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5/2004, 00.00
以色列 ? 美国
發送給朋友

沙龙胜利、以色列满盘皆赢,巴勒斯坦面临绝境

布什与沙龙的对话彻底改变了中东问题的走向,制造了新格局,给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以下,本社全文发表一位以色列问题专家详尽和睿智的分析(根据作者本人的要求,不公开作者姓名)

耶路撒冷(亚洲新闻)—四月十四日,美国总统布什和以色列政府总理沙龙相互交换信件,发表声明,意味着以色列在巴以冲突问题上,取得了政治上的决定性胜利。由此,而深刻改变了中东地区的政治格局;标志着沙龙的胜利。

       确切地说,以色列的胜利完全取决于美国总统的决定:

       以色列不必从一九六七年之前划定的巴勒斯坦领土占领区撤出;以色列在占领区的绝大部分定居点——现在被美国喻为“以色列人的中心”,要纳入目前与巴勒斯坦进行的谈判协议中。总之,是以色列领土扩张的一部分。

       此举,不仅仅明确收回了美国自一九六七年以来一贯保持的立场,而且,在某些内容上,与国际法准则格格不入。联合国宪章拒绝通过战争和武力占有的领土;日内瓦公约(1949)禁止在占领区中强行设置定居点。一九六七年战争以来,联合国安理会一系列的有关协议都明确阐明了以色列占领的非法性。那时,美国政府也是接受了这一协议的。在以后的几年中,美国历届政府都避免明确声明以色列的占领是“非法的”。但是,无论如何还是阐明了这是“和平的障碍”。现在,以色列的占领却成了“以色列人的中心”。所以,也就完全合法化了。但是,是美国予以合法化的,而不是国际法准则或者联合国。

       由此,沙龙推行的单方面解决冲突的全面计划取得了又一次胜利。换言之,从小的定居点撤出,从巴勒斯坦居民集中地区撤走以色列军队;而以色列保留剩下的全部领土;用围墙、安全哨等保护网,将巴勒斯坦全面封锁起来。

       从定居点撤走;以色列军队从加沙撤军只不过走过场而已。绝不是明确的以色列军事占领的彻底结束;以色列仍将全面控制边境出入点,甚至包括加沙和埃及边境线、海陆空各种交通。这意味着加沙地带,将成为人满为患的大型监狱。

       绝大部分的以色列人似乎都在为沙龙在华盛顿取得的胜利感到高兴。反对派领导人佩雷斯也表示,在华盛顿达成的共识与工党的立场‘几乎完全一致’。很显然,工党也会很快进入联合政府的。特别是一旦极右翼势力退出政府,这种可能性就会更大。

       在以色列,只有极左和极右派反对沙龙的政策。极左派坚持同巴勒斯坦人进行谈判;而极右派则反对任何撤出占领区的决定。

       毫无疑问,巴勒斯坦人对此怒火中烧。从政治方面来讲,巴勒斯坦人的失败是十分严重的。美国的超级强权、联合国对美国决定的无能为力、欧盟的分歧;布什的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已经给这一问题彻底画上了句号。诚然,那些与巴勒斯坦人观点截然不同的人将会说,只有巴勒斯坦人才应该遭到谴责。

二OOO年,阿拉法特在戴维营会谈中的不合作态度,以及后来克林顿的做法;自二OOO年九月二十八日以来,日益激烈的巴勒斯坦恐怖活动,而巴勒斯坦当局又无力制止;巴勒斯坦领导层多次改组、失败;与哈马斯的日益接近……。上述种种,不仅使巴勒斯坦赔上了与以色列的关系;也影响到了与部分西方国家的关系;甚至支持巴勒斯坦当局和巴勒斯坦人民的与阿拉伯各国的关系。

沙龙的胜利标志着美国外交政策的转折点。即便沙龙不从加沙地带撤军,美国也会支持以色列政府的。事实上,五月二日,沙龙还要接受其所在党派利库德集团的调查。只有胜利,才能将这一计划继续下去。

与此同时,沙龙还在等待检察院针对其腐败问题进行调查的最终决议。一旦沙龙被指控有罪,那么,将会设立固定调查机构。如果,继续认证对沙龙的指控成立,那么,他将被迫辞职。

 

美国:教会的保护神?

 

对这一“新格局”可能给圣地基督信仰团体产生的影响作出评估,还为时尚早。

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与绝大部分巴勒斯坦穆斯林人分担同样命运的巴勒斯坦基督信徒是不会从中获益的。事实上,各种政治努力可能消失,都只能助长巴勒斯坦领土——包括伯利恒在内的反抗情绪和非法行为;巩固哈马斯和伊斯兰极端势力。打破绝大部分巴勒斯坦穆斯林的希望,只能意味着将他们交给伊斯兰极端势力——他们无意于政治解决冲突,一味采用可怕的手段,将世界末日展现给人们。

以色列右翼民族主义势力的胜利,加之中左派及温和派的通力合作;议会中宗教极端势力的胜利等等,是不可能促进多元化观念的发展的,也不会给包括基督信徒在内的少数派任何空间的。用围墙将以色列包围起来的“占领观念”,不但不能制止恐怖主义,还将造成更加严重的恶果。以色列不仅用人口占领了,还渗透到了文化和社会生活中。

       直言不讳地说,现实性的、奠定在谈判与和解基础上的政治解决冲突的希望的彻底破灭,将面临着加速巴勒斯坦基督信徒移民海外的危险。因为,他们渴望过真正的、正常的家庭生活;充满希望与安宁的生活。而不是整天生活在恐怖和焦虑中;在以色列的占领和伊斯兰极端势力压制的双重重负下。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教会将因此而承受哪些灾难。很可能将面临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进行人员调动困难等非常现实的问题。事实上,此类现象已经发生了。更有甚者,(在以色列和以色列占领区内)保证教会权益与自由的希望,因着新的“单边主义”而更加渺茫了。况且,以色列已经多次这样做了。去年八月,单方面宣布中止与圣座进行的双边会谈;单方面就“宗教人士签证”问题表态等……。

       在基督信仰团体内,求助美国要求以色列三思而后行的倾向越来越强烈。总之,鉴于天主教徒在美国大选和国家生活中占有的举足轻重的地位,教会或许还能对美国方面抱有一线微弱的希望。在历史的漫长进程中,圣地的教会历来在法国的保护之下。或许现在,圣地的新“保护国”将是美国?!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