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2009,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安树新主教的选择“保定的灾难”

作者 Zhen Yuan
安主教指加入爱国会是“为了教会的好处”。地下教会和中梵对话专家担心教区紧张局势和混乱。但对梵蒂冈的选择感到忧虑

北京(亚洲新闻)一名当地四十岁的司铎就安树新主教加入爱国会后的教会局势评论指保定的灾难。现在教区已经分裂,他說需要教会较高当局说清楚保定的灾难

       今年八月,保定教区的司铎们获悉了助理主教安树新成为爱国会副主任、保定教区教务委员会主席的消息。六十岁的主教告诉他的司铎们说,成为上述两机构的成员是为了教会的好处

       安蒙席的选择脱离了二十几年来地下天主教会以中国宪法宣讲的宗教自由为名抵制加入爱国会。造成一些疑问,因为教宗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指爱国会及其思想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

       香港教区圣神研究中心研究员林瑞琪称安蒙席事件此乃不幸事件,安助理主教作为主教人物,他进入公开教会成为其中的一员,却未能取得教会体制上的身份,(公开教会并没有让他当主教),只是将爱国会及教务委员会两个教友组织的职衔加上他的头上,等于胁持了他

       “安主教加入这两个组织,并没有实质内容,不是在合一道路上的空间可以发挥什麽作用。他在教宗牧函发出后加入爱国会,实属不幸,因为牧函已经清楚表明教宗对爱国会的立场

       “安主教此举是在教会与政府两面不讨好,既在教区中,相反教宗2007年牧函的劝谕,而现在加入爱国会,一旦日后又基于教会原则退出,只会给官方一个出卖政府的态度.他的处境比过去在地下时代更为恶劣

林瑞琪相信此安主教公开一桉只是保定的特殊现象,不会蔓延到其他地下团体

      香港的在香港的中梵关系观察家管平雄指安树新是中国大陆甚有影响的主教,中梵双方借助他主导保定地区地上和地下教会修和合一的想法是十分明显的。但回顾安从地下走到地上的整个过程,梵方无疑是操之过急而仓促行事,过于乐观地估计了保定的情况;但中方却在这个过程中处于被动

       “梵方让安回地上当然是要他得到官方认可,但官方不认同他,对梵方就是困局,所以说在安无法得到中方认可其助理主教身份之后,中梵双方实际上都不同程度地陷入困局

       “面对安主教在得不到地下教会认同而处于不上不下的境况,梵方后续力却无法到位,相信这是安主教为摆脱目前的处境而最终加入了爱国会的一个重要因素。

然而,就目前保定地区乃至整个河北的天主教现状而言,安主教入爱国会,却无助于地上和地下教会的合一,从这个角度上说,这并不是一个中梵双方取得双赢的结果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魏京生: 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22/03/2021 15:17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陈枢机表示中国和中国教会的命运掌握在玛利亚的手中
23/05/2008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