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2/2018, 16.01
梵蒂冈-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中国司铎:有关中梵热点的谬想

作者 Cheng Zhi

某些热衷于协议的媒体报道“让人恶心”。反对者并不是不支持中梵协议,也不是不支持中梵建交,而是反对不惜代价来达成这些结果,反对放弃底线。在中国“什么地方可以享有教会的真正权利呢?”本文作者是一位来自中国东部非官方教会的司铎。

北京(亚洲新闻)—  关于中梵关系的走向,作为一个普通信众,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用处。但有人提出,作为教会一员,总得对教会的事情发表点自己的意见,以引导某些不知内情的人。但笔者写此文绝无引导之意,只是想表达自己的观点,且为谬想,作个家之言吧!

支持帕洛林枢机的人总是以反对者阻碍中梵谈判和建交为目的。甚至有媒体居然说出“近日掀起了不乏政治原因的‘媒体风暴’,旨在推出由香港一些团体及西方个别领域策划的运动,抵制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梵蒂冈的关系可能发生的转折。”该通讯社每次报道关于中梵关系的话题都让人恶心。而现在是越来越离谱,这种文风怎么看都是中共官媒的口吻。我就在奇怪,既然中共那么和蔼可亲,为什么该社采访了宗座科学院院长的:中国是教会社会训导的最佳执行者的文章没有刊登其它语种呢?估计自己都打脸的不好意思了。

当然说这些话和中梵关系之争无关。我想说的是,反对者并不是不支持中梵协议,也不是不支持中梵建交。其实大家一直都希望建交,希望有协议。但这协议和建交并不是放弃教会一直以来的律例或底线。另外,谈判的一方是否可信。从谎言起家的共产党什么时候让人相信了,除非会暴力对待不同意识形态的民众让人相信外,其它那些为了维护政权稳定的政策能让人相信吗?换句话说,反对者并不是反对中梵协议或是建交,而是反对放弃底线的谈判和建交。因为那样的协议对教会根本没有任何益处,即使建交了又怎么样呢?

看看目前国内教会的处境,诚然每个地方都不尽相同,但什么地方可以享有教会的真正权利呢?又有那一个地方落实了宪法的宗教自由之法律呢?教会自古就是社会的良心,批评社会上存在的各种不公和邪恶,而目前的这种谈判和协议不但失去教会先知的角色,更助涨了非正义者的劣行。当然教会的先知角色在目前的中国社会几乎没多大作用,包括今日的教会法律对中国教会也只是空文而已。比如对自选自身主教的绝罚,罚了哪位呢?不管是祝圣者,还是被祝圣者都不是继续在行驶主教的职权吗?被自科绝罚的主教也照样祝圣神父……;而本堂神父支持堕胎的个案又有多少呢?网传两位有女人孩子的主教名单中居然没有我确定的那位……,所有这些违犯教律甚至伦理的中国教会现象,教会法律的约束又在哪里呢?

回到政府对教会的态度,十字架被拆、教堂被封甚至被毁的案例一直在发生;限制未成年人信教或进入教堂也从未中断;成人何时可以进教堂,在教堂可以待多久也有所规定(有人可能会说:胡说,哪有这样的规定?我只能告诉你:感谢天主,你那里还好。);甚至连死人都不放过(新疆谢主教【编者注:指新疆乌鲁木齐教区的地下主教保禄·谢廷哲蒙席】的墓碑在下葬当晚就被挖走)。所有这些居然都是教庭高官主教口中保护人类尊严最好的执行者所做的。

还是那句话,反对者反对的是协议的内容和建交的条件,并不是反对建交和谈判,更不是反对所谓的“官方教会”,因为该团体中大多数人还是站在教会立场行事的,虽然有时候会被当局强加给一些所谓的立场。不管怎样,需要肯定的是中梵建交一定会到来,至于以什么方式或什么时间达成,网络是争论不出来的。当然,正如陈枢机所言,如果教宗下令签署了这协议,大多数的反对者还是会臣服在其宗徒之长职位之下的。退一步想想,即使咱们中国教会不同于普世教会,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不就是教会增加了一个“保有地方特色”的团体吗!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