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2010,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陈日君枢机:中国的天主教会、与政府对话或交流

作者 Card. Joseph Zen Zekiun, sdb
香港退休主教矛头直指向政府宗教政策完全屈从、排斥受难和地下教会经历的企图。教宗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可能遭到操纵

香港(亚洲新闻)—以下文章,为陈日君枢机回应比利时圣母圣心会会士韩德力神父的《不要杀害在中国的先知们,他们是今日的利玛窦》一文。我们从陈枢机处获得此文,并欣然在此发表。

我是大罪人,没有资格指责别人。但我不想犯多一个罪,做一隻该吠时不吠的狗。

韩德力神父又写文章了,第一句是「中国的开放政策使一个彻底成熟的天主教会有发展的空间」。我读了整篇文章也读了另一篇最近被收集在一本特刊「点一枝蜡烛」裡的文章,不难看出韩德力神父所指的先知是那些同政府对话的教徒,而想杀死他们的就是那些主张与政府对立的国内外人士。

我以为韩神父根本在捕风捉影。哪裡有对话?那裡有对立?

韩神父当然有很多机会对话,和他的中国教会内的朋友,和刘柏年先生,和中国政府人士,和罗马传信部对话(或许也是最后两者之间穿线人)。

但我们的主教们有机会对话吗?和谁呀?他们彼此之间吗?不,政府常监察免得他们彼此商量。与政府对话吗?当然没有机会。在政府前他们祇有俯首帖耳,唯命是从。干部抓着机票或车票说「我们去吧!」你也不知道去哪裡。「去开会!」,你也不知道开什麽会。开会时叫你读一些不是你写的,你也未过目的演词。

       韩德力神父岂能不知道我们的主教们(这裡我说的是地上主教)是奴隶身份,或简直似被牵着的小狗。正如教宗在他的信中说过:「他们贬抑了……主教的职务」(侮辱我们的主教)。

       至于对立。谁搞对立?一头羔羊在狮子面前,不论牠怎样反应,都不能用「对立」来形容吧?!如果我们叫小羔羊快快逃避,我们是犯了煽动对立的罪吗?

       韩神父知道实情,也承认今日在国内地上地下都仍受到磨难,但他的文章裡讲的似乎是另一个世界,真是费解。

       当然今天政府难为教会的方法改善了。他们请你吃饭,带你旅游,送礼物,赏荣耀(如捧你为不同级层的人大代表),他们甚至会许诺尊重你信徒的良心,但众所週知,为他们诺言不代表什麽,为达到党的目标,谎言绝对合法。

       最近他们释放了贾治国主教,听说不久也会释放苏哲明主教,但听说计划是这样的:政府甚或可以承认他们的主教地位,但教廷跟着会要他们退休,这样一位「双方接纳的(?!)」接班人就能登位了。总而言之,政府一定要达到它的目的。

       我们说「政府的目的不符合教宗的目的」,他们就说我们搞对立。不过,很奇妙,今天政府的目的很容易被传信部认同,那就可以皆大欢喜了,Alleluia。

       韩神父所称为「成熟的」天主教徒就如昔日的「宫廷先知」。他们不必勇敢,不必冒险,祇要聪明。这些今日的宫廷先知高兴的坐在独立自办教会的马车上,不时叫一声「教宗万岁」!

       正的先知令人讨厌(不祇敌人讨厌他们),人们以消除他们为快,「消除」也就是韩神父说的「杀害」。不过他们不怕,他们是准备捨身的。但痛心的是敌人长期的磨难未能消灭他们,现在却要死在兄弟手中。

       韩神父终算坦白,他说在国内的信友应该「按今日中国的制度」渡他们的信仰生活,应该「好好配合今日遵循社会主义的社会」。我希望韩神父意识到他这样就是说大家应该参与「独立自办的教会」!

       韩神父提起利玛窦,但利氏面对的是一个能容忍他的皇帝,今天我们的兄弟面对的是一个要控制你良心的政权。

       韩神父多次拖教宗落水,好像他拥护教宗或教宗支持他。我不怕犯毁谤的罪,他这样做法是假善,是不义。

       「假善」。在「点一枝蜡烛」文集的文章裡韩神父毫不犹疑严厉批评所有近代的教宗,我不相信他真正重视教宗的身份。

       「不义」。因为他要教宗成为他的同谋。其实他很选择性地引用教宗的说话:

       - 他说教宗让个别地下主教决定是否要获取政府的认可,但他没有说教宗要他们多麽谨慎,教宗说「在获得认可过程中,有为数不少的具体桉例,若不说是经常地发生,某些机构的干预迫使有关人士作出有违他们的天主教良知的表态行为和承诺」(第七章第八节)

       - 他引用教宗在第四章最后一节所说的「与合法的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现存的问题」,但他没有提教宗接着所讲的:「但同时,当政权不恰当地干涉教会的信仰和教律时,我们也不能就此屈从」。

       - 我不明白韩神父怎麽能没有注意到教宗也说了一句特别为韩神父的朋友们适用的话:第八章,十一节:「可惜……有些主教……没有明显作出已获得合法身份的表示,为了相关教区团体的神益,(他们)必须……不断地表现出与伯多禄继承人完全共融的明显行为」。

       最后,在这裡我想请问所有真正认识国内教会现况的兄弟姊妹,答覆我这个问题:「开放政策」有否真正改变了宗教政策?我怕韩德力神父的答覆是「是」,我不得不说是「否」。

       在这个重要的问题上,我不能与我的老朋友(也是一位热爱中国的传教士)同意,实在太可惜。我敢点出韩神父的问题:是他太爱上了他的成就。他当然成功地为中国教会做了很多好事,我们那时也都拍手讚赏。但现在我们看到那些活动也带来了很严重的副作用,刘柏年先生的地位越来越巩固,我们的主教们越来越成了他的奴隶。亲爱的韩神父,请停下来,听听你许多兄弟的呼吁,他们一向欣赏过你的努力,但现在是时候改变政策了。

       教宗给中国教会的信是划分时代的:现在大家要以「真诚」为政策:真诚地,按教会的教会观,努力使情形正常化,回到普世教会的传统裡!

       五十五年前(那是1955年9月8日 ,圣母圣诞瞻礼的夜裡)共产政权发起大规模的教难,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拘捕了上海教区一千多位神长、信徒。但我们今天还充满希望圣母玛利亚会援救我们的教会。但我们该准备为信仰牺牲一切。德肋撒修女说:「天主并不要我们成功,要我们忠信」。教宗本笃十六世多次对国内教难中的兄弟姊妹说「虽然眼前看来,你们是彻底失败,但你们要坚信!你们为信仰所受的苦一定会为教会带来真正的胜利。」希望韩神父在这一点上和我同意。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