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0,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梵蒂冈的勇气、胡锦涛被作局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仍采用中世纪的封建手段。将宗教政策全权交给了刘柏年这样一个人,其方式令人记起了毛泽东时代。新主教的命运将是孤立,因为基督徒们对其予以拒绝

罗马(亚洲新闻)—中国违背教宗意愿,采用绑架参与者、在公安人员监控下祝圣主教的做法,简直是另一个时代的产物,几乎是持续了达二百年之久的欧洲中世纪历史的翻版。

       问题在于,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在一百年前,而是十一月二十日中国河北省承德这样一个繁华的工业区;并非发生在封建时代的荒漠边远农村,而是当今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以在各个领域居领先地位而沾沾自喜(难道包括宗教自由在内吗?)的中国首都北京的脚下。

今天,梵蒂冈发表声明(http://www.asianews.it/news-zh/圣座谴责承德非法祝圣主教-20076.html)措词强烈地严正谴责承德郭金才非法祝圣主教;痛斥此举“伤害了教会内的共融,令人悲痛,严重违反了天主教的纪律”、“严重违反了宗教自由与良心自由”。

措词鲜明、果断的圣座声明首先是非常勇敢的举措。目前,正值世界各国总统、总理、企业家、部长纷纷竞相讨好中国之际,谗媚、屈从和奴相等丑态百出以换取投资和奖赏。一旦有人挺起腰杆儿向大中国说句真话、要求其尊重宗教自由,那简直是值得拍手称赞的奇迹:实在罕见,但并非不可能。

梵蒂冈声明中——或许第一次——鲜明地指出了非法祝圣的“导演”——世俗人刘柏年,人称北京的“教宗”。奇怪的是,这个人尽管已年近八旬,却仍然继续领导着他管了三十年的爱国会。江泽民七十五岁都退休了,刘柏年仍然是爱国会永不落日的舵手。

二OOO年、二OO六年以及上周的非法祝圣几乎全部出自他手:都是在中梵对话出现一线希望之际。总是他向媒体放话,口不离“教会利益”。事实上,北京和全中国的天主教友痛斥其滥用教会财产为其私人牟取暴利、在不属于他的土地上大兴土木建造别墅、为其子支付留学费用、保障他们拥有优越和收入丰厚的职业。中共领导人为社会伦理道德建设大肆宣传的同腐败做斗争,似乎与此人无关。由此,不仅令人对北京领导人的真正效果和实情不断生疑。似乎胡锦涛是刘柏年手中的棋子,任凭其象毛泽东时代那样控制教会活动。

最后,值得强调的是梵蒂冈声明中对此类祝圣的“有效性”提出了严肃质疑。由此,令承德教友们和中国教友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原本就拒绝参加祝圣仪式,现在,他们更为没有参加爱国会主教祝圣而感到高兴了。因为,他没有与教宗共融。如同其他许多未经圣座批准祝圣的主教们一样,等待郭金才(见照片)的命运也将是孤立。因为,除了刘柏年给他的用金钱和利益收买的少数人外,他的身边不会有基督徒,人民完全站在另一边。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