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2019, 17.56
俄罗斯 – 欧洲 – 意大利
發送給朋友

在佛罗伦萨的俄罗斯正教与基里尔共同进退,與其他教會共云

作者 Stefano Caprio

在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分裂之前,该市的俄罗斯东正教社群已与莫斯科宗主教区保持合一很长时间。一位成员说:「我们不能排除与祖国的交往。」

佛罗伦萨(亚洲新闻)-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俄罗斯东正教教会,致力于「我们的主诞辰」和圣工尼各老。它是俄罗斯移民小区中最光荣和最负盛名的教堂之一。

这间圣堂于1903年11月启用,在俄罗斯发生悲惨的革命之前,在意大利建造的第一座俄罗斯宗教建筑,标志着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战胜拿破仑,包括1814年的横幅,当时皇帝在巴黎庆祝成功将欧洲引向神圣联盟。欧洲基督徒帝国之间联盟的浪漫梦想。即使在今天,佛罗伦萨的俄罗斯东正教徒,也渴望在所有困难和分裂时期,甚至在东正教徒之间团结所有基督教派别和民族。

她与小区成员一道支持佛罗伦萨教堂的大主教乔治·布拉金斯基(Georgy Blatinskij)神父,他决定在国外加入俄罗斯教会(Zarubezhnaya)。自2004年以来,这座在革命后就流亡的教会与莫斯科宗主教区相通。在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分手后,欧洲的其他教会也走了同样的路。

我们与堂区人员亚纳·乔治夫娜·沃伦佐夫(Anna Georgevna Worontzoff-Weliaminoff, 图),她是亚历山大·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的曾孙女,以及俄罗斯贵族中最负盛名的分支之一的继承人谈到了这些愿望,她亦为语言学家,是20世纪初抵达的那些俄罗斯移民的最后一批后代。

她与小区成员一道支持佛罗伦萨教堂的大主教乔治·布拉金斯基(Georgy Blatinskij)神父,他决定在国外加入俄罗斯教会(Zarubezhnaya)。自2004年以来,这座在革命后就流亡的教会与莫斯科宗主教区相通。在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分手后,欧洲的其他教会也走了同样的路。

过去一年中,您的小区如何经历,这对俄罗斯东正教徒和整个东正教徒小区造成了痛苦?

我们试图保持与每个人的良好关系,反映出我们教会的精神。目前,我们当中很少有人与古老的俄罗斯移民家庭有联系。大多数教区居民是新近抵达的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摩尔多瓦人和其他人,包括与俄罗斯有家庭联系的意大利人,他们不愿意与一个或另一个宗主教在一起。我们生活和工作,并有正常生活中的所有问题,我们希望聚在一起祈祷和庆祝我们的信仰、文化和共同存在。

当导致建立新的乌克兰教会的事件,以及与君士坦丁堡的决裂发生时,我们所有人都受了苦。我们与普世宗主教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没有理由中断关系。当断交出现时,莫斯科宗主教暂停了与君士坦丁堡的共融交流。

对于我们所有人都造成了严重的良心问题,因为我们不能将自己排除在与祖国交往之外。除了少数感到受希腊人批准的新教会束缚的西方乌克兰人以外,我们教区中的大多数乌克兰人仍然忠于莫斯科教会。

与希腊人和其他东正教有冲突吗?

在佛罗伦萨,有一座希腊东正教教堂和三座罗马尼亚东正教教堂,以天主教徒的热情款待来庆祝圣祭仪式。

我们与他们没有很好的关系,也没有敌对的感觉。当希腊的威尼斯都主教根纳迪奥斯(Tzervos)试图强行过渡到君士坦丁堡的辖区时,我们决定在国外加入俄罗斯教会的管辖区,该辖区与莫斯科宗主教区相联。

国外负责俄罗斯教会的美国人伦敦·埃雷内(Steenberg)的主教立即拜访了我们,并确认了我们的小区。毕竟,堂教区居民并不在乎我们会回应哪个宗主教。今天,我们记得莫斯科宗主教基里尔(Kyrill),但我们的愿望是与所有人都保持正统。巴黎的主教若望(Renneteau)和大多数欧的俄罗斯神父选择留在自己的家乡并不奇怪,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只想按照自己的历史生活在共融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聖地教會復活文告:中東改革必須維護少數社群的自由
21/04/2011
教宗指出如果有的教会没有长进那是因为那里的基督徒从未与基督相遇或者忘记了与基督相遇
04/09/2014
华莱斯蒙席:「天主的爱」治愈了殖民主义造成的创伤
10/10/2019 13:13
辽宁省费济生神父被拘留半年后获释未受审判、当局尴尬
29/03/2017 13:13
安得拉邦天主教会主教遭绑架殴打、几个小时后获释
29/04/2016 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