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8/2015,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通谕指出“不负责任的使用、滥用天主赋予大地的财富”(一)

教宗方济各新通谕《愿祢受赞颂Laudato Si’,关护共同的家园》开篇卷首便是强烈呼吁,拒绝“人被罪恶伤害的心中所有的暴力”。这种暴力“也展示在了一种疾病的症状中,这种病我们可以在地表、水、空气和活的生物中感受到”。气候变化、使用水、保护生物多样化,是全人类“不可放弃的”挑战。“一切正确的解读都在”圣经和福音中:“我们不是主人,而是受造物的保护者”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大地“因为我们不负责任的使用、滥用天主放在它内的美好所导致的害处而抗议。我们是在想着我们曾是他的主人、统治者、有权破坏中成长起来的。人被罪恶伤害的心中所有的暴力,也展示在了一种疾病的症状中,这种病我们可以在地表、水、空气和活的生物中感受到。为此,在最被抛弃、虐待的穷人中,有我们被压迫和蹂躏的大地”。这是教宗方济各在新通谕《愿祢受赞颂Laudato Si’,关护共同的家园》中痛心疾首的揭露。今天,这部期待已久的教宗通谕正式发表了。

            行为流畅的长篇通谕共分为六章,全面揭示了生态问题以及尊重受造物所应走的道路。同时,方济各沿着若望二十三世教宗《和平于地》的道路“面向每一个居住在这个地球上的人。我愿意就我们共同生活的大地与所有人对话”(3)。绪言中,教宗谈到了其前任为环保做出的积极努力。从保禄六世在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的讲话到若望·保禄二世首部通谕,直至最后本笃十六世“邀请人们全面的生态皈依”(5)。方济各教宗特别援引了退位教宗的一个概念并纵贯全文,“社会环境也受伤了。但归根到底都是同一个邪恶造成的,即不存在引导我们的生活的不可辩驳的真理,也就是说人的自由没有任何限制。忘记了人不仅是自己创造的一个自由,人不能自己创造自己,他是精神的、意志的,也是自然的”(6)。而这种观点不仅是基督徒的特权,“我们不能无视,天主教会之外,其它教会和基督信仰团体——以及其它宗教——他们也对我们所有人都牵挂的问题深感忧虑,并为此作出了十分宝贵的反思”(7)。在这里还援引了君士坦丁堡东正教会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一世的话,“我们共同分享教会完全共融的希望”(7)。

            从题目可见,教宗通谕充分汲取了亚西西的圣方济各的《太阳歌》,并盛赞圣人是“美好而激励人的榜样”。在他内我们看到了“对自然的关注、穷人的正义、在社会中努力以及内在的和平是不可分割的”(10)。方济各借此呼吁“需要一个把我们结合在一起的交流,因为环境的挑战是事关所有人的、涉及所有人”(14)。

            第一章《我们家园中正在发生的一切》,教宗揭示了一份详细的地图,全面展示了人给环境造成的灾难。并以警告开始,“变化是值得期盼的,但一旦变成了世界和绝大部分人类生活质量的倒退也就变得令人担心了”(18)。个中也有积极的迹象:“经过对进步和人类的能力抱定不合理的信心后,社会的一部分正在进入在最大程度上树立意识的阶段”(19)。但这还不够,我们应该“痛心地意识到、敢于将世界正在发生的变成个人的痛苦,这样才能知道我们每个人该作出什么贡献”(20)。

            第一个损害便是污染:“气候污染对健康,特别是穷人的健康造成了广泛影响,导致百万人早死”(20)。以至于“大地,我们的家似乎越来越像一个巨型垃圾场”(21)。这些问题“与废弃文化密切联系在了一起,沉重打击了被排斥的人类和物品,很快便成为垃圾”(22)。第二点则是全球变暖:人类“蒙召意识到改变生活、生产制造以及消费方式的必要性,从而同这种变暖做斗争”(23)。第三点则是可享有饮用水,保证“基本的、根本的、普世性的人权,因为决定了人的幸存。为此,这是行使其它人权的条件”(30)。接着,还要维护生物多样化:绝大部分物种“因为人类活动的原因而灭绝了。因为我们,数以千计的物种无法再用它们的存在光荣天主、也无法向我们传达他们的信息。我们没有权力这样做”(33)。种种因素,都与人的人类生活质量下降和社会倒退紧密联系在一起。“例如,今天我们看到毫无节制、杂乱无章的发展之下,许多大城市已经无法再生活下去”(44)。

            教宗谈到了全球性的不公问题:“事实上,人性环境与自然环境的退化特别打击了地球上最弱势的群体”(48)。并补充说,“我想指出的是人们常常没有明确认识到那些打击被排斥群体的问题。他们是地球上的大多数,十几亿人”(48)。对他们的问题不能仅靠“限制人口出生率”来回答,……“把罪过加给人口增加,而不是某些人的极端和选择性消费主义,只是不想面对问题的方式而已”(50)。

            在此情况下,教宗方济各用一整段段落谈到了国际社会的软弱。教宗提到的“导致我们大地姊妹呻吟的情况,还有世界上被抛弃的人的呻吟。……我们永远也不应该怠慢和冒犯我们的共同家园,就像最近两个世纪中发生的”(53)。这就是为什么“创建一种能确保生态系统受保护的法规是必不可少的”。其中“包括了不可违反的限制、保障生态系统得到保护”(53)。事实上,现行体系是不完善的:“政治屈从于科技和经济展示了世界领导人在环境问题上的失败。经济利益轻而易举地凌驾于公众利益至上、为了确保其计划不至受到打击而操纵信息”。教宗方济各问道,为什么“要维持一种权势,最终我们所能记住它的只是在紧急和必要的情况其无能采取行动”(57)?!

            第二章《创世的福音》中,教宗根据基督信仰对创世的努力分析了信仰的信念:“尽管这部通谕从与所有人对话从而共同开辟一条自由的道理展开,我还是从一开始就展示出信仰的信念给基督徒——还有一部分其它信仰的信徒——提供了照顾自然以及最弱势的兄弟姐妹们的崇高理由”(64)。《创世纪》中讲述的创世工程给人指出了“人的生命是奠定在三种彼此密切结合在一起的基本关系上的:与天主的关系、与他人的关系、与大地的关系”(66)。按照圣经记载,“这三种致命的关系中断了。不仅是外部的,我们内在的也中断了。这种断裂是罪恶”(66)。

            接着,教宗阐明了《创世纪》中描述的扭曲。今天,“我们应该强有力地拒绝一种观念,那就是因为我们是按照天主的肖像创造的、被派遣居住在地球上,所以就能自以为对其它受造物享有绝对的统治”(67)。

            圣经本身纠正了这种错误的诠释。圣咏邀请人赞美天主、先知书邀请人在艰难时刻重新找到力量默想创造了天地万物的天主全能(73)。总之,教宗写道“让人回归其位、结束其是大地绝对统治者这一奢望的最佳方式是重返造物主、唯一的世界主人天父的形象。否则,人类总会倾向于把自己的法律和利益强加于现实”(75)。

这一切显然是通过降生成人和基督对人无尽的爱来实现的:“按照基督徒对现实的理解,整个受造物的命运都通过从一开始就临在的基督的奥迹”:“‘一切都是借着祂,并且是为了祂而受造的’(哥1,16)”(99)。总之,第二章的最后“这个世界的受造物不再以纯自然方式出现了,因为复活者神秘地包围了他们、指引他们走向满全的命运。田野上的小花和飞鸟,现在也充满了祂光辉的临在”(100)。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