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20, 15.43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帕罗林枢机:与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一样,梵蒂冈寻求与中国对话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恰逢宗座外方传教士在华150周年之际,梵蒂冈国务卿在“另一个中国”会议上强调了中梵协议的“教会与牧灵”价值。它只涉及主教任命;这是一个“起点”,从此面对中国教会经历的“许多其他问题”。但是今天这项协议已经帮助中国教会和解,并为“国际和平视野”做出了贡献。

 

米兰(亚洲新闻)- 梵蒂冈寻求与中国对话,正如在过去150年中在中华工作的宗座外方传教会(PIME)的传教士一样。因此,梵蒂冈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Pietro Parolin)今天在宗座外方传教会中心举行的“另一个中国”大会上发表讲话,庆祝宗座外方传教会在华150周年。

正是在讨论续签协议并不断出现政治性批评的时候,枢机主教称协议具有“教会与牧灵”价值:协议保证了中国主教与教宗徒的共融,并在“全球”对和平作出共同承诺。他还强调,该协议仅涉及主教的任命,圣座意识到中国教会生活中存在“许多其他问题”,今后需要解决。他说,该协定是一个“起点”。

枢机主教在讲话开始时说,圣座两年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的协议具有“古老的对话根源”,且可追溯到利玛窦:“这延续了很早以前就开始的旅程,其中还有意大利人与生俱来的“普世化”能力,即以尊重和爱心进入其他文化的能力。

感谢基德多(Piero Gheddo)、梁作禄(Angelo Lazzarotto)、曹其光(Giancarlo Politi)神父的贡献,枢机主教回顾了一个半世纪的历史,以及19世纪末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对传福音的坚持,他们曾试图远离因政治原因支配华人团体生活的西方列强,主要对上层阶级产生影响。

帕罗林枢机回顾了齐以德(Paolo Manna)为尽快建立中国等级制度所承受的压力;谭維新(Tacconi)神父为调和军阀冲突所作出的努力;安西满(Simeone Volonteri)主教为中梵建交所给出的建议。这种“预言性”努力促成了本笃十五世的《夫至大》(Maximum Illud)宗座牧函、上海全体主教会议和首批中国主教的任命。

然后,枢机主教概述了1949年中国共产党上台后出现的问题:几位主教的民族主义选择、庇护十二世对共产主义提出的谴责、外国传教士遭驱逐,这一切都被视为“帝国主义侵略的一种表达”。

被交托给当地神职人员和主教的中国教会曾寻求在新形势下发展的途径,并与当局合作而不产生“分裂或叛教”现象。大部分神职人员和主教拒绝加入三自爱国运动(独立于教宗的教会),但这对教会产生了反爱国主义偏见。

帕罗林枢机广泛引用庇护十二世(1952年1月18日发表的《我们切愿声明》(Cupimus imprimis)文告),重申了教会对中国的崇高敬意,不想为“为特定强国服务”,并强调天主教徒“对国家的热爱完全不亚于其他任何人”。枢机主教指出,这些话语与圣若望保禄二世、本笃十六世,以及教宗方济各反复呼吁成为“好天主教徒”和“好公民”不谋而合。

但是,“爱国”压力盛行,开启了一系列的“非法祝圣”。帕罗林枢机回顾说,传教士在中国教会生活中奠定的基础仍然忠于传统。而且,尽管“有些神父因着特定情况的驱使,同意在没有教宗授权的情况下接受祝圣”,并在他们的要求下,“教宗考虑到了其真挚的情感和情况的复杂性[…],授予他们充分合法的主教管辖权”(见本笃十六世致中国天主教徒信函,第8号)。

只有随着2018年9月22日签署《中梵协议》,所有的中国主教才得以与教宗重建全面共融。

枢机主教总结说,“在过去的七十年里,输掉了许多艰难的战斗,有时,如果能多一丝善意便能赢的战争却也输了。但最重要的战斗却赢了:“守护信德”,“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仰和传教士“的帮助”皆因“天主恩典”而生:“中国天主教团体在过去的七十年里都没有传教士,但毫无疑问这是他们之女。”

说到今天,帕罗林枢机强调了“天主教与中国当局对话”的紧迫性,教会自50年代初以来便一直在寻求这种对话,直到现在随着中梵协议的签署,对话才似乎得以开始:这是一个“起点”。

帕罗林枢机还提及对协议的一些“误解”。他指出,“2018年9月22日的协议只涉及主教任命。我清楚中国天主教会面临的诸多其他问题。但是不可能一并解决所有问题,我们也知道完全正常化的道路仍然很长,正如本笃十六世在2007年预测的那样。然而,主教任命问题尤为重要。这也是过去60年里最困扰中国天主教会的问题。”

他回顾说:“直到两年前,…非法任命新主教的可能性一直存在,直到几年前,还有新的中国主教被非法任命。”现在,这个问题“被彻底”解决了。

帕罗林枢机继续说,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这份协议的主要目标在于教会和牧灵”,并有意“帮助当地教会获得更大的自由、自治和组织的条件,以便当地教会能够致力于宣扬福音的使命,并为人与社会的整体发展做出贡献。”

如教宗方济各所期望的那样,这份协议有利于教会内部和解。此外,帕罗林枢机还强调了另一个目标:“巩固国际和平视野,在这一时刻,我们正在全球范围内经历许多紧张局势。”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文件:中国人如何看待中梵协议
03/10/2020 11:03
“教会底层”的神父:对中梵协议的热情被放错了地方
15/09/2020 14:31
北京:外国老师不能传福音
08/09/2020 13:14
中梵协议签署两年后。要成为国家机关职工或入伍,必须放弃信仰(第五部分)
03/08/2020 10:52
《中梵协定》签署两年后。 「圣父,请不要续签协议」(四)
30/07/2020 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