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4/2008, 00.00
中亚
發送給朋友

“我想和同学们一起上学”,但我还得“买面包吃”

尽管国际社会有明文禁令,但在中亚的童工现象仍然十分普遍。最小的童工才七岁,他们有的去田里采棉花,有的在集市上,有的做家庭佣人。这些现象的原因除了贫穷以外,也是受国家所迫。

阿斯塔纳(亚洲新闻/通讯社) - 中亚成千上万的儿童,其中最小的只有七岁,他们离开学校,去城市和农村去做非常劳累的工作,而且工资也很低。通常,这些儿童都需要为他们的家庭赚点钱,但在有些国家,像乌兹别克斯坦,是国家迫使他们去做这样的选择。

在集市上会看到很多刚满七岁的儿童,他们尝试着卖各式各样的小商品。也有一些儿童做搬运工,而女童则受着做家务的痛苦。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主要是贫穷所致。

塔吉克斯坦杜尚别十三岁的撒法尔向自由欧洲电台解释说:“我为我能工作和赚钱感到非常自豪,因为这样我可以为我的家庭买到日用的面包”“我很希望像我的同学们一样去学校上学,但生活是非常艰辛的,我现在需要工作”。

塔吉克斯坦一半以上的人口都生活在贫穷线低下,国家童工研究专家费如兹-赛义多夫承认“很阻止这样的现象发生。他们在市场,农田工作,有的在大街上洗车”被雇主们所利用但没有一个人来保护他们。

但在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在每年的九月关闭学校以后就把成千上万的儿童送到田里去采棉花。他们所得到的报酬只有食宿和非常微薄的工资,有时还有警察来监测。塔什干提每年要从出口棉花的项目上收入大约十亿美元,但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的一次国际运动已说服了许多大型纺织公司-包括TescoMarks SpencerGap, HM公司-不要再购买他们的这些棉花。

在国际压力下,乌兹别克政府在今年一月通过一项保证儿童权利”的法律。但中亚捍卫人权协会这个非政府组织的领导人娜得兹达—阿塔耶瓦针对今年秋天的收获期提出了一个请求,他呼吁国际社会观察员要监察有关情况。

据拯救儿童非政府组织的说法,至少有二十万塔吉克儿童每年都被迫去采棉花。同样在土库曼斯坦,尽管国家法律禁止十六岁以下的儿童参与任何的工作,但那里的儿童也被广泛地用于收割棉花:在二零零年,美国国务院说至少有一百万的童工,但目前到底有多少童工,很难有一个确定的统计数据。

甚至在最“富有”的哈萨克斯坦,也有跟着父母从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来的童工采棉花和收集烟草的现象,这些儿童都是帮助他们的父母来工作。

研究童工问题的专家德纳-詹达耶瓦向自由欧洲电台评论说,尽管哈萨克当局说这些童工大部分都是邻近国家移民的子女,但至少是他们“允许这一现象的存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