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2017, 23.48
伊朗-美国
發送給朋友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报告驳斥特朗普:伊朗并非“流氓国家”,而是进步的社会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并不是一个“虚假”民主,而是一个虽然存在“限制”但依然充满活力的国家。它并非像海湾那些阿拉伯君主国那样的福利国家。民众参与选举活动的程度很高。“制度化过渡”使权力从激进右翼转移到温和改革派的过程至关重要。

德黑兰(亚洲新闻)— 伊朗并不是一个“全然虚假”的民主国度,而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家,纵然其政治制度和公民社会存在一些“限制”,但依然是一个“活跃”的、充满生命力的不断进步的环境。这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最近一项研究所揭示的结果,这与华盛顿政府以及特朗普总统对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的一贯看法论调大相径庭。特朗普曾经把伊朗称为“流氓国家”。

白宫正在致力于制定对伊朗的新政策,改变前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实施的政策,首当其冲的就是从伊朗核协议(JCPOA)着手,在这一时刻,对伊朗国家及其机构和人民进行认真和彻底的分析至关重要。因此,加大洛杉矶分校的一群学者决定对这个被认为是“在快速变化中”的社会开展细致的研究。

这份研究报告题为《伊朗社会调查》,于2016年12月开始对五千多名伊朗公民样本开展调查,这是自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美国首次对伊朗这个伊斯兰共和国进行全国性的社会调查。调查内容包含家庭历史、选民行为、民族认同、以及社会和国家特征的当代关系的数据。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建制派的部分成员认为,伊朗是一个警察国家,人民受到压迫,渴望反抗被打上独裁政权标签的权力阶级及其代表。当然,这项研究并不是想把这个伊斯兰共和国树造成为民主与美德的典范,但它澄清说,这个国家及其机构并不是像华盛顿描绘的那样不可触动或改变的专制。该项研究的负责人凯文·哈里斯(Kevan Harris)说“我不想否认这个诞生于革命的国家的冷酷巩固”,而是想表现出“政府与社会相互关系的不同方式”。统治精英选择三四名候选人来让人民投票,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福利国家利用石油收益来支付工资以便笼络人心的主意也是错误的。这种模式就如查韦兹(Hugo Chávez)时代的委内瑞拉一样,或者当今的海湾各阿拉伯君主国(对美国来说非常亲密的盟友)也是这样。

哈里斯认为,伊朗的政治体制和组织机构远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复杂得多,国家利益与参与投票或政党偏好没有任何关联,这些都是不相干的因素。这位学者还补充说,另一个令人惊讶的因素是参与选举活动的程度。举个例子,最近在塔布里兹省(Tabriz)举行的选举中,各区的候选人都亲自出马全力参加竞选活动,在公共道路上把名片分发给公众,几乎是挨家挨户上门寻求支持。哈里斯说,“如今,在伊朗以外很不容易见到这样的现象。”

最后还有一个权力逐渐过渡的问题,试图把权力从迄今为止领导国家的保守和激进派那里抽离出来。对本项研究的作者来说,如今伊朗的确存在着温和改革派发展的空间,现任总统哈桑·鲁阿尼(Hassan Rouhani)即为明证,他在今年五月获选连任第二届任期。哈里斯最后总结说“拥有更加民主制度的伊朗,并不是说该国的右翼消失无踪了”,而是指一个通过“制度化过渡”进行权力转移的国家。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强调,宗教自由是伊朗的基本人权
29/10/2004
改革派宣布在选举中失败
16/02/2004
美国和欧盟的制裁迫使首尔削减进口伊朗原油
26/06/2012
德黑兰和欧洲贸易增加、非石油出口翻五倍
05/07/2017 18:06
参议院批准延长对伊朗制裁
02/12/2016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