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0/2016, 14.24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我所认识的张怀信主教,为教会自由而忍耐

作者 Sergio Ticozzi

香港的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多次见过张主教。为了防范“隔墙有耳”,他们用拉丁文对话、主教热衷安阳教区精神和物质重建、关心圣召的培养。政府的承认、拒绝爱国会。为了能在“没有非法主教”的情况下祝圣他的助理主教,等待了五年之久

香港(亚洲新闻)—两天前,当获悉安阳教区张怀信主教去世的消息时,我深感巨大的悲痛。二O一六年五月八日当地时间十二时十分,张主教获享了永恒的褒奖、返回了父家,享年九十一岁。我第一次见到主教还是在一九八五年,我记得他对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们的高度赞赏。年轻时,他曾与传教士们一起工作过。他用流畅的拉丁语和我交流,以便防止隔墙有耳。我一直与张主教保持联系,无论是亲自见面还是通过书信往来。最后一封信是两星期前,他让我不要忘记为他的教区祈祷。

            张主教于一九二五年五月二十三日出生在一个离安阳不远的村子里。接受了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们的教育,当时,会士们在教区工作,无论是一九三四年在小修道院还是后来在开封大修道院。一九五O年十月十九日被当时的开封总主教,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阳霖总主教祝圣为司铎。一九五二年至一九五五年在天津教区工作、一九五五年在安阳堂区工作。一九五八年被捕并被迫接受劳改,直到一九八O年平反才重新履行铎职。一九八一年十月十九日,被秘密祝圣为安阳教区(原卫辉)主教。

            为了教区物质和精神重建,主教投入了巨大的激情和忍耐,我钦佩不已。走访教区期间,主教带着我去访问团体、参观新圣堂。除修复和建设圣堂外,为了教区发展,他特别重视司铎的培养教育和若瑟会修女的成长。修女们的数量迅速增加。当时,中国政府还没有正式承认他是主教。但他太需要司铎了,修生们接受完培育后他先祝圣了五名。但为他们担心,怕当局会找他们的麻烦。为此,他要求一位官方主教祝圣后来的六名司铎,这样他们就可以公开展开工作了。但他又感到进退两难:最终正式接受了自己公开化,但条件是不能与爱国会有任何瓜葛。二OO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沈阳教区合法主教金沛献主持了张怀信主教的正式就职仪式。从那时起,主教可以公开祝圣他的司铎们了。他对这个解决办法感到满意,并很高兴地向我介绍了情况。由此,他可以培养好的神职人员了,并培养了人数最多的修女会。

            但他心中有一个巨大的忧虑,那就是他的继承人问题,特别是当年纪越来越大、疾病缠身时。他透露说自己正在培养接班人,并把他的计划呈递给了圣座。当圣父教宗批准了他提出的候选人,主教很高兴。但问题是,中国政府的承认。本着耐心的战术,终于得到了政府的批准,尽管也是“民主”投票的。他想尽快祝圣他的接班人为主教,而且他自己的健康也每况愈下。但是,某些政府部门坚持要派非法主教参与主教祝圣仪式。这是张主教绝对不能允许的!他拿出了一贯的耐心,等着时机成熟,但并没有被动地等。这一过就是五年,二O一五年八月四日,经过了耐心的等待后,张主教终于亲手祝圣了他的助理主教张银林,在场的也都是合法主教,所以张银林主教的祝圣一切都是合法的。

            我想,他在生命中的最后几个月里一定会对自己的成功感到满意。这也减轻了我因为他的离去而感到的痛苦,使我感谢上主赐予了我恩典,使我有幸结识了这位有圣德的主教。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