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3/2022, 12.23
梵蒂冈-香港
發送給朋友

斐洛尼枢机:“陈日君枢机是真正的中国人,他不应该受到谴责”

曾在香港生活八年的圣墓骑士团大团长、教廷万民福音传播部荣休部长,发表文章,为即将接受法庭审讯的91岁荣休主教辩护。他说:“在他身上呈现了中国和教会的一个忠诚之子,一个不令人羞耻之子。” “他声称每一个真正的政治和公民制度都应该捍卫自由。”

 

罗马(亚洲新闻)- “陈日君枢机不应受到谴责 (定罪),他是香港、中国和教会在的忠诚之子,不应该令人感到羞耻。这是对真理的见证。”万民福音传播部荣休部长、他是耶路撒冷圣墓骑士团大团长费尔南多·斐洛尼枢机(Fernando Filoni),今天在罗马发表了这一封公开信

这封信在陈枢机面对法庭审讯开始时发表。 90 岁的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Joseph Zen Ze-kiun)正与其他五名民主人士一起受审,罪名是未能正确注册他们担任受托人的“612人道支援基金”。这件事已成为香港的象征——正如《亚洲新闻》昨天报道,在当地有超过 1,000 人因政治指控入狱或受审

斐洛尼枢机写着:“受审时,他会说的,就说”。耶稣同样在一次审讯中没有回避,这将会成为令人钦佩和赋有崇高宗教尊重的人的历史和生活:洗者若翰,耶稣也为他对真理的见证付出了代价:‘什么是真理?’比拉多在一次审讯中讽刺地问他,这位纳匝肋人被指控侵犯了罗马的主权,并濒临被判处死刑。这几天正在举行另一场审讯。在香港,一个我深爱的城市,在那里生活了八年多。”

斐洛尼所指的是1992 年,他被教廷派往香港,开设一个研究工作,密切关注中国教会的情况。“在那里,我遇到了陈日君神父。”斐洛尼枢机回忆道:“他当时是慈幼会的省会长,在各方面都是一个中国人。非常聪明、敏锐、带着迷人的微笑。他们时常对我说:‘他是一个上海人!’渐渐地我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斐洛尼回忆起他对文化相遇的贡献,同时保持完全的中国人。“他从不否认自己的身份。”他把对方比作两个人物,比如伟大的明朝知识分子徐光启(Xu Guangqi )和耶稣会金鲁贤主教(Jin Luxian),均来自上海。

然后他回忆起,这是“日军纳粹式占领时期的烈士之城”,战争暴力使陈日君的家人变成受害者,以至于被迫逃离,失去了一切。

斐洛尼评论道说:“年轻的陈日君从未忘记那段经历,并从中汲取了一致的性格和生活方式;然后热爱自由和正义。上海是英雄之地,儿子们被认为是英雄,即使是共产主义政权也不可触及。陈枢机是这些家庭最后的追随者之一。英雄永远不会受到羞辱;这也是中国建制派的心态,就像在西方为我们自己的纳粹法西斯主义的受害者一样。

斐洛尼接着回忆了现在应讯的陈枢机,在中国大陆的神学院任教的岁月,他接受了金鲁贤主教的邀请:“他为了教会的利益而接受了,是一位殉道者。”他​​评论道:“他从殉道中复活了并寻求生存的道路,这是灵活,而不是屈服。他向前看,不对人进行判断:这是他的人生哲学。”他说:“政治制度是可以判断的,他对人的思考是清晰的, 但人不能; 判断是交给洞悉人心的天主。 他对人的尊重和支持一直是他的人类和司铎职视野的基石,所以直到今天,即使他是这几天在香港受审。”

斐洛尼引用了他的“道德和理想正直”,这促使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任命他为主教,以及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 )擢升他为枢机。“有些人认为他的特点是有点前卫。”斐洛尼指出: “面对不公义,面对每一个真正的政治和公民制度,都应该捍卫的自由的要求,谁不会如此呢?”

万民福音传播部的荣休部长说道:“我必须再证明两件事。陈枢机是‘天主的人,服膺于盼望成为神父的基督之爱,一如服务年轻人的包思高(Don Bosco)一样。这使他成为了一位值得信赖的老师。他是‘真正的中国人’。在我认识的人中,我可以说没有人像他一样真正‘忠诚’。 ”

斐洛尼枢机总结说:“因此这种证词在审讯中至关重要,不应谴责陈日君枢机。他是香港、中国和教会一个忠诚的儿子,他们不应该为之感到羞耻。这是对真理的见证。”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