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2005, 00.00
梵蒂冈 — 圣体圣事主教会议
發送給朋友

昂者老 . 斯高拉枢机主教针对圣体圣事集中性的汇报

梵蒂冈(亚洲新闻)世界主教会议,尤其在西方,应当探究那些已经进入削弱惊奇的圣体圣事理由与意识性,即一种意想不到的及无偿的大事,它不是权利也不是财富,而是天主根据每人生命的召唤所赐的礼物,并暗含了拯救的可能性。斯高拉枢机主教,此次主教会议的总指挥,他的前预言汇报集中于注意天主与人之间的会晤及其所有的结果:诞生,成长,教育,相爱,痛苦以及死亡都由圣体圣事的力量中打下了标记。

根据斯高拉枢机主教的发言,惊奇的圣体圣事之削弱将是一个总体的概论,在最后一部分的分析中,它区决与其目的性及罪过的主观性。但就现事实而言经常会发现一个培植的园地,即基督信友团体往往在举行弥撒圣祭时而远离真理,生活抽象化。不再朝向至一、真、善、美谈论一个具体的人,他的感情,工作,休息及需要。如此,圣体圣事的作用脱离了每天的需要,不再陪伴信友在其成长的道路中及与宇宙及社会的关系中。 

所以,总指挥的分析主要针对个人方面以及那些集体圣体圣事方面作了一番研究。

圣体圣事作用的统一观犹如基督信友整个存在的一颗心以展示每一个人的生命,即客观性的召唤。每一种身份的人:不管是已婚的,圣秩人员,还是童贞女,都从圣体圣事的奥绩中领取专门行式的最终根基。不过,每位信友在圣体圣事中都将会找到其根源及他本人圣召的意义,借着圣体圣事的方式而铭刻在他的存在上。在它上面,人们应该认清它本身的渺小及穷苦。为此人类被召唤,在他首先将其目光转向高超以超越其自身范围以外,他先得在良心上做一很好的省察。为再次激发起基督信徒团体的活生力及自有闯开,这是一个必不可缺少的的福传及个人的见证,以及耶稣基督的团体是为了所有的人类。因此,为所有天主的子民以及所有那些被召唤担任一定职务的成员或办公服务单位,在举行仪式时,需要首先有一个很适合的礼仪培育。

对此设想,枢机主教对此论题做了一个很好的对照,就如不同的教会团体及属于各个教会的信徒们之间的互通,请求他们若是为了基督徒的合一,可以为此步伐的邀请兴起一种适合的手段来促成信徒们的合一。这一答复该当根据事实方面来看,弥撒圣祭是整个教会在其本身信仰方面的一种信仰宣誓,并为确保完满的合一。为此,弥撒圣祭的举行和圣体圣事的参与并不牵连到对所有因素的看重已达成它的完满。在那更好意向的范围内,并不需要进一步的区分和在初期教会是共荣的。不过,彼此间的互通并不意味这就是一种合适的方式为达到基督徒的合一。但这里并不排除在特殊情况中的及在一些有条件的环境中的,可以容许那些单独个人从属的教会团体或其他基督团体还没有与天主教会达成圆满共融的基督徒们领受圣体。

枢机主教针对真正的合一概念明确的重申了是在于圣体圣事。他也在主教会议上提到了有关司铎们的独身问题以及离婚者再婚的圣体圣事。

司铎的独身问题已经关联到神职人员缺乏的情况。司铎与圣体圣事紧密地互相关联,司铎分享他的本性(natura)在于恩惠而不是权利的客体。如果是一份恩惠,司铎该当连续不断地被邀请持受此恩惠。为了在教会建立一个理想数目的司铎团体变得多磨的困难。它不像一个企业家好像该当付出一定范围的领袖团。针对今天牧灵的如此急需催迫我们再加重申,尤其在信德内,每一个地方的教会很有责任与普世教会作对照甚至所有的其它地方教会都有责任。所以,这些设想将有很大的用处,在这次世界主教会议将被作为特有的衡量标准来适合地分派全世界神职人员。

对于离婚者,在各自不同的区域区决于不同的考虑。应该承认,尤其在一些非常传统的基督徒国家,不是一个小数目的领洗者为了机械化的执行传统在教堂里过了圣事性的婚姻,好多的这些离了婚,然后又重婚。对于他们,一方面需要所有基督徒团体肯定这些离婚的重婚者,在意识中不要将他们排除于教会的圣事共融范围之外;从另一方面,在今天的主教会议上反而将更加的加深研讨此问题,并且以更大的集中力来关注那些混合婚姻与大多数不同的个案以及客观现象来确定他们的教会婚姻无效性的推测。确认尊重婚姻合一的公共性,教会性及社会性,这不可能不有它本身的公共特点,教会特点及社会特点。

最后一项建议:“在任何一个地方为能享有同一的基督圣体圣血,每主日当集会,给与责任性以战胜所有形式的排外、经济、社会及政治的不公,所有的这些不公将我们的弟兄姊妹,尤其是孩子与妇女,置身于其下。基督信徒的团体,意识到它的至一性,应当继续寻找合适的方式,因着更加地加深分析研究及区分,与恶的一面和今天所产生的行星现象作一对照,决不要再有惩罚报应出现在天主的面前。这一问题的比较对照被看来是多麽的显著,犹如社会正义的问题,为了随从和平,不可能与不停止的义务分开。最后,在和平与圣体圣事的关系中,拉丁礼仪中有一很好的显示,领圣体前的兄弟间和平友谊祝福建立在不可动摇地和平之源 — 基督的和平内,基督本身就是我们的和平。基督徒行为的圣体圣事根基 — 和平将重整两件严重的意图陷害;一个是幻想主义的和平 (pacifismo utopico),一个是现实政治的不闻(sorta Realpolitik) 认为无法避免战争.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