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1/2020, 19.5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我在武汉见尽生与死(一)

作者 Helena Xiang - Teresa Grazia Xiao

今年农历新春期间的恐惧,然后就是这惊天动地的疫症悲剧:长者哀悼死去的孩子;护士看着父母离世;人们从阳台摔下来结束生命;家庭瓦解。人们为免感染亲人不敢回家;祈祷、希望和慰藉。

武汉(亚洲新闻)- 两位撰文者 (Helena Xiang,Teresa Grazia Xiao) 谈及武汉(湖北省)疫情危机的最初时刻。武汉是中国肺炎感染的发源城市。从农历新年期间家庭团聚的欢乐,演变为当局为防止病毒传播而实行封锁的绝望。死在街头的长者。为逃避检疫而籨建筑物阳台跳下自杀的人。病人挤在医院的走廊,还有医生和护士的悲剧。当时说武汉的一切都离不开死亡。以下为她们的故事译文(第一部分):

这大流行,加上媒体的报道,拉近了死亡与我们的距离。现在受折磨、焦虑、挣扎、痛苦和希望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城市被封锁、村庄被隔离、交通停顿、街道静寂:一切都指向死亡。如今,死亡从未如此明显接近而强悍。

这一切都始于70天前的农历新年前,中国以熙熙攘攘和朝气蓬勃的准备其到来。为了这10到15天假期,大家都充满喜悦、希望,并为此计划很多和忙碌。谁都没料到他们会持续这么长时间,甚至不知道这些「强迫假期」何时结束。

我们必须停下来,反思这场不绝的疫情:「人吞噬了笼里动物的生命,烧毁了树木的生命;现在,他们的生命到了尽头,埋在混凝土墓穴之中。」我们面对前所未有的时刻,每天都有死亡的消息。谁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成为下一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濒临死亡边缘的人。

微信和许多中文博客上流传着谣言。据说每个公民离家或返家时都会被问三个问题:「你来自哪里?你要去哪里?你是谁?」当被警察截停检查时,你会被测量体温,你也必须填写有三个问题的表格。

1月15日,武汉市民被警惕有该病毒。 16日,报纸报道了两人死于肺炎。这座城市的居民开玩笑说世界感到恐慌,但他们很镇定。当第一个令人不安的数据于19日出现时,每个人都意识到这是严重的。23日除夕,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返家团聚。随后,当局宣布封锁武汉市,并暂停所有公共交通。

尽管每个家庭已经为庆节准备了丰富的食物,但城市的突然被封锁造成了恐慌:人们担心他们的健康和日常所需。传统上,在除夕夜,按传统中国家庭准备团年晚饭和夜宵,并在新年吃早点。

饺子是最受欢迎的菜式,因为所有家庭成员都可以一起准备:有人会饺子卷起来,其他人将馅料混合,还有人将其成形。同时,每个人都在谈论即将结束的一年中的工作,并分享即未来的一年的梦想和计划。但是,今年所谈论的主要是对这疫情的担忧。

人们已失去了观看为庆祝活动表演的意欲,尤其是在武汉。我们打开了电视,但只是为制造声音打破沉默。药品供不应求,口罩也买不到。我和Helena对此感到担忧,但发现在除夕,几支医疗救援队以及几百名医生和护士从上海乘飞机飞往武汉,那么也稍放心。

今年农历新年没有弥撒,许多家庭改在家里念玫瑰经。祈祷礼仪立即于互联网上进行。我们进行了第一个九日祈求。从那一刻起,我们就再没有停止过,快完成第十个九日祈求。 1月26日,在全国都实施了隔离措施,再也无法离开家居房子了。教宗方济各为中国人的祈祷,给了我们极大的安慰。同时,每天有十多位神父和平信徒,在微信上张贴讲道、诗歌和礼仪歌曲。

然而,在武汉以外,人们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一危险。在成都(四川省),真正的紧急情况是发生地震那几天。该城市在2月3日受到4.7级地震的袭击。当地人最初是在开玩笑,但是还有另外两个悲剧到临:湖北省的疫情和长沙的禽流感。

然而,正是在这个最困难的时期,当人们无法离开家中时,武汉的空气变得清新,没有如常的阴霾。你可以欣赏蓝天和灿烂的阳光。人们似乎更加平静,彼此之间更加融洽。阅读了更多的书本,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对话增加了;孩子们开始表现出对长者的尊重。人们感到害怕,但有信心:我们病了的城市可以治愈。

然后疫情开始恶化,死亡似乎越来越接近。Helena居住的建筑物发生了许多悲惨的事。一位80岁的老人以及一对夫妇被感染,但无法住院。该楼房的居民受到惊吓,经常呼叫市长和急诊室。

Helena住在城市另一地区的表妹也出现病症:她发烧,但一如上述三人,也未获医院接收。Helena在网上寻求帮助,给市长打了电话,但没有成功。

10天后这位老先生死了,这对夫妇住院了。Helena的表妹呆在家里,并接受了一位中医治疗:幸运的是她康复了,并继续照顾患有癌症的母亲。

死亡故事也来自附近的小区。一位拖着身躯走路的老太太在街上死了。一位90岁的男士排了五天五夜队,希望将他65岁的儿子送院治疗不果。许多人发高烧,但并未被诊断出新型冠状病毒。他们没有住院,也不敢回家,即使欲住酒店也遭拒绝,他们也被迫像无家可归者一样在武汉四处游荡。

没有食物和药物,许多人(尤其是老年人)不知道如何寻求帮助,有些人跳出于建筑物的窗户绝望的自杀了:其中许多图片已在网上和微信上流传。

在此期间,医院已满。住院者也死在走廊上,然后医生和护士开始染病死亡。死亡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著名的教授、艺术家、导演和整个家庭,都逃不过。

一位护士看到她的父母在她所服务的医院病世。疫症悲剧发生后,她宁愿回到医院照顾病人,也不选择回到空洞的家居房子,她说:「当我帮助病人时,我可以忘了一切。」

另一名护士连续工作了25天。有一天,她回家吃点东西。她的丈夫和儿子准备了一些食物,但她没有进去家里,就在屋外吃了,因为担心会感染他们。

一位病人大喊她想自杀:她没有症状,并且感染了父母、丈夫和六个月大的儿子。她觉得自己像个罪人:对她来说,生活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一个跪着的女孩,面对父亲病逝感到绝望:「爸爸,我为什么看不到你或触摸到你?」

然后是救援人员的悲剧。在微信上的一条消息中,被指派控制高速公路出口的一名警察说,他被迫戴上已经用过的口罩;他在办公室睡觉,以免回家感染亲人。官员和共产党成员来控制街道。

在隔离的最初几天,人们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他们感到无助、孤独、沮丧、愤怒和恐惧。他们感到焦虑不安,看不到情况有出路。除了爆发情绪,他们甚么事情也不想做。

待續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印尼主教们说,穆斯林激进分子威胁攻击基督徒
24/12/2010
教宗:愿主使人勉力谋求圣地和平;祝贺农历新年进步
30/01/2011
武汉医院濒临崩溃,习近平却沉默(视频)
24/01/2020 13:42
中国病毒:9人死亡,440人被感染;试图将武汉隔离
22/01/2020 14:25
中国病毒:北京确认出现「人传人」情况
21/01/2020 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