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2021, 13.02
黎巴嫩-沙特
發送給朋友

贝鲁特沦为伊朗和沙特阿拉伯权力之争的战场

作者 Fady Noun

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和巴林纷纷召回大使,并切断了与黎巴嫩的关系。争议的背后是利雅得黎巴嫩新闻部长对也门战争的指责。总统和总理要求科尔德海辞职。希望能得到基督教世界(和真主党)一部分的政治保护。梵蒂冈的担忧。

贝鲁特(亚洲新闻)- 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和巴林已中断与黎巴嫩的外交关系,召回驻贝鲁特大使,并允许黎巴嫩驻外大使在 48 小时内离开他们的国家。利雅得率先采取行动,并于周五10 月 29日决定暂停与黎巴嫩的一切贸易往来,其中还包括蔬菜豆类进口。海湾君主国甚至要求各自在黎巴嫩的侨胞回国。不过,沙特也明确表示,外交关系的破裂不会影响在瓦哈比王国工作的约14万黎巴嫩人,他们每月的汇款对于深陷危机的雪松之国至关重要。

此次史无前例的外交危机是发生在黎巴嫩信息部长乔治·科达希(Georges Cordahi)发表声明批评沙特阿拉伯干预也门战争之后。在8 月 5 日的电视节目中,即在他被任命为信息部长之前(9 月 10 日),科达希认为继续也门战争是“荒谬的”,自2014年以来,得到(亲沙特)国际社会认可的政府便与亲伊朗什叶派胡塞叛乱分子作战。他甚至表示,叛乱分子除了“面对外部侵略”自卫外什么也没做。

国家元首米歇尔·奥恩和总理纳吉布·米卡蒂无视新闻部长的声明。 米卡蒂说,他对利雅得的决定“深感抱歉”,称信息部长的话“绝不代表政府的立场”。 然后,他至少两次暗示科达希辞职。然而,依靠基督教小党马拉达(亲叙利亚)和真主党的支持,后者断然拒绝这样做。 他声称,他的评论属于“个人意见”,他也拒绝道歉。

专家认为,这场危机甚至远不止于部长的话,而是反映了什叶派伊朗和逊尼派沙特阿拉伯的权力斗争,夹在中间的黎巴嫩也被迫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黎巴嫩根本没有危机,但黎巴嫩正在经历危机,”沙特外交部长法伊卡尔·本·法尔汉告诉阿拉伯卫星电视链。他接着在 CNBC 上指出,“由于真主党在政治舞台上的长期统治,与黎巴嫩及其现任政府交涉既无成效也没用”。沙特阿拉伯还指责真主党利用黎巴嫩作为枢纽,用芬乃他林药丸淹没王国并削弱其内部抵抗势力。

在格拉斯哥举行的气候变化峰会(COP26)上,总理米卡蒂与阿拉伯和西方领导人接触并处理黎巴嫩问题。领导人中还包括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法国国家元首表达了“黎巴嫩经济和政治稳定”对巴黎的重要性。事实上,无论是法国还是美国,都不希望经过数月努力组建的政府辞职或瘫痪,以及国家稳定的基本保障——军队辞职或瘫痪,否则这个国家就会崩溃。

华盛顿可能会决定在沙特阿拉伯和黎巴嫩之间进行调解。美国和法国的干预至关重要,因为黎巴嫩的合作伙伴需要瓦哈比王国及其海湾邻国给黎巴嫩政府注入新鲜空气。

被认为是黎巴嫩的合作伙伴赖以给政府带来新鲜空气的主要捐助者,因此他以及法国的干预变得更加重要。

根据黎巴嫩辩论机构的说法,梵蒂冈已决定派遣伯多禄·帕罗林 (Pietro Parolin) 枢机前往贝鲁特,试图更好地了解危机中的利害关系,以及马龙教宗主教拉伊 (Beshara Raï) 在平息局势中所发挥的核心作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