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1/2019, 15.46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卡拉拉邦修女要求首席部长保护

作者 Nirmala Carvalho

这五名修道人属于耶稣传教士会。他们是贾朗达尔教区前主教穆拉卡尔(Franco Mulakkal)强奸案的证人。修女们反对修会会长调迁命令施加到她们身上。

孟买(亚洲新闻) - 耶稣传教士会的五位修女写信给卡拉拉邦首席部长皮纳拉伊·贾扬(Pinarayi Vijayan),要求保护。他们是最近几个月对主教进行激烈运动。贾朗达尔(旁遮普邦)即将离任的主教佛朗哥·穆拉卡尔,被指控在卡拉拉邦的一个修道院多次强奸一位修女。

自抗议于去年9月开始以来,修女从未离开特塔耶姆(Kottayam)的古华费兰加(Kuravilangad)旅馆,以便与谴责主教的修女保持密切联系。然而,最近,上级的修女安排了她们的调迁。修女们反对这一点并写下她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一位匿名消息来源告诉《亚洲新闻》,「没有理由拒绝调迁,在他们在法官面前作证之后,修女可以在任何地方被召唤」。另一个消息来源补充说:「由于耶稣会士是(印度主教会议)拉丁仪式的聚集,为什么没有来自罗马的人恢复秩序?」

「不听命」的传教士是:柏拉塞里尔(Alphy Pallasseril)修女、安乌帕马修女(Anupama Kelamangalathuveliyil)、韦路尼卡尔修女(Josephine Villoonnickal)、乌鲁姆比尔修女(Ancitta Urumbil)和罗塞修女(Nina Rose)。

调迁令由修会会长真纳(Regina Kadamthottu)签署,她要求各人返回各自的修道院。根据上级的说法,柏拉塞里尔修女必须返回比哈尔的Pakartala;乌鲁姆比尔修女和韦路尼卡尔修女被调迁到贾坎德邦的拉马提亚(Lalmatia)修道院;该组织的领导人安乌帕马修女必须返回旁遮普邦。唯一不受该条款影响的修女是罗塞修女,她可以留在库拉维兰加的圣方济各教会之家。

在给首席部长的信中,修女说她们的调迁是「企图破坏审判。他们想要分裂我们。这样我们就不再能够在法庭上作证」。几位传教士补充说,受害者的名字从未在这几个月内被揭露,只知道她是44岁,「生活得益于我们给予她的力量和支持,我们的存在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安慰,她心理上被摧毁了」。

修女们担心,一旦她们回到修道院,就像卡图索拉(Kuriakose Kattuthara)神父一样,在作证指证主教之后神秘死亡。与此同时,穆拉卡尔主教提出临时辞职以更好地遵循他所牵连的审判,在卡拉拉邦度过了三个星期的监狱生活之后,已经回到贾朗达尔教区。

与此同时,1月18日,叙利亚-玛拉巴礼教会的负责人乔治·阿伦谢雷(George Alencherry)枢机 [其中还包括戈德亚姆县的登记注册],发出了一封牧函,他呼吁对「违反法典」的神父和修女采取严厉行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香港:再没有占领区。天主教徒「继续争取民主」
15/12/2014
后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弗朗哥·德·马尔吉(Franco De Marchi)神父安
19/02/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