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2020, 10.42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梵协定》签署两年后。 「圣父,请不要续签协议」(四)

中国北方的一个年轻平信徒讲述了签署协议之后,随之而来的困境。若望神父理解教宗方济各对官方主教和神父的宽容。 对其他宗教,尤其是对新教徒的打击也有所增加。

罗马(亚洲新闻)- 「恳求圣父不要再跟中国续签这份协议,否則会威胁到中国忠贞教會生死存亡危险,会逼迫我們绝路」:中国北方地下教会的信友本笃这样说到。距离中梵临时协议到期仅寥寥数月时间,《亚洲新闻》因此针对中国教会的现况做了一系列的调研,信友本笃和中国北方教会的若望神父也提供他们的见证。除了本笃言语中那颇为苦涩的呐喊之声,神父又做出了充分的讲解,表示理解教宗方济各的决定,这是对官方团体的司铎主教的宽容之举,其中既有人选择服从政府,也有人选择服从教会。

这两个故事还阐明了另外两个要素。 首先是政权的打击也针对其他宗教,特别是新教徒。 第二个情况是,在全国各地实施打击的程度和方式都不尽相同。若望神父回顾说,也有很多愿意冒着危险,按良心行事的官员,保障团体的自由。

以下是《 亚洲新闻》已经发布的调研内容,第一部分请点击此处、第二部分,以及第三部分

 

在我看来,中梵交流与谈判充分体现了教宗对中国教会的挂虑和关心,想尽办法要解除我们身上和心灵的锁链。对某些人来说,这一点算是有意义的,不必再纠结于中方敌对心理常常刻意制造的祝圣问题,或者圣事共融问题。过去常有人利用教宗的宽容——为人灵的得救不得不一次次豁免,而教宗永远无法硬起心肠去责罚或者放弃他们,愿意解除他们心灵的锁链和负担,其实,有些人的心灵是从来连负担都没有的。 致命的是教宗更低估了某人对权利的渴望和完全掌控并压制教会的初心,其实,我绝对可以保证,无论如何,这时期在某地对教会的压制和磨难都会愈演愈烈,直到消灭教会或者至少消灭她的影响力,除非教会将信仰的对象改为“伟大领袖金日成”——某些地方已经完成,而协议只是在某种程度上给了他们一个相对正当的身份去完成这一目标,但即使没有教宗无意中递给他们的这一身份,他们也一样会毫无保留地执行,不过是缺少一点对自己初衷的掩饰而已。 比如“胡建”某教区或者堂区被要求神职人员和活动场所登记,不同意登记便不准活动;而“活南”某教区或堂区已经登记,则被要求禁止儿童进堂,若发现儿童便关闭场所;另一堂区没有儿童进堂,但某项指标不符合疫情防控标准,场所不能开放。某县新教场所过多,直接要求关闭数十所,理由可以由执行人员自己找,或因人数少,或因财务有问题,等等不一而足,总之,任务指标必须完成。 当然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已如此,即使是在历史最晦暗的时期,也仍有不少按良心行事的官员,他们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保护无辜的人,怕的是这类人在接下来更极端的环境下也自身难保。 无论如何,我认为教宗救不了现在的我们,所以最好,不如放弃,也许直到我们这一代过去。

 若望神父,中国北方

 

我们这里相对比南方地下教会要平静些,过去几年,我们有比較安定下來的房子,平时主日和大占礼弥撒及味道活动都还算正常,这些安靜状况从2018年9月22日中梵临時协议签署终止,这年冬天圣诞节前夕,当地政府突然来人通知我們,要取缔我们的聚会点,警告神父不准作弥撒和祈祷活动,这些活动在政府说法都是非法。

现在我们沒有聚会祈祷地方,沒有弥撒,也领不到其它圣事,更別说过主日过占礼了,只能半个月神父偷偷来送弥撒,尤其在疫情期,政府管控更紧,我们两三个月才能望一台弥撒,这些事实,我们的痛苦,我们的挣扎,我们的哀嚎和眼泪,罗马都知道?看到吗?听得到吗?

今闻中梵临時协快期满,双方有望续签。为此,我代表地下教会所有教友,恳求圣父不要再跟中国续签这份协议,否則会威胁到中國忠贞教會生死存亡危险,会逼迫我們绝路,请圣父慎思考量,望圣父为我们中国忠贞教会神长教友祈祷,也请圣父为香港祈祷!

 

本笃,男教友,中国北方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帕罗林枢机:与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一样,梵蒂冈寻求与中国对话
03/10/2020 15:43
文件:中国人如何看待中梵协议
03/10/2020 11:03
“教会底层”的神父:对中梵协议的热情被放错了地方
15/09/2020 14:31
北京:外国老师不能传福音
08/09/2020 13:14
中梵协议签署两年后。要成为国家机关职工或入伍,必须放弃信仰(第五部分)
03/08/2020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