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5/2011,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北京抗击梵蒂冈的“威胁”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指两位被绝罚主教(乐山和汕头)“德才兼备”;东施效颦指梵蒂冈“严重伤害了中国天主教会,令广大神长教友痛心”。重申继续没有教宗委任祝圣主教的决定。但教友、司铎和主教们对他们越权的抗击不断增加。胡锦涛和温家宝应抓一抓违反“和谐社会”、宗教事务负责人的腐败行径
罗马(亚洲新闻)—中国政府国家宗教局就梵蒂冈指责中国天主教会发表谈话,指梵蒂冈的“威胁”“极其无理和粗暴,严重伤害了中国天主教会,令广大神长教友痛心”。政府匿名发言人证实,北京将继续没有教宗委任的非法祝圣主教。
今天,新华社转载了“国家宗教局发言人就梵蒂冈发表声明指责中国天主教会祝圣乐山、汕头两教区主教事”的声明。
指出,“6月29日、7月14日中国天主教乐山教区、汕头教区分别祝圣了雷世银、黄炳章两位主教”。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梵蒂冈因“严重原因”拒绝接受雷世银神父为乐山教区主教候选人(http://www.asianews.it/news-zh/乐山没有教宗任命的祝圣礼,由七位合法的主教主持-21969.html)。此外,圣座多次建议汕头的黄炳章不要接受此类任命和祝圣。因为汕头已经有了主教,尽管这位主教没有得到政府的承认(http://www.asianews.it/news-zh/汕头非法祝圣礼八位与教宗共融主教参与-22099.html)。
两起事件后,圣座都发表了绝罚两名非法祝圣新主教的声明(http://www.asianews.it/news-zh/圣座谴责乐山主教祝圣-22005.html和http://www.asianews.it/news-zh/教廷谴责汕头非法祝圣主教,表揚抗拒的主教-22121.html)。
值得一提的是,绝罚是“自科绝罚”,即自动生效的。因为,当一个人作出有违信仰的举动时就已经自动构成被绝罚的事实了。而且,这起案例中根本不用核实当事人的意向。因为,圣座多次建议两人不要接受主教职。
国家宗教事务局的声明无疑是公然的抵制绝罚,指“梵蒂冈以两位主教未经梵蒂冈批准为由,以所谓‘绝罚’相威胁,极其无理和粗暴,严重伤害了中国天主教会,令广大神长教友痛心,我们对此予以严重关注”。奇怪的是,北京采用了梵蒂冈声明中相同的表达方式(“严重伤害”、“痛心”)!
如中共的一贯做法,要对指责者以牙还牙。由此,梵蒂冈指伤害宗教自由,北京则假装是圣座的牺牲品。
声明中指“新祝圣的主教信仰虔诚、德才兼备,深受神长教友的拥护和爱戴”。无疑是北京东施效颦的顶点,拙劣模仿教宗和圣座的口吻。两位天主教会司铎要无神论的中共领导下的无神论秘书长们组成的爱国会作出此类信仰虔诚评语,实在令人费解!
此前,没有任何一位主教或者司铎被正式绝罚过,只有若望二十三世曾提到中国教会内可能隐藏的裂教。除声明中虚假的内容外,宗教局似乎无意提及十几位主教和百余司铎在狱中(甚至二、三十年的铁窗生涯)、劳改营中遭遇的“痛苦”和“煎熬”;遭遇的殴打、虐待和折磨。只因为他们忠实于天主教会的领袖教宗。如果梵蒂冈要把中共迫害下的中国殉道者列圣品,可能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列品仪式!
为了回应梵蒂冈的“威胁”,宗教事务局威胁到:“中国天主教不会因为梵蒂冈的威胁而停滞不前,广大神长教友将会更坚定地走独立自主自办和自选自圣主教的道路,我们也将一如既往地给予支持和鼓励”。
而且,非法祝圣的郭金才于七月二十二日在《中国日报》撰文时已经重申继续此类没有教宗委任非法祝圣的威胁。指出,“至少七个教区将祝圣他们选出的主教”。并补充说,“当条件适宜时”。
事实上,宗教事务局所期待的“条件”并不那么好。越来越多的教友、司铎和主教们与非法祝圣拉开了距离:沈阳的裴军民抗击被强迫押到汕头非法祝圣。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还要感谢教区司铎、教友们的支持和保护。另一位厦门的蔡炳瑞主教,也成功地藏了起来,被当局通缉。
总之,“抗击”政府无端干涉宗教事务的教会正在全中国成长起来(http://www.asianews.it/news-zh/“抗拒”政府和爱国会强权的中国教会-22127.html)。而且,许多被迫参加非法祝圣的主教们已于近日迅速致函圣座详细介绍自己被强迫参加的情况、重新回到了与教宗的共融内。
宗教事务局声明继续指出,“广大神长教友将会更坚定地走独立自主自办和自选自圣主教的道路,我们也将一如既往地给予支持和鼓励”。但事实是,迄今只有主教被强迫、绑架参加非法祝圣,却没有让主教和司铎们自主地决定。宗教事务局选择的是“支持和鼓励”强迫。
声明的最后却又非常矛盾地邀请对话,指出“中国政府改善中梵关系的原则和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希望通过建设性对话与梵蒂冈探讨改善关系的途径和办法,如梵方也有改善关系的诚意,就应撤销所谓‘绝罚’,切实回到对话的正确轨道上来”。
为此,声明将撤消“绝罚”作为继续“对话的正确轨道”的条件。
除要做“教宗的教宗”、命令教宗怎样处理信仰问题的粗野之举外,这一对对话与外交关系的批注是十分重要的。充分表明在中共领导层中,仍然有人要通过保障真正的宗教自由、开启与梵蒂冈的关系等来实现中国现代化。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追随者中,不乏此类人士。为此,国家宗教事务局带着恐惧和畏惧,以这份十分自相矛盾的声明来与其最高领导人保持一致。
可问题是,宗教事务局对天主教会的政策正在公然违背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和“反腐”精神。宗教事务局和爱国会的负责人们正在瓜分教会、制造不和谐,要在中国社会中制造新的紧张局势。更有甚者,他们公然瓜分教会财产,给党内的腐败再添一笔。
面对中国社会的种种乱象,胡锦涛真的能拨乱反正吗?日前,陈日君枢机在香港《苹果日报》上登广告,要求两位领导人“抽空关心一下我们的天主教”(http://www.asianews.it/news-zh/汕头非法祝圣前夕,陈枢机与汤主教吁请当局关注及祈祷-22092.html)。我们也响应这一号召。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