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3/2020, 17.14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国与教廷的对话是个「陷阱」

作者 Li Ruohan

来自华北的学者李若翰 (Li Ruohan) 说,对北京与教廷之间对话的「热切者」,应该记住比约十一世和若望保禄二世的训诲(「不要对共产主义心存幻想」[i])。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继承者,目标却是消灭宗教。

北京(亚洲新闻)- 一些坚持不懈的声音,但没有一个正式表达。他们说,梵蒂冈和中国代表团将于7月底在罗马举行会议,以审议和研究签署的关于主教任命的《中梵临时协议》续约的可能性。 协议在2018年9月22日签署,有效两年。

在梵蒂冈方面,一些知名人士发出了信息,他们匿名或公开表达了希望可以续签。到目前为止,北京方面一直保持沉默。《亚洲新闻》从中国教会那里收到一些对协议的评估,本社在未来几个星期陆续发表这些文章。以下是第一篇文章,来自中国北方的学者李若翰(笔名)。《亚洲新闻》已经发表了他的一些文章,内容涉及《协议》对基督徒团体生活的负面影响和《协议》的形式,这让人回想起教廷和拿破仑之间的情况。李若翰指出,对话的问题在于参加交谈者,后者是一个期望消灭宗教的伙伴。全文如下:

 

近些年来,一些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梵临时协议》是对话的果实。是巨大成功的标志和新纪元的起点。可是,中国教会的情势真的改变了吗?真正的对话是基于尊重和彼此理解之上,教会真的了解他的对话「伙伴」吗?

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里,宗教是什么角色?共产主义的鼻祖马克思曾说:「宗教是被压迫者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是无灵魂的灵魂。它是人民的鸦片」列宁也提醒共产主义者「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的自然组成部分,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作为马列主义门徒的中共,全盘接受了其对宗教的界定。对宗教的打击与迫害自1949年以来从未终止,共产主义政权组织和发动了一系列对宗教的打压与迫害,基督宗教首当其冲,损失惨重。从建政初期的土改没收教会土地,1958年发起「献堂献庙」运动,数以千计的教堂被没收充公,改建为工厂或是宿舍。北京的主教座堂亦难逃厄运,被「捐赠」给国家。随着文革(1966-1976)的爆发,一切有形的宗教活动全被禁止。

经历文革浩劫后,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政策成为中共政权迷惑外界的工具。宗教自由条款被列入到新宪法中,相当多的外国人尤其是外籍传教士们欣喜若狂,盼望着尽早返回中国。在中国教会史上,成千上万的来自于不同修会的外籍传教士在中国耕耘,他们奉献自己的汗水甚至鲜血来浇灌中华教会,他们的贡献将被历代中国信友所铭记。遗憾的是,随着开放政策的推广,一些外籍传教士醉心于中共的政治宣传,他们在欧洲建立所谓的研究机构,定期组织一些学术会议或者研讨会,提供一些进修课程,为那些鼓吹建立独立教会的人提供平台,并为这类人辩护,这种外籍传教士已经成为中国统战策略的工具。统战工作的目的即是分裂与团结。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分裂、孤立敌人。为了这个目标可以暂时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统战策略下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意义不同于多数国家,不是尊重和保护信仰自由,终极目的是摧毁一切宗教。正如毛泽东对达赖喇嘛所讲的「一切宗教都是毒药」。

对话是一种了解对手的方式。但是对话的同时不要忘记教会的训导,教宗比约十一世在 《预许救主》通谕(Divini Redemptoris) 中提到「共产主义在本质上是反宗教的,它认为宗教是人类的鸦片。」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亦曾提醒基督徒「不要对共产主义心存幻想。」如果我们一味沉迷于对话的业绩而忽略残酷的现实,那么请当心,陷阱已经布好,诱饵已在其中,灾祸就在眼前了!

 [i] 〈新旧教宗心系中国〉,《鼎》,2005年夏季号,第25卷,总第137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