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8/2019, 17.57
埃及
發送給朋友

拉菲奇神父:前总统之死没有阴影,但担心穆斯林兄弟会的袭击

这位前领导人在一次法庭聆讯结束时因心脏病发而死,他被指控犯有间谍罪。埃尔多安谴责埃及的「暴君」。拉菲奇神父谴责西方政府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对其死亡的质疑。他为穆尔西的死感到遗憾,但后者以「灾难性的方式」统治,并且是「第一个屈服于宪法」的人。

开罗(亚洲新闻) - 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病了」,在当选总统之前患有「脑肿瘤」。他的健康状况「微妙」,审判的压力「可能更加剧了他的病情」。埃及基督教会协会媒体委员会主席拉菲奇神父(Rafic Greiche)对《亚洲新闻》说,除了健康,总统的死亡「背后」没有其他因素。埃及教会在埃及前总统突然去世,他隶属穆斯林兄弟会。

拉菲克神父说:「我最近在西方媒体上看到了新闻,尤其是法国人,他们怀疑他的死亡可能是被杀,但事实并非如此。」拉菲奇神父说:「在他多年的监禁期间,他入住医院三、四次,都是最好的医院,政府尽一切努力确保他得到最好的医疗服务。」

这名前总统昨天在开罗因间谍罪接受审讯,完结时死于心脏病,遗体于今天早晨在开罗东部纳斯尔市被埋葬,墓园四周安全措施严密。家庭成员和其他一些人参加了这项殡葬仪式。

他的儿子艾哈迈德(Ahmed)告诉《路透社》,埃及当局否认要求在他的家乡举行公开葬礼,担心示威游行。事实上,政府宣布最高警戒状态并加强安全措施,关注可能的袭击或街头抗议活动。

67岁的穆尔西(Morsi)在审讯中获准在法院自辩;在他的证词结束时,他崩溃了,从未恢复过来。穆斯林兄弟会描述其死亡为谋杀。该组织呼吁埃及人在葬礼上聚集。

卡塔尔的埃米尔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酋长(Tamim bin Hamad Al Thani)向家人表示哀悼。支持的话还来自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他将埃及的「暴君」归咎于穆尔西因监禁而去世。

西方非政府组织和政府对已故总统的人权受到保护的程度有疑问。

拉菲克神父说:「审判造成的压力可能影响了他的健康状况,并且已经削弱了条件;然而,由于他正在接受审判,这远非被杀害。后者仅仅是媒体的猜测,远非事实。」目前,葬礼期间「街道安静,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件或抗议活动」。

塞西总统(Al-Sisi)正在白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他「选择不回来」表明情况已经得到控制。

拉菲克神父指出:「埃及人厌倦了穆斯林兄弟会。在卡塔尔和土耳其,国外有很多关于他们的谈话,但没有人希望他们回归。」当然,「有人可能会试图攻击教堂、礼拜场所、警察营房或其他敏感地点以引发紧张或报复。但对我们来说,他属于过去。」

穆尔西是「兄弟会手中的傀儡,甚至对他们来说,直到昨天他才不再重要。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小区本身和对他们事业有用的人,所以他的死将是不可想象的。用作宣传工具,特别是在西方。」

在人的层面上,「我们为他的死感到抱歉,我们同情他的家人,尽管他以一种灾难性的方式对他统治国家一年的方式完全不同意」。

「在西方,不少人记得他是第一位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并谈论侵犯人权,民主的问题。但他是第一个在2012年11月修改宪法的法令,其中一项法令规定集中权力掌握在他手中事实违反了宪法及其原则。」

穆尔西希望依据伊斯兰教法来治国的「民主」总统(简介)

穆罕默德·穆尔西 (Mohamed Morsi) 于1951年8月20日出生于Sharqia北部的一个村庄El-Adwah,是埃及历史上第五位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

他在开罗大学攻读工程学,并于1970年代毕业,然后移居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一位自由与正义党的领导人(接近穆斯林兄弟会,世界上最重要的伊斯兰政治组织之一),他于1982年至1985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工作,然后返回埃及宰加济格大学领导工程部门。

在此期间,他开始了他的穆斯林兄弟会的政治生涯,当时穆斯林兄弟会仍然在半秘密的条件下运作。他于2002年当选为独立的埃及议会议员,并加入该运动的指导办公室。他在2005年没有再次当选。

在国会内外,穆尔西成为伊斯兰道德和习俗的倡导者,抨击政府允许杂志的发行,封面显示裸体和电视节目的「不道德」场景。他还指责「埃及小姐」的选美,他认为这与埃及的社会规范,伊斯兰教法和宪法相违背。

2012年4月,在导致胡斯尼·穆巴拉克总统垮台的起义之后,穆斯林兄弟会选择穆尔西作为其总统候选人。他继续赢得成为埃及第一位民主党总统,获得51%的选票,而艾哈迈德·沙菲克(Ahmed Shafiq)是穆斯拉克领导下的公立候选人和前总理。

穆尔西任职至2013年7月3日,当时他被现任总统塞西领导的军事政变罢免。作为国家元首,他希望建立一个「非神权」的国家,但基于伊斯兰教法,同时赋予女性更大的公共生活空间。

在他当选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经济困难日益加剧以及反对该国激进的伊斯兰化,导致许多埃及人(甚至占人口百分之十的基督徒)要求将他免职。

摧毁他的军队得到了世俗反对派穆罕默德·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领导人,爱资哈尔·塔伊布(Azhar al-Tayyib)的伟大伊玛目以及科普特教会领袖教宗塔瓦德罗斯二世(Tawadros II)的支持。

在他被推翻时,他被软禁在煽动暴力和间谍活动中。 2014年1月29日,他再次受到审判,这次他逃离了在2011年埃及革命期间被拘留的Wadi al-Natrun监狱。

2015年5月,他被开罗法院判处死刑,但在次年11月14日,该判决被推翻,并下令进行新的审判。他于2019年6月17日在法庭听证会上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他患有1型糖尿病。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不要积累地上的财富,而应积累天上的财富
19/06/2015
教宗指埃及的科普特东正教徒和天主教徒"在苦难中合一"
10/05/2013
基督徒和印度教徒共同为路西修女庆祝,奥里萨邦的大屠杀的幸存者
25/05/2019 13:33
尼尔玛拉修女指奥里萨邦事件是“耻辱”呼吁要为爱开辟空间
06/02/2008
教宗指出希望是“肯定的”、是奠定在天主总是在我们每个人身边这一事实基础上的
15/02/2017 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