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2021, 14.43
黎巴嫩
發送給朋友

明爱:贝鲁特港口爆炸,一个打开的伤口在呼求正义

8 月 4 日是这一摧毁黎巴嫩首都经济中心的事件发生一周年。询问无果而终。政客和机构人物挥手“豁免”以避免审讯。阿布德神父:“我们失去了一切,但没有失去我们的信仰。我们经历过流血,我们也将克服它”。

贝鲁特(亚洲新闻)- 一年过去了,贝鲁特港的双重爆炸“仍然是一个打开的伤口”,而公民仍在“等待正义,知道对这宗事件负责的人的名字”。这就是明爱黎巴嫩主席米歇尔·阿布德(Michel Abboud)神父告诉《亚洲新闻》,他在“各个方面”描述了“仍然非常危急的局势”,并以两种方式与“国家的经济状况”以及政治、社会和体制危机联系起来。

这位神父补充说:“我们看到如此多的混乱,因为当司法部门传唤政治家或机构成员提出问题并质疑他们时,大多数人都拒绝了,这无助于建立信任气氛。”

12 个月过去了,阿布德神父解释,最大的困难是在“心理”方面,有许多家庭“需要支持,作为明爱,我们立即采取行动:许多以前没有见过的人,现在来为他们的家人寻求帮助,为他们的孩子”。在事故发生之前,“没有广泛求助于心理支持和治疗,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需求”,在爆炸后的几个月里出现了。他继续说,我们的专家“正在与医生和卫生工作者合作加强各种项目。这与食品分配有关,因为经济问题已使许多家庭陷入贫困。

两次爆炸造成的破坏被认为是和平时期最严重的灾难,相当于 4.5 级地震,其数字足证:214 名遇难者、6,500 人受伤和 30 万人无家可归。大约 7 万黎巴嫩人因与爆炸有关的原因失业; 7.3 万所住房遭到破坏,9,200 座建筑物、163 所学校和教育中心受到影响,还有 106 处卫生设施受到影响,其中包括 6 家医院和 20 家诊所。到目前为止,尚未确定谁要负责任或被定罪的被告与该事件有关,而该国在事件发生 359 天后仍然没有政府。

分析家和专家将这次爆炸定义为非核爆炸中最大和最强大的爆炸之一,摧毁了大部分港口和首都的几个地区。官方版本提到了一个仓库里的火灾引起的爆炸,仓库里塞满了大量的硝酸铵——至少六年了。事件发生几个小时后,贝鲁特省长马尔万·阿布德(Marwan Abboud)描述了“世界末日的情况”。

至今调查没有产生重大结果,在一个政治暗杀和高调袭击未受到惩罚的国家,许多人担心它不会产生任何效果。政府、议会和主要安全机构的几位成员使用宪法中所谓的“豁免”条款避免了质疑。

该位明爱主席继续说:“港口是政府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是国家的资源,对于在那里工作的许多人来说,但随着爆炸一切都停止了。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明显的反响也来自于社会和人的观点:“许多工程和建筑工地已停止,许多房屋已被清空,许多人因为感到局势岌岌可危而不愿翻新家园并返回,其他人已经离开黎巴嫩。我们必须找到一些确定性”。

面对持续的紧急情况,该天主教慈善机构正在通过扩大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不能或缺的食品、个人卫生用品包、医疗保健和心理治疗、住房重建资金的分发来应对。再一次,为无法去医院的贫困人口提供医疗服务,现在越来越饱和,并在药品供应或私人诊所的危机中苦苦挣扎,绝大多数人无法负担得起价格。总统说,明爱至今已为“翻修 1,500 所房屋作出了贡献,但现在我们必须继续下去,并且需要资源。”

在这种关键的背景下,阿布德神父总结说:“信仰的价值变得更加强大:我们失去了一切,家园、学校、家庭、个人财产。他们夺走了我们的一切,但他们并没有成功夺走我们坚定不移的信仰。这是黎巴嫩不是第一次经历危机,我们战胜了战争和死亡,我们有鲜血的经历,我们也将战胜这场危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真正的牧人应该是真正的先知,懂得“说、做、听”
25/06/2015
贝鲁特:反真主党领袖查德,离奇遇害
28/12/2013
教宗指出尊重人权是实现真正和平的条件
12/12/2006
5 月15 日的选举对黎巴嫩(和基督徒)的未来非常重要
12/04/2022 17:47
在什叶派压力下贝鲁特港口爆炸调查再停顿
13/10/2021 15:17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