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2016, 17.08
梵蒂冈 - 亚洲
發送給朋友

教宗方济各的“敌人”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指责亚洲新闻通讯社反教宗、支持普京,无疑是一个契机,揭示了激励着我们积极展开福传事业的动机。也是呼吁那些写教宗的人们请专业一些。教宗不需要专职捍卫者。帮助“保守派”和“进步派”对话,落实大公会议精神、胸怀让世界与耶稣基督相遇的事业。耶稣的“敌人”也曾是祂的“友人”

罗马(亚洲新闻)—亚洲新闻通讯社没有一天不刊登关于教宗的新闻:弥撒讲道、讲话、接见、通谕摘要等。我们是最迅速报道教宗教导的通讯社,在第一时间把教宗的意大利文教导上网;翻译成中文、西班牙文和英文。许多中国人、印度人、拉丁美洲人特别感谢我们的迅速,使他们能够及时获悉教宗的话,因为官网通常很缓慢。我们选择了这一服务,每天都在为之努力,星期天都不例外。旨在帮助亚洲教会更快地获得更多的教宗讲话。我们在沃耶迪瓦、本笃十六世、方济各教宗时代都是这样做的。

            这一服务主要是面向中国天主教徒的。因为亚洲新闻有时会遭到北京当局的封杀,我们让另一个匿名网站“Ascoltiamo Papa Francesco.net”全部转载我们意大利文版和中文版(眼见为实)的关于教宗方济各的新闻报道。尽管网站的负责人在我们的文章上签他们的名字(毫无职业道德可言),但我们对此丝毫不介意,因为正如保禄宗徒说的“终究是为了宣传基督”(斐1,18)。

            鉴于上述经验,我们非常遗憾地看到两位梵蒂冈问题专家将亚洲新闻纳入了“反教宗方济各、顶礼膜拜普京的天主教徒”之列。我们的遗憾与其说是为了我们自己,倒不如说是为了他们的谎言。因为两种结论——无论是关于教宗的还是关于普京的——都不是真的。

            我在此并不是为了要出具什么证据的:只要读一读我们写的文章便一目了然了。对我们来说,记录事件的方方面面,包括最为复杂和矛盾的全部,而不是谄媚于时下当权者的好恶是事关荣誉的事、也是职业操守的问题。我们认为这是为真理服务。

            关于中国的问题上,我们不断报道其航天成就、不断走向世界大国之列的同时,并没有忘记污染或者达赖喇嘛问题。我们还认为他也是一名移民、流亡的人,就像许许多多教宗方济各在兰佩杜萨拥抱的难民和移民一样。

            由此对于中国天主教会问题也一样,如果我们记载下了教宗方济各对习近平的全部热情,我们不能不报道饱受迫害的地下教会基督徒默默承受的巨大痛苦。因为这是至少五百万人的群体,几十年来他们为了福音献出了生命——有时甚至要抛洒鲜血。现在,他们突然从人们关心的问题中消失了。

            上面提到的文章中,对中梵关系对话最为乐观的一位大学教授早在二OO五年,也就是圣若望·保禄二世刚刚去世不久便预见到了中梵外交协议签署的日子——我们至今仍在满怀着信德和望德期待着这一天,尽管这一“超级乐观主义者”说我们是“香港、美国、欧洲右翼”的“盟友”,旨在极力推动教宗方济各在中国教会合一问题上首先重视宗教自由问题。这种观点,在我们看来似乎是毫无根据的:从没有任何总统或者美国国务卿访问过我们或者给我们颁奖,连欧洲的也没有过。或许超级乐观的教授意在指我们常常发表陈日君枢机的文章,和我们也一样,陈枢机也关心着地下教会的命运。如果我是教宗方济各,我会赞赏我的一名枢机给我讲这些基督徒遭遇和面临的问题……。这样生活的基督徒,边缘的、受难基督的写照、我羊群的一部分,为了他们,我要献出我的生命。

         不幸的是,教宗方济各这个水准的朋友不多,就连梵蒂冈的专业记者群中也不多。事实上,我最大的痛心是看到文章中罗列的黑名单:那个网站、那个记者、那个神父、那个主教、那个枢机。我不禁要问这样做有什么用?我担心这被用来分裂,得益于这些自称是教宗“不错误性的诠释者”和教宗的捍卫者们孜孜不倦的努力,会被用来分裂。

            当教宗方济各就职时,他明确地指出自己要实践梵二大公会议的教导(正如他在通谕中阐述的)。为此,就需要将让所谓“保守派”和“进步派”天主教徒聚集在一起、对话、找到共同道路。这两股势力的分裂是几十年来我们遭遇的最丑陋的创伤。如果一个人认真听取教宗的全部讲话,就会意识到恰恰是他才是发展中的传统的教宗、超越了保守派和进步派典型的“破裂诠释学”。不幸的是,似乎双方——也要感谢世俗媒体——的分离日益加剧、态度越发强硬。有待教会合一的标志——教宗,努力修补这一切。有待专门报道梵蒂冈事务的记者们报道展示这项努力的进展。我无意就要给好坏人评分的做法发表看法。

            我的建议是,如果真想帮助教宗方济各,那就要支持对话的立场——也是我们希望在中国教会的各派之间所做的,从而揭示出全部真相。正如我们的教宗常常说的,圣神放在一名穆斯林、一名犹太教徒、一名教徒心中的真理,……何况我们基督徒。

            这对话的工作,即便是南辕北辙的立场的对话是最为紧迫的,因为世俗化和冷漠的深渊正在吞没世界。世界信是因为教会是合一的(若望福音教导我们“我们合而为一,让世界信”)。为此,我们——教会内的全体——应该关心的并不是让人们看到我们是好出风头的“超级宗徒”,而是让世界怎样理解在耶稣内的信仰。不幸的是,许多基督徒之间的争论已经极端化,沦为“教宗是、教宗不是”的争论,而不是关于向世界传教的。同样,在中国问题上,所有人都在争论外交关系,却没有人想想在外交之前,把基督信仰带给那个对天主极其渴望的国家。

         至于教宗:教宗不需要专业捍卫者。相反,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装甲齐备的”:新闻发布中心、一个电视中心、一家报纸、一个电台……。而更重要的是教宗方济各本人多次表示他不喜欢人们高呼“教宗万岁”!而是让人们高呼“耶稣基督万岁”!如果教宗遭到了冒犯或者抨击,那么这使教宗与饱受“敌人”鞭挞的耶稣基督更加相似了,而祂是被那些曾经的“朋友”背叛的。有时候,也可以用太多的掌声背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