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2016, 17.33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国教会的发展,与中梵建不建交没有本质关系" (第二部份)

作者 AA.VV.

汤汉枢机的文章显示梵蒂冈对中国教会的关注;而陈日君枢机的言词表达他对外交关系的悲观。中国教会就这两篇文章持续讨论。教廷与越南关系的成功之处,因为越南当地的天主教徒为数很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和中国政府却为大陆主教祝圣架设重重障碍。本文是三篇系列报导的第二部分。

 

罗马 (亚洲新闻) – 本文是《亚洲新闻》继续刊登中国大陆的天主教徒对汤汉枢机的文章以及陈日君枢机的另一篇文章的回应。汤牧对罗马与北京之间的外交关系抱乐观态度,而陈牧表达他的悲观看法。汤牧指出教廷国务院深深地关注地下教会和天主教的原则;陈牧对于他所形容的"新的东方政策"表示疑虑。

广义地说,相同立场和两极观点也存在于中国天主教徒之间,教会需要进行更多内部对话。自从汤牧文章发表以来近一周,中国政府仍保持保持沉默。然而,最近几个月,政府控制所有宗教(甚至天主教)更加严厉,更深表达"中国化"、"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以及由当局控制,倡导”为支持祖国发展”。更甚者,宗教活动受到公安部门控制。以下是两位中国大陆天主教徒的意见:

 

若瑟(华东上海)

中国政府在1951年跟梵蒂冈断交的原因,除了政治因素,中国骨子里不愿见到国内的天主教教友对教宗--也是一个世界级精神领袖--效忠。中国初始是想效法英国国教的传统,认为中国公民应该效忠国家,而非他国宗教领袖。这个原因也是中梵互不往来这么多年的主要理由之一。

在中梵建交之外,梵蒂冈和中国都有更深层的考虑。对梵蒂冈来说,她不想让中国阻碍其在全球推广天主教信仰的努力;从中国的角度看,不论是任命宗教领袖还是国家企业总裁,委任权都应该在中国政府手中,这一原则不应被梵蒂冈破坏。

回首东欧巨变虽然事过二十多年,东欧巨变是中国中梵建交的心理障碍,政权被威胁!

都说梵蒂冈与越南关系正常化的进程比较顺利,主要是因为双方建有正式官方沟通渠道,每年可就建交相关事宜直接商议。越南教友众多,社会比重大,中国教友总数不足中国人口百分之一,所以梵蒂冈在同中国政府协商建交时,站在一个比较微弱的立场。而且「马达钦七七事件」,即他在晋牧礼上辞去爱国会职务,也让中国政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过去,主教委任权曾是个问题,但现在症结已不在此,而是中国内部(地下)天主教友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声浪颇大,梵蒂冈对这些教友采取什么立场,是中国现在最为关切的,汤枢机这篇文章恰恰表示了梵蒂冈对中国教会现状的态度,同时也表现出了陈枢机为代表持中梵建交消极情绪代表者态度的批评。

中国的地下天主教教会若真得以扶正进入主教团,一会~爱国会的官方地位不免显得多余,所以爱国会一直希望政府对梵蒂冈和地下教会采取强硬的态度且一直为此努力。

从梵蒂冈的角度来看,教廷与中国地下教会的主教们的沟通管道不是那么畅通,有时他们的作为不符教廷期待,教廷也无可奈何,中梵建交倒能使梵蒂冈对地下教徒们有更多的控制。反过来说,中国也有同样的问题,缺乏对地下教会的管理。似乎中梵在这个问题上找到了共同点。其实梵蒂冈对官方承认的教会管理同样不通畅,大家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中梵建交的风声在1999年甚嚣尘上,各路媒体报道言之凿凿指称中梵建交在望,最后却还是不了了之,所以当我看到双方真的白纸黑字地签了约,我才会相信它发生了。

 

唐神父()

汤枢机的文章「理性、积极、正面」。

其实中国教会最需要的,是活出福音的精神。教会初期,教会受的那么大迫害,依然发展迅速。相对于初期教会,中国教会受的迫害也不是大事。所以,教会的发展跟中梵建不建交,没有本质的关系,如果有福音的精神,不建交也会发展,如果没有福音精神,建了交也不见的会发展 。

第一部份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菊地功总主教:赞同教宗的讯息,并欢迎斐洛尼枢机访问日本
18/09/2017 06:54
首次成功从潜艇试射巡航导弹
10/01/2017 13:28
教宗: 跟随耶稣是要选择崎岖道路,而非享受成功或世俗的荣耀
13/09/2015
平壤市民欢呼导弹发射成功:一切归功于金正恩
14/12/2012
三宝垄圣女小德兰堂区成功举办福传讲座
06/12/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