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8/2022, 11.52
黎巴嫩
發送給朋友

贝鲁特,启动耶稣会殉道者克鲁特斯神父封真福品进程

作者 Fady Noun

这位出生于荷兰的传教士于1985年“因信仰”去世。尽管有危险和战争,他仍想像提比林(阿尔及利亚)的隐修士一样完成他的使命。治愈分裂是他最大的挑战。这个工作引发了亲叙利亚、左翼和什叶派黎巴嫩政党的报复。

贝鲁特(亚洲新闻)- 1月22日,开启荷兰耶稣会士尼古拉斯•克鲁特斯(Nicolas Kluiters)神父封真福品进程,1985年3月14日,他在贝鲁特的一条公路上遭绑架,并被折磨致死。教会法庭在耶稣会教父的圣若瑟教堂被正式委任负责准备相关档案。委任会议由贝鲁特拉丁礼宗座代牧塞萨尔·埃萨扬(César Essayan)主教主持。为了纪念这一事件,主教特别在这一天主持弥撒,巴尔卡 (贝卡南部) 的居民纷纷前来出席弥撒,尼古拉斯神父曾是这个马龙尼礼村庄的神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圣人。

1940年,克鲁特斯出生于(荷兰)代尔夫特,在学习美术后于1966年加入耶稣会。然而,他更愿意放弃他的画笔,因为圣伯多禄同样放弃了他的渔网。在接下来的 10 年里,他在完成神学研究后被祝圣为神父。他曾在黎巴嫩生活过,学习阿拉伯语,并获得了 USJ 的社会工作者文凭。1976年,他与各位掌上,特别是与耶稣会总会长科尔文巴赫(Peter-Hans Kolvenbach)达成一致,来到雪松之国开始他的使命。

起初,克鲁特斯神父在Bèkaa定居,在一些女性宗教教团(圣心会、慈幼会、玛丽亚方济各会传教修女, Jabboulé小姐妹修会修女,与Taanayel修道院的其他三位同修会兄弟(Hans Putman、Hani Rayess 和 Tony Aoun 神父)一起进行传统的宗徒使命:弥撒和办告解、洗礼和葬礼,教理问答和首领圣体培育、福音分享会、退省和青年活动等。1981年,应Zahle马龙尼礼总主教伊斯坎达尔(Georges Iskandar)的要求,他被任命为 Barqa 的本堂神父。

1980年代的挑战

简而言之,委托给贝卡耶稣会士的牧灵任务似乎很少或根本没有。累人的任务,是的,也许,但没有特别的风险。但这种评估只适用于和平时期。在 1975 年令黎巴嫩不安的内战气氛中,情况已不再如此。这位神父的伟大工作在于,他能够将信仰与发展紧密相联。他一到村子里,村民心中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留下还是离开?由于战争的不良气氛,该中心受到其地理位置的影响,以及不得不承担的移动、离开该地区、前往首都的风险。

与许多其他地区一样,巴尔卡饱受经济困难和堂区争议的困扰。在位于村庄两端的圣米歇尔和圣若瑟教堂中,敌对家庭各自主持弥撒。对于克鲁特斯神父来说,这种内部情况正是最大的挑战。他在个人笔记中写道:“我在贝卡的圣召奇迹是,我有幸目睹曾经互相争斗的村民们的转变,他们变成了共同建设未来的人”。

为此,克鲁特斯神父能够熟练地使用神父和社会工作者的一切技能。在村庄两端的小教堂中间,他建造了一所补充学校,并鼓励圣心会修女在该地区定居。由于熟悉民间信仰,他在户外进行拜苦路活动。他还开启了各种公用事业工程:土方工程、灌溉渠、蓄水池、果树种植园(一种打击非法大麻种植的方法)、服装作坊(与贝鲁特纺织厂合作)、挖掘通往遥远果园的道路和为牧者建造教堂,并创建药房(与马耳他骑士团合作)。
 
这些旨在团结民众的项目使居民从最初的惊讶变成对他的支持。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变得越来越习惯。出于个人的选择,这位荷兰神父只有当地居民提供给他的住所。他也不怕四处走动,几年前他穿越了贝卡。每天他都会去赫尔梅尔为查尔斯·德·福柯小姐妹修会的修女们主持弥撒。人们难以理解他混杂的阿拉伯语。副圣品律师西金(Thom Sicking)神父笑着说,“他最后会用北方口音说话”。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正在筹备中的项目,一些相互争斗的派系——亲叙利亚、左翼或什叶派政党——感到被这个人的形象所掩盖,与他们的影响力形成鲜明对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计划:这让他们感到担心。

1984年,也就是他去世的前一年,克鲁特斯神父前往罗马进行一段时间的退省。他认为他在巴尔卡的任务已经结束,并开始考虑在苏丹的使命。然而,科尔文巴赫神父还有其他计划。因此,他决定返回巴尔卡“以巩固已完成的工作”,尽管该任务存在危险。西金神父将这一决定比作(阿尔及利亚)提比林隐修士的决定,尽管当时在该国肆虐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带来的危险,但他们选择与民众团结一致,留在他们的修道院。他们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为他们被绑架并被斩首。他们于 2018 年 1 月 26 日被封真福品。科尔文巴赫神父说到,对于尼古拉斯•克鲁特斯神父和隐修士来说,殉道的来临“并不是一个惊喜,而是与被钉十字架和复活的主、基督的奉献一起成长的果实。”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奥里萨邦大屠杀的幸存者:我儿子死了,但我却不会背弃基督
07/02/2020 15:42
印度,年轻的母亲,因是「基督徒和达利特人」惨遭亲家杀害
13/09/2019 18:19
印度基督教学校继续遭受迫害
26/04/2019 14:21
俄罗斯东正教反对君士坦丁堡的“主张”
20/09/2021 16:09
基里尔带领众人瞻仰圣亚历山大·涅夫斯基
15/09/2021 18:35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