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2009, 00.00
中国 – 美国
發送給朋友

奥巴马为什么空手而归

作者 Wei Jingsheng
人权、释放政治犯的希望全部破灭。人民币升值、阿富汗、伊朗等此类问题、谋求外交不可能。最大的赢家是美国和中共的大规模经济盟约。中国“民主之父”的分析

纽约(亚洲新闻)—这星期大家最关注的事情,就是奥巴马访问北京。因为大家都对美国总统的访问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不论海内还是海外,中国人都期望奥巴马能在人权方面下一些功夫。胡锦涛执政后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很多人被捕进监狱受虐待;没进去的也要承受比过去更大的压力,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中共整治媒体,封锁网络,对言论的钳制越来越严。中国人比过去更关心美国总统能不能帮中国老百姓减少点压力。因为过去美国总统的压力总会有点儿效果,中共最怕美国的人权外交。

美国人最关心的是人民币汇率。这是能不能减少外贸逆差的关键。十年前大部分美国人就知道,不公平的贸易制度会扩大外贸逆差,造成失业。一部分被大企业收买的政客们勉强通过了给中国的永久最惠国待遇。当时美国人还过得不错,外贸逆差也还不到五百七十亿美元,所以大部分美国人也就忍了。毕竟你还得尊重民主制度,还得尊重法律。

现在不行了。美国经济恶化,失业增加,市场萧条,而且对华贸易逆差迅速蹿升到了两千六百八十亿美元。多数美国人都知道,这是中国操纵汇率,再加上不公平的贸易制度带来的结果。正如纽约州的美国参议员查尔斯舒曼(Charles Schumer)分析的那样:全球经济危机都是因为中国操纵汇率引发的。不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其它都没什么意义。

但是奥巴马什么都没有带回来。今天英国《泰晤士报》评论文章的标题就是“奥巴马访华,基本上是两手空空而归”。这个结果确实大出人们意料之外。白宫的参谋们给奥巴马设计话题时,就预感到核心话题没多大希望,所以预留了空间。在人权和贸易的主话题之外,附加了一大堆小一些的话题。什么环保呀;阿富汗军队呀,等等等等。一直到伊朗的核设施。只要求中共表个态,不一定有什么实质内容。

就连这个奥巴马也没拿回来。甚至人权方面做做样子放几个政治犯都没有。胡锦涛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连做个人权秀都省了,让奥巴马白跑了一趟,在不那么成功的前几任总统面前,他显得最不成功。

不要说支持共和党的媒体了。就连一向坚定支持民主党的《华盛顿邮报》,也发表专论猛烈抨击奥巴马没有为减少贸易逆差做任何事情。而且一直追溯到了克林顿签署的给中国的永久贸易法案,详细叙述了十年来贸易逆差的增长是那一批精英出卖美国的结果。这要在过去,真会以为是共和党的报纸在抨击民主党呢。

为什么能说会道的奥巴马在欧洲那么受欢迎,在中国却输得这么惨呢?原因可以说出一大堆,但根本的只有两条。第一是因为他们不懂中国也不懂中国人,还以为是和民主国家打交道呢。民主国家可以说是绅士外交:你释出善意作了让步;我也需要给以回报。换个时髦的说法叫做相互妥协,互惠互利的合作外交。

       只要听听美国总统对中共说什么“合作伙伴”这个词儿,就知道他们根本不懂共产党。就连中文学得很好的西方外交官,也不懂得“合作伙伴”是个基本概念的错误。中共的逻辑是“斗争哲学”,是敌退我进。你让步,他就误以为你是怕他了。他不逼进一步,在党内都会被人嘲笑。甚至遭到攻击。西方民主社会习惯的妥协合作精神,用在中共上面就是南辕北辙。所以奥巴马出访前的姿态,就已经注定访问会彻底失败。

       第二个重要的原因是受到企业界的掣肘。贸易逆差和造成失业的最大得利者,是美国和中国的大企业。从很多年前开始,他们就自觉自愿全力以赴的保卫中共的利益。在不公平贸易体制和操纵汇率的问题上,他们和中共是利益共同体。十年前他们对美国议会和政府的操控,已经超过了全体选民。在无法欺骗公众的前提下,他们就可以强行通过被大多数选民反对的议案,给予中共单方面的贸易自由。现在他们的利润比那个时候增加了四、五倍。美国老百姓的力量更难和他们对抗了。奥巴马总统也很难违背他们的意志。这就是美国总统不得不在共产党面前放下身段的根本原因之一。

       所以说。中美关系已经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和中国的人权问题了。它已经在考验西方的民主制度了。希特勒、斯大林没有能瓦解西方的民主制度,现在中国的共产党正在尝试着实现列宁的遗愿,让“美帝国主义”成为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而且看上去相当成功。这就是为什么一次总统的访问会引起人们这么大的关注。人们关注的不仅仅是汇率和失业的问题。人们关注的主要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会不会败在一个专制的共产主义制度手里。

 

魏京生其人

魏京生拥有在中国捍卫人权与民主的漫长历史。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年仅二十六岁的魏京生率先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上爆发的反政府活动。两年后,他的名字与北京市西单著名的民主墙联系在一起(见照片)。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五日,魏京生发表了著名的《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呼吁中国政府实施民主政治;强调没有民主,人民就不会有任何希望。魏京生揭露了因政治原因许多人遭到关押、绝大部分中国人民的贫困、青年犯罪现象的政治原因、北京街头的贩卖儿童现象等问题。一九七九年至一九九三年期间,按照邓小平的意愿,魏京生在狱中度过了十几年的岁月。一九九四年四月一日获释后,他和家人一同消失。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三日,再度被捕一年半后的魏京生出现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庭上,因反政府阴谋被判处十四年徒刑。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日,迫于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中国政府释放了魏京生,并允许其前往海外就医。但事实上,是将其流放。目前,魏京生正在美国;担任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谊会议主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