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4/2013,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毫无妥协的传教":盖多神父新书

作者 Sandro Magister
书中阐述自梵二大公会议以来到教宗方济各时代教会的传教;大公会议后期的模糊,没有基督、倒退成人道主义救援行动的所谓传教;若望·保禄二世通谕《救主使命》的现实意义。始终站在传教领域第一线的盖多神父讲述了这一切。梵蒂冈问题专家桑德罗·马季斯特为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新作撰写前言

罗马(亚洲新闻)-选举新教宗--阿根廷籍的方济各教宗--的枢机主教秘密会议前,教会的形象"有二:走出自我的福传教会、只顾自己一味贪恋世俗生活的教会"。可以这样概括近十几年来天主教会的景象。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后一度迈向巅峰的教会,出现了倒退。沦为一个既不认识也不接受基督;不宣讲福音、没有领洗和信仰皈依的教会,换言之没有传教的教会。

盖多神父亲身见证了这一灾难的历程。传教六十多年,始终站在传教第一线,通过他的日记给人们介绍、分析传教事业。特别是大公会议的传教法令以及若望·保禄二世的《救主使命》通谕这两部传教工作的重要文件完成的幕后情况,因为亲自参与了撰写起草。

梵二大公会议期间,盖多神父应邀以专家身份出席,并参与了教会最重要的传教文件之一《教会传教工作法令》的起草。而若望·保禄二世更亲自邀请他到罗马,负责《救主使命》通谕的起草。

本笃十六世也非常重视传教问题,二OO七年十二月三日圣方济各沙勿略瞻礼之际发表了《福传部分方面的教义性备注》。但正如盖多神父指出的,这些都被媒体忽略了。

尽管如此,盖多神父在书的尾声充分展示了对传教事业的信心。当欧洲大陆圣召减少时,年轻教会焕发了生命力,他们自己成为传教士,奔赴世界各地传教。天主教会在非洲和亚洲的传播空前迅速,但也正是这些年轻教会的领导人对意大利、欧洲、北美传教士的作用坚信不移。盖多神父援引一位喀麦隆主教的话说,"我们的确有活生生的信仰,但这是情绪化的、肤浅的,还没有深入。我相信,如果没有外籍传教士,二、三十年之内我们就又会回到大树下祭神了。传教士给我们带来了有着悠久历史的普世教会的气息"。

教宗方济各时代,这种挑战仍在继续。书中,盖多神父讲述了为什么在此之前没有人这样做过。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