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2021, 13.24
伊朗
發送給朋友

伊朗,经济危机和国际制裁下的童工之祸(视频)

作者 Hosein Alizade

在德黑兰和最重要的城市街道上,有成群结队的儿童要求施舍、清洁窗户、收垃圾。 最小的只有三岁,往往是因为自己的家人。估计有四到七百万未成年工人。 政府和议会没有回应。

德黑兰(亚洲新闻)- 走在德黑兰的街道上,就经常能在十字路口看到一群3至15岁的儿童和年轻人为了生存而辛苦工作,无论是单独还是一起做各种活动:求施舍、清洁窗户和车窗、卖花(尤其是水仙花)或占卜。在大部分人的脸上都能同时看到天真和疲倦的迹象,这是因为他们要在炎热和寒冷季节做很辛苦的工作,双手疲倦且长满老茧,做着同龄人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看到他们,很自然会想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他们是谁,来自哪样的原生家庭,但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他们被迫在恶劣的条件下如此辛苦地工作。自疫情爆发一年半以来,这种现象仍在急剧增加。

促使这些未成年人从小开始工作的原因之一是家庭经济问题,以及父母吸毒成瘾的问题:在某些情况下,父母一方或双方都吸毒,因此,他们不工作或他们的工作不足以保障生存。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选择生孩子,然后让他们去乞讨赚钱来养家糊口。儿童往往被视为一种收入来源,他们从出生起就开始从事童工。

穆哈穆德(Mohammad)还未满15 岁,我们在他捡垃圾时遇到了他。“我已经这样做了五年”,他指着另外两个孩子告诉《亚洲新闻》,并补充说“现在,为了能够收更多的垃圾和废物,我不得不’雇佣’两个孩子来实现目标”。通常,当他们未满10岁时,挣的钱全部要交给家庭,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学会存下来一部分以备不时之需。

然而,童工不仅限于首都的街道,在德黑兰附近也有剥削童工的商店和企业。例如砖厂、汽车车间、农场。根据伊朗相关非政府组织两年前收集的数据,首都街头至少有 5000 名童工、卡拉姆930名、大不里士有1063名、克尔曼有950名,但实际数字可能要大得多。有人估计伊朗有四到七百万童工。前议员比个得力(Ahmad Bigdeli)指出,童工剥削是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

拉赫曼和他的儿子在卡拉杰附近的一家砖厂工作。他说自己不得不带着这个 10 岁的男孩,因为他的薪水很低,而工作时间却要长得多。小孩每周和他去工作三天才能满足家庭的需求。高通胀率、贫困、失业和低家庭收入加剧了困难——这也与国际制裁伊斯兰共和国的原子计划有关——这促使许多父母首先剥削他们的孩子来支付费用。童工是一个日益紧迫的紧急情况,而政府和议会似乎无法在短期内提供相应的应对措施。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强调,宗教自由是伊朗的基本人权
29/10/2004
改革派宣布在选举中失败
16/02/2004
德黑兰和欧洲贸易增加、非石油出口翻五倍
05/07/2017 18:06
参议院批准延长对伊朗制裁
02/12/2016 10:24
艾哈迈迪-内贾德指伊朗大选是世界上最“自由的”
08/07/2009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