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5/2008, 00.00
亚洲
發送給朋友

缓解食品危机需在予以紧急援助的同时重新审视亚洲发展

鉴于目前“体制性”食品危机,许多人认为应重新加强对农村地区的投资。多年来,一味推动工业和服务行业,忽略了农业发展。泰国提出的控制米价建议遭到批评

马尼拉(亚洲新闻/通讯社)—昨天,亚洲开发银行宣布紧急拨款援助大约17亿每天生活费用不足两美元的亚洲人口,也是粮食危机的主要受害者。但是,这一决定招致批评,被指一味忽视农业投资和发展。

       从今天开始,为期四天的亚洲开发银行会议将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世界各国、国际机构、大学、企业界的三千多名代表,将出席会议。亚洲开发银行总裁黑田东彦于昨天表示,“食品廉价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食品和燃料)价格上涨,将影响到穷人75%的消费”;导致通货膨胀上升。但是,亚洲开发银行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投资总额,表示将视贫困国家的需求而定。

       OO七年,亚洲经济的增长幅度为8.7%。按照亚洲开发银行的预计,二OO八年的增长幅度为7.6%(不包括日本在内),但通货膨胀率可达5.1%。许多国家要大力投资,保障贫困人口能够购买到价格低廉的食品和能源。      

       银行批评了许多国家限价和禁止出口的政策,由此而打击了农民的积极性、造成粮食产量降低;导致价格进一步上涨。黑田东彦认为,需“有目标地进行干预”保障贫困人口能够购买到廉价食品。他还要求发达国家停止继续投资生产绿色燃料。

       但是,多位代表批评了亚洲开发银行四十多年忽视农业发展的做法,为亚太地区的投资总额还不到11%。并指出,尽管黑田东彦强调将加强为扶植农业而开发道路和基础设施项目,但其通过的在二OO年内消除贫困的雄心勃勃计划,忽视了农业的直接投资。二OO七年,银行为农业和自然资源投资总额为5.1亿美元,低于二OO六年的9.3亿美元。此外,亚洲开发银行于二OO六年为交通和通讯行业的投资总额为15亿美元、二OO七年为42亿美元。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委员会秘书长素帕猜指出,“目前的危机是不能靠紧急措施来解决的,需要加大在农村地区的投资”。因为,这不是一个份额问题,而是体制性问题。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拉津德·巴乔里坚信,“亚洲如不在农业领域进行改革,将无法战胜这场危机”。

       与此同时,东盟各国经济部长于周末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召开会议,就进一步合作控制米价达成了共式。但是,没有接受泰国代表提出的产米国建立固定价格体系的建议。批评意见指出,不能象欧佩克控制油价那样控制米价。因为,此类垄断无疑将给30亿以大米为主食的人口带来灾难,促进价格的进一步上涨。黑田东彦也认为,不应对市场加以限制。(PB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