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9/2009,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天主教会的“威胁”与艾滋病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避孕套并不能解决艾滋病的灾难,相反只能进一步加剧问题。教宗是这样说的,科学研究的结果也验证了这一点。南非、乌干达、泰国、菲律宾等国的统计资料。对教宗群起而攻之的,是联合国和欧盟内一批倡导性革命的新殖民主义游说集团

梵蒂冈(亚洲新闻)—艾滋病是“不能仅凭金钱战胜的灾难、是不能借助分发避孕套来解决的问题。相反,此类做法只能加剧问题”的严重性。教宗的这句话,连日来遭到了世界舆论的口诛笔伐,声嘶力竭地指责教宗对席卷世界各地,特别是非洲的艾滋病灾难无动于衷。

       荷兰总理声称,教宗的话“极其危险并非常严重”;教宗让“事情变得复杂了”。法国外长指教宗的话,“是对公共健康以及挽救人类生命责任的威胁”。德国卫生部长指不给“穷人中的穷人”发避孕套是“不负责任的”。

       欧洲各国政府官员们一夜之间的(虚伪的)人道主义首先是毫无根据的、更没有科学根据。联合国本身的同艾滋病做斗争机构在二OO三年的研究中就承认,使用避孕套来解决艾滋病问题10%是失败的。其它研究所表明的失败率高达50%。泰国曼谷疾病控制中心副主任表示,艾滋病患者中46.9%的男性使用避孕套、39.1%的女性使用避孕套。

       为此,统计资料和科学研究证实了教宗所说的“只能加剧问题”的说法。以南非为例,在联合国、欧盟以及多个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下,这个国家全面推广了使用避孕套防治艾滋病的运动。但是,艾滋病却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在这个国家蔓延。相反,要求人们本着负责、节欲和忠诚的态度对待艾滋病问题的国家中,疫情呈现出缓解的现象。

       哈佛大学人口发展研究中心的爱德华·格林教授的研究成果充分表明,到一九九一年,自一九八六年起在乌干达推广的ABC计划(节欲Abstinence、忠诚Be faithful、避孕套 Condom)取得成效,艾滋病感染率从21%降低到了6%。不应忘记的是,一度支持推广避孕套的格林教授后来变成了夫妻间节欲和忠诚的坚定支持者。

       包括联合国推广的许多研究都表明,避孕套最普及的国家也是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传染病学专家诺曼·海斯特医生曾经亲口承认:“推广避孕套是一场灾难”。

       而天主教会对艾滋病传播的影响的“危险性”又在哪里呢?看一看菲律宾便一目了然。在这个85%的人口为天主教徒的国家中,艾滋病患者的比例仅为0.01%

       连日来,《纽约时报》抨击教宗的话“危险”,但也不得不承认恪守节欲和忠诚等传统道德观的菲律宾在防治艾滋病方面所取得的成功。二OO三年,《纽约时报》为此专门撰文。

       种种统计资料和研究结果面前,我们不禁要问,联合国、欧盟和“人道主义”组织的各色人等为什么如此不遗余力地大肆渲染避孕套;大肆抨击教宗强调开展教育、节欲和夫妇相互忠诚教育的重要性。

       难道他们都是为了赚钱吗?他们都投资避孕套生产厂家或持有相关版块的股份吗?可能还不是。我想,他们推崇避孕套、攻击天主教会和教宗的种种做法不过是新形式的殖民主义。正如在非洲传教几十年的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指出的,他们首先想到的是不可能对非洲人进行责任感教育。为此,仅强调单纯技术性的“安全性生活”是最简单的办法。

       不应忘记的是,铲除夫妻关系之间的责任感和忠诚,只能一味侵犯非洲女性的身体,且不止于此。最激进的女权主义便由此而来,高举着避孕套,演变成为新的奴隶制。

       但是,新殖民主义的危险性在于,它将同艾滋病斗争变成了泛性革命,没有任何理想可言,仅剩下了两样东西:性革命的自治和自恋、治疗艾滋病。多年来,联合国和欧盟正在努力推动《艾滋病与人权指导方针》,对各国指出,如果不改变性问题法律,就无法战胜艾滋病。《国际指导方针》要求完全的性自由,改革“禁止成年人两厢情愿的私下性活动(通奸、鸡奸、私通、性交易)”的法律条文,甚至改革针对未成年人的“禁止娈童”法。此类指导方针,才真正助长了那些导致艾滋病泛滥的诱因。他们还要求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任何女性都可以任意堕胎;也要求广泛推广避孕措施,使用避套、抗艾治疗。甚至包括那些沦落到色情交易市场的未成年人。事实上,世界上宣扬的用避孕套同艾滋病做斗争是在为此类意识形态而战。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陈枢机表示中国和中国教会的命运掌握在玛利亚的手中
23/05/2008
教宗指出教会的一切来自玛利亚的“愿照你的话成就我”
25/03/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