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2017, 13.46
香港-中国
發送給朋友

周永康亦获保释;对陈日君枢机到狱中探望深感鼓舞

作者 Li Yuan

周永康与黄之锋、罗冠聪就刑期获得了上诉许可。周永康“感谢”律政司长袁国强带给他的狱中旅程,让他有机会看到香港司法公正的真正实践情况。呼吁民主运动团结起来。陈日君枢机每月两次到壁屋监狱访问。每年中秋节都筹款为囚友送去象征家庭团聚的月饼。

香港(亚洲新闻)— 周永康(Alex Chow Yong-kang,见题图照片1)是香港十六名由于领导民主运动而被判刑的年轻政治犯之一,昨天获保释候审。出狱前一天,他在Facebook上公布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对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到监狱探访他表示感谢,并说自己深感鼓舞。

周永康的信是写给两星期前获准保释的「战友」黄之锋(Joshua Wong)及罗冠聪(Nathan Law),他们都是“雨伞运动”(或称“占中运动”)的学生领袖。被称为「双学三子」的他们向终审法院就刑期提上诉,于十一月七日获三位法官认同案件涉及重大公众利益,批出上诉许可,对八月判决的量刑重新考虑,排期于明年1月16日审理。

他们三人被控于2014年煽动他人冲击政府总部外的封闭地区,在警方暴力介入之后,引发了占中静坐,使香港三个繁忙地段陷入瘫痪79天。这场民主运动要求北京政府允许香港市民有权直接选举特区政府的首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由一个1200人组成、且大多数是亲北京派人士的委员会来选举。

最初,这三位学生领袖只是被判处社区服务或缓刑。但香港政府律政司——也许是受北京方面指使——却上诉要求法院改判较重的刑罚,随后法院判处三人坐监服刑数月不等。

今年八月赢得复核刑期的上诉,要求更严厉的判决,导致他们即时入狱六至十三个月。这两起相继作出的判决,引起社会哗然,因为它违反了一审不再理(禁止二重起诉)的原则,使许多人认为是政治检控。

周永康发布的公开信里,也感谢了香港特区政府首脑林郑月娥为香港年轻人所作的祷告,但同时质疑这位女教友在今年七月就任行政长官后,为何不搭建沟通平台来解决政改问题,以实际方法去促成良好社会气氛,反而把它搁置一旁。在当年的公民不合作运动时,林郑作为时任政府第二把手,曾与周永康等学生领袖对谈,提出政改需要沟通平台;而周永康指她如今「却只字不提任何措施安排?」

在占中运动的同一年(2014年),另外十三名年轻人由于冲击立法会而被判罚,他们抗议香港东北一个具争议性的乡郊土地发展计划。该项目迫居民迁离,被批评向地产开发商输送利益,并损害住民权益和自然环境。

这总共十六名青年男女,绝大多数已完成社区服务的刑期或被判缓刑。但律政司今年八月赢得复核刑期的上诉,要求更严厉的判决,导致他们被判处即时入狱六至十三个月。

这两起相继作出的判决(即十三名年轻人的案件、和周永康及两位学运领袖同伴的案件),引起了社会哗然,使许多人认为是政治检控,质疑香港司法的独立性何在

周永康获释后,对传媒不无讽刺地表示感谢律政司长袁国强带给他的这段「奇妙旅程」,让他在监狱的经验学到很多东西,也让人有机会看到香港司法公正的真正实践情况。

在11月2日写就的公开信中,周永康提及他在壁屋监狱中与其他囚友及征教员的互动轶事,也包括对陈枢机当天的探访,表示感到非常鼓舞。

周永康原本计划于今年秋季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开始博士课程,本想在七月陈枢机出访美加时与他见面,「未料无法在旧金山相见,却在壁屋重聚」。他又说,囚友们都很爱陈枢机及天主教教会每年赠送的月饼。尽管85岁高龄,陈枢机仍然每月进行两次监狱访问,每年又向天主教徒筹款,送月饼给囚友(见题图照片2)。

月饼是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点心,在满月之夜阖家共赏,象征着团聚和圆满。今年的中秋节是10月4日,陈枢机的秘书说,今年教会筹得了逾12万港元(约1.5万美元)的捐款,购买了9600个月饼送给囚友。

陈枢机自美加回港后,于10月下旬开始已经探访了八位年轻政治犯,可与每人交谈30分钟。他对亚洲新闻说:「从他们的对话中,他们表现得很勇敢,很平安,我感到安慰。」

他说,「我们就香港的情况交流意见。他们收到了许多外界寄给他们的信件,可以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支持。」他又说:「过去两个月为他们确实不容易。我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这次磨练肯定对他们有帮助,让他们变得更成熟、更智慧。」

对于香港的民主前景,陈枢机说:「我们要问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成功?现在没有成功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防止它们变得更糟。」他指出,「民主派需要团结起来,思考应有的战略。当局已经对社会制度造成很大的破坏。」

尽管失去自由,周永康的信显示他密切关注本地社会政治事务,并且也在信里对外界最近对黄之锋和罗冠聪保释后出现的小风波作出响应,呼吁「民主运动上的同路人,我们更有责任互相补足,以一个队伍的姿态出现。」

他又说:「希望此次小风波之后,我们各自能让彼此有多点空间,并思考如何能真正实践支持。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课题,但在彼此都面对越来越大压力的当下,只怕这挑战绝对是民主运动的本份。」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