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7/2013, 00.00
俄罗斯 - 叙利亚
發送給朋友

俄罗斯以唯一的武器外交推行停止对叙利亚的干涉

作者 Nina Achmatova
俄罗斯遏制住了西方势力对叙利亚反动派的干涉。莫斯科向国际社会发出警告说,任何未经联合国授权的攻击都将是『违反国际法』的干预,这种冒然干预只会使局势恶化。专家指出:克里姆林宫将随时以待将对非军事措施做出回应。

莫斯科(亚洲新闻)- 俄罗斯只在静待,以此为标题在全国最负盛名的报纸《生意人报》(Kommersant)发表刊文。总结了克里姆林宫对欧美外交的压力,针对叙利亚反对派最新紧张发展局势,以避免越来越逼真的军事干预叙利亚政权发出了警告。美国,英国和法国都相信,叙利亚曾在大马士革郊区古特地方(Ghout)对反对派使用了化学武器。8月21日,叙利亚政府军即使没有安理会的授权,已经以确切答案对北约反动派发起过招呼性的袭击。莫斯科谴责任何这一倡议都『违反了国际法』规定。针对整个地区的将带来『可怕的后果』,莫斯科向国际社会发出警告不可联合西方伙伴势力来干预叙利亚的政权,除非谨慎等待联合国专家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一带真正的调查结果出台后,才可做出决定。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向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重申:『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武力冲突目前没有查出任何使用化学武器的责任证据』。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hei Lavrov)8月26日在一次召开的记者紧急会议上抱怨西方『已经做出了决定』,与此同时,他警告西方说,不要抱有任何的幻想:『在没有解决紧张的局势情况下,借轰炸军事基础设施,来削弱反对派政权的胜利以抛下战场。尽管这场胜利将会有,但内战将持续下去』。他说俄罗斯外交首领对以前在利比亚和伊拉克的所发生的先例尤其记忆犹新。

拉夫罗夫还批评美国,告诉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未能在莫斯科清楚解释,这就是他们对叙利亚反动派所持的战略方针。与此同时,还确保华盛顿仍然有意把在谈判桌上反对叙利亚派的国际和平会议一直推迟。这一会议,将『不可能』持续到9月份,正如起初所想象的,承认俄国公使,相信那些在周围安装使用化学武器的想以此来解决反对派政治危机的紧张局势。从美国方面没有任何令人鼓舞的信号,放弃了原定为8月28日在海牙地带与俄罗斯代表就日内瓦会议所作的决定。

在同一腔调上,克里姆林宫,已经与中国封锁了所有在联合国方面反对阿萨德的决议。俄罗斯与美国白宫关系日益紧张。分析家指出,这种紧张的关系剥夺了莫斯科对任何武器使用的有效压力。联邦组织没有兴趣被卷入到国际冲突中来。正如拉夫罗夫自己本人所说的,俄罗斯『不会与任何人去打仗的』

『的确很难令人想象,俄罗斯这次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将直接介入反对西方势力在叙利亚内政的干涉』。俄政治学家谢尔盖·卡拉加诺夫(Serghei Karaganov)以人权委员会一个工作组的负责人名义向国际传文述说。他说,『我高度怀疑,这种干预是有用的还是提供了一必要的硬件,在这种情况下,那里已聚集了足够的武器装置』。

俄政治技术中心副总裁阿列克谢·马卡尔金(Alexei Makarkin)确信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干预是俄政府对外界的一种攻击。这是莫斯科对美国只是在非军事的措施上所作的回应。

《莫斯科时报》 分析人士指出,这正好是普京总统在克里姆林宫与白宫之间双边关系不佳的状态下,对奥巴马总统所作的决定没有给予很好的欣赏。在同一关键下,艾弗庚尼·撒丹努斯基(Evgheny Satanovsky)以中东研究所智囊团的名义指出:『俄美两国之间没有强劲的经济链带关系,美国也并不从俄罗斯有任何依赖,反之亦然』。这一干预理所当然地使奥巴马总统将于9月5日到6日在圣彼得堡所参加的G20峰会上彻底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专家警告,如果在这之前会有一个军事干预,莫斯科可以最大的对美国总统面对面删除或削减两国之间的关系』。而且此关系已经处于历史的低潮。

另外,白宫牵连俄罗斯放弃阿萨德的企图也迈向徒劳。美国分析专家清楚的记忆美国的战略利益故事。在危急关头,俄罗斯代表曾在塔尔图斯海军基地,在地中海和黑海一带从而抵消了美国的海军舰队战略优势。另外,记者罗伯特(Robert Fisk)还注意到,只要看看地图,就可以了解到普京总统所关注的领域:叙利亚靠近高加索地区的车臣共和国,它已经经历过了伊斯兰派反俄起义运动。在那一地区从来就没有完全恢复过平稳状态。相信许多人都已经在各方呼吁反对派在叙利亚所制造的混乱,有可能会在该地区引发新的混乱局面。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