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2019, 17.23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抵制圣诞: 对自身文化的不自信

作者 Padre Pietro (伯铎神父)

一场「圣诞节战役」正在进行,禁止和惩罚参加弥撒的学童。民族主义和自豪感可能使其他文化成为敌人。中国历史上,曾经受西方帝国主义影响,但由于天主教会和传教士的参与,中西文化也有了对话的经验。

 

罗马(亚洲新闻)- 今年在中国的圣诞节好比一场战争,被认为是西方「精神污染」的一部分。民族主义、对人权的抵抗和自豪感,导致了圣诞装饰(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生产和销售)、马槽、贺卡、祈祷聚会等被禁止。在学校里,有校长惩罚敢说会参加弥撒的孩子,因为他们「背离中国文化」。

华北伯铎神父表明,中国需要在「西方」和「基督宗教」之间进行更多的「科学」区分,而且还必须认识到西方文明的许多伟大成就中国强大,是通过传教士和基督徒到达的。圣诞节是耶稣降生的庆节,是与人交融的天主。这样,这个节日也是文化之间融合与对话的典范。

中华文化是文明,基督文化也是文明,正是因为世界上的多个文明才形成多彩多姿的世界文明。文明之间彼此包容,相辅相成,更加显示各个文明的璀璨光辉。然而,狭隘的民族主义,纳粹主义,愚昧无知的义和拳思维,总会给世界或地区带来摧残不同文化的灾难。二十世纪我国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被称之为“十年浩劫”,不仅对基督文明实施了摧残和毁灭,即使中华文明也遭受史无前例的破坏与打击。清朝时期,帝国主义的殖民扩张应该受到谴责,甚至应该奋起反抗,然而,将帝国主义的愤恨发泄在基督宗教的教士及教民身上,着实不应该。

近几年来,先是所谓的“十博士”倡导抵制圣诞节,后是民间的“愤青”抵制圣诞节,现如今一些机关单位甚至学校领导利用手中的所谓权力,下达通知“不过圣诞节”。不仅如此,甚或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提倡中华文化”、“弘扬中华文明”。中华文化与中华文明排斥世界其它文化和文明吗?如果各国各民族都固守本国本民族的文化,那还会有文化融合,那还有各文化间的彼此交流?

基督宗教给中华民族带来的不仅仅是宗教信仰,同时也带来了科学、哲学、医学和数学。明末清初的天主教传教士大多都拥有一定的科学技能或数学专工。像:利玛窦、南怀仁、汤若望等。他们不仅将欧洲的科学带到我国,甚至也将中国文化翻译成书带回欧洲。我们若不学习欧洲的文明,恐怕我们中国男人头上都还拖着长长的辫子,我们既不会有飞机也不会有大炮。之所以汤若望神父能够享有清廷赏赐的二品顶戴花翎,就是因为汤若望神父为清廷制造了抵御外患的红夷大炮。

若没有传教士带来的西医,我们哪有遍布全国各地的医院,这些都是外来文化或外来文明。民族文化属于世界,是不分国界的,就如同真理一样,它是属于世界的。抵制外来文化,抵制基督文明,只能表明自身文化的不自信,也表明内心的狭隘和愚昧。

耶稣基督是犹太人,属于以色列国,是亚洲很小的一个国家,基督的宽恕与博爱思想影响了欧洲,也影响了这个世界。天主教会每到一处,向当地人展示的是信仰的高贵,以及对当地文化的尊重和汲取。唐朝时期的景教,在信仰表达上就使用当时人们可以理解的文化来诠释基督救赎的思想,在当时达到“法流十道、寺满百城”的景象。罗明坚和利玛窦刚来中国传教时,曾经削发为僧,身穿袈裟,以“洋和尚”的形象,穿梭在士绅之间,后来,利玛窦采纳了瞿太素的建议,才脱去袈裟,穿上儒服。因为,欧洲文化与中华文化一定有它的不同之处,现在,我们人人可以穿西服、休闲装,与欧洲、美洲的穿衣打扮没有什么区别。现在,虽然有些人想推广汉服,恐怕那只是一厢情愿,不会成功。汉服虽然好看,只能当一种礼仪服装,在工作中不可能实用。

圣诞节只是基督宗教的一个节日,仅仅是在纪念耶稣基督的诞生,而我国诸多商家只是看好商机,他们对耶稣基督的救赎和宽恕,以及基督宗教的意义,恐怕一无所知,所以,那辈唯恐基督思想吞噬掉中华文化的人们大可不必担忧,生活在中国的几千万基督徒不会给中国文化带来任何威胁。相反的,中国基督徒同样也以中华文化为荣,也在努力将基督思想穿上中华文化的服装,使之能够彼此融合,中国天主教传教士也在努力使基督宗教本地化。再说,耶稣基督降生救世,他所希望的就是人与人之间都成为兄弟姊妹,大家相亲相爱,如同一家人,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是一个美好的世界,才是一个适合人居住的世界,才是地上的天国。

2019年12月21日星期六
伯铎神父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中国圣诞节:没有年轻人;警察监督(一)
19/12/2019 19:13
【圣诞节】蕉树间和竹星下的圣诞节
24/12/2011
【圣诞节】老挝八名基督徒在监狱过圣诞节
22/12/2011
【圣诞节】北部清化信众圣诞节助穷人和受压迫者
21/12/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