁的马英林为中国官方教会教务委员会秘书长(类似于主教团,但是,圣座并不承认),并在控制教会的机构爱国会中担任一些职务。根据爱国会的章程,要建立独立于圣座的民族教会。据亚洲新闻通讯社驻北京通讯员报道,马神父本人也不愿意举行祝圣仪式。但是,刘柏年却坚持在违背圣座意愿的前提下继续举行。从一九九九年至今,马英林神父一直在刘柏年的手下工作。

       一段时间以来,梵蒂冈方面已经明确表达了不太支持马神父的立场,认为此人亲近爱国会的权利机构,牧灵经验不足。亚洲新闻通讯社通讯员表示,梵蒂冈甚至提出了至少推迟举行祝圣仪式的要求,从而展开更加冷静的对话,就另择他人达成共识。但是,爱国会却无动于衷,向全国各地派出起秘书游说,迫使各地接受候选人;迫使主教、神职人员、教友们参与晋牧礼仪。但是,许多中国官方教会主教已经明确表示了反对意见、拒绝出席礼仪。

       新的祝圣主教将给教会和中国政府制造许多问题。首先,候选人在教会内的地位。事实上,随着祝圣也就意味着与教会共融的决裂了(绝罚latae Sentientiae。总之,一旦一位主教未经梵蒂冈批准,那么,中国的天主教徒们绝对拒绝参与其主持的活动,宁愿到地下教会去。更有甚者,爱国会的武断做法,给政府蒙上了阴影。近一段时间以来,尽管其地方中层干部们不断扮演反圣座的角色,但是,至少中国领导层,至少在近一年中表示了与梵蒂冈缓和气氛、展开对话的意愿。

       此类事件已经在二OOO年上演过了。当时,也是正在流传着中梵相互接近的消息之际,爱国会计划在二OOO年一月六日主显节祝圣了十二位新主教。其中的七位候选人在获悉圣座没有批准后拒绝了祝圣;五人因遭到隔离,被骗接受祝圣。当天清晨在北京现主教座堂南堂(圣母无染原罪堂)举行的礼仪上,只有北京的傅铁山、南京的刘元仁等一些未与圣座和解的爱国会的主教。司铎、教友和其他接到邀请的主教,都没有参加。北京全国修道院的修生们,甚至勇敢地公开拒绝参加。他们在致函修院院长的信中,充分表达了对未经梵蒂冈批准强行祝圣主教的痛心。

       事实上,爱国会的一意孤行充分展示了其试图破坏北京与梵蒂冈接触的动机。一旦中梵恢复外交关系,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梵蒂冈都希望爱国会继续存在。总之,北京政府不断试图摆脱爱国会采用的斯大林式的、令人窒息的思维方式。此外,中国许多地区的爱国会组织同教友们、地下教会和官方教会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由此,将威胁到胡锦涛正在倡导的建设“和谐社会”政策和亲民政策。而就梵蒂冈、官方和地下教会方面而言,越来越趋向于团体和主教在政府宗教事务局登记注册,但是,绝不加入爱国会。爱国会致力于建设一个独立于圣座的、民族教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拉合尔:一位拒绝背教的被囚基督徒在狱中死亡
16/08/2017 18:12
一新教家庭教会因“擅自设立涉韩背景的宗教活动场所”被查封
17/05/2017 10:19
教宗指出死刑是不能接受的、违背了天主的计划
21/06/2016 10:15
被迫害记者:为了活命被迫背井离乡的痛苦
06/05/2016 18:57
亚齐省新兴吉哈德分子抵制牛仔裤因其"违背伊斯兰教义"
10/12/2014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