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2010,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中国和西方的礼物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这一奖项,是对全体《零八宪章》签名者的鼓励。尊重人权和宗教自由是使中国摆脱今天已有形可见的灾难的唯一方式。警告北京,但也是警告将大中国仅视为解决各自经济问题的西方

罗马(亚洲新闻)—民主活跃分子和持不同政见者团体为作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欢欣鼓舞。尽管警方封杀了电视、禁止刘晓波妻子讲话,但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作家,是对全体《零八宪章》签名者的鼓励。也正是为此,刘晓波因“颠覆国家政权”被判处十一年徒刑。

       在《零八宪章》上签名的张祖华表示,“这一奖项给一万多有勇气签名支持《零八宪章》的中国人和全体中国良心犯带来了荣誉”。

       而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指出,“刘晓波是在中国进行广泛人权斗争的杰出标志”。

       总之,委员会在国际社会面对一个超级富裕、超级大国、世界上最大的市场的中国之际作出这一决定的勇气令人意外。

       问题在于,刘晓波和《零八宪章》对中国的认识是具有先知性的:没有人权,中国可能在经济方面“现代化”,但此类“现代化”是疯狂的、只能带来已经有形可见的灾难。《零八宪章》中对此作出了阐述。遏制人权和民主,中共是中国正在遭遇的所有人类灾难的原凶。

       为此,尽管令北京震怒,并正在口诛笔伐的予以痛击,但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迫切需要的良药。其余的,应该指出,《零八宪章》签名者中有中共党员;文件中所倡导的政治改革,是邓小平推出“四个现代化”以来的四十年里最迫切需要的。但是,他却没有提出第五个现代,即民主。

此外重要的一点是,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正是因为《零八宪章》将宗教自由视为改革的核心。越来越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是中国还是其它文化),如果未能将宗教自由视为最绝对的价值观就无法捍卫人。为此,宗教视野之内将人视为天主的财产而并非国家的。或许恰恰为此,中国持不同政见历史上首次在文件中要求宗教自由;铲除“合法”与“非法”、官方和地下宗教活动的区分。这一步骤——人权的宗教基础,是持不同政见者的痛苦和牢狱之灾所换来的。他们中,便包括了刘晓波。他们接触到了西方文明最佳的一面。

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以及《零八宪章》建议中对宗教的强调,也是对西方的警告。欧洲和美国应选择是继续将中国视为使他们摆脱经济危机的牛马,还是不仅加强物质方面的关系,而是一个民族发展的基本——人权和宗教。

       刘晓波以及《零八宪章》的警告是,如果没有尊重人及其宗教性这一步,中国(及其超级经济发展)将失败。既是中国的失败、也是西方的失败。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