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4/2020, 12.25
土耳其 - 叙利亚 - 欧盟
發送給朋友

听埃尔多安指示,被欧洲拒绝;边境上成千上万难民的悲剧

从兴高采烈的遣返,到面对雅典牆壁的绝望。自由而有尊严的生活的梦想消失了。希腊军队的暴力行为将难民推回无人之地。雅典或安卡拉「是同一回事」。这位土耳其总统将移民和难民用作对布鲁塞尔的战争武器。

伊斯坦布尔(亚洲新闻/通讯社)- 难民被摧毁、士气低落,前路茫茫;他们被困在土耳其和希腊或欧洲之间的无人区,无法继续,但同时也不希望返回原地。在几天内,成千上万的移民从欣喜若狂的土耳其政府移居国外,对在雅典政府和希腊极右翼团体的暴力抵制之下的隔离牆感到绝望。他们说,他们乘火车说服「到达了另一侧」,乘坐火车到达边境。

这些人的梦想,不受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威胁的数百万人的梦想,但肯定有数千人的梦想,使他们在欧洲享有自由而有尊严的生活,似乎打破了土耳其边境(Pazarkule)(Kastanies)的铁丝网。一位年轻的伊拉克父亲马赫穆特(Mahmut)对《世界报》(Le Monde)说:「在受到希腊警察的催泪弹的重创后,我们已经回头了,现在我们前路茫茫。」

来自德黑兰的一对年轻夫妇坐在路边,二十九岁的侯赛因(Hossein)和二十七岁的纳菲瑟(Nafiseh)震惊不已,很难说话:「这很困难,在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处后,我们在避难的一所废弃房屋被蒙面的希腊士兵殴打。然后,他们夺去了我们的睡袋、钱包、手机和我们的文件」,女子说,「我们一无所有了」。

年轻的阿富汗人艾哈迈德(Ahmed)认为自己到达了「欧洲」也遭到了暴力和殴打。相反,他在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无人区。他说,雅典或安卡拉说:「对我来说,这是同一回事。无论是在一侧还是另一侧,我们都像一袋髒衣服一样被乱扔。」

在Pazarkule的缓冲区,已经有5,000到10,000名流徙移民集结了三天,他们拒绝离开,仍然相信奇蹟。土耳其人让他们通过,而希腊人则用水或催泪弹驱赶他们,以驱散他们。埃尔多安将它们用作对布鲁塞尔的战争武器,他向他传达了自己的观点,即他从近年来的经济利益中受益后,打破了2016年签署的关于移民的有争议协议。 他警告说:「很快他们的人数将达到数百万。」

土耳其总统的声明,引起了共和党人民代表埃迪尔内(Fhpzi Pekcanli)在阿塔图尔克的鼓舞下的强烈反应。难民已成为「国家之间压力的工具」,对此他感到愤怒,他袭击了埃尔多安,指控他散佈「完全错误」的数据,并在该地区的人道主义大戏面前大意:「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将许多艾伦·库尔迪( Aylan Kurdi)。」

在惰性和无法表达坚定立场的背景下,欧盟被要求面对最困难但也并非不可预测的局面:由土耳其政策引发的来自南部边界的难民浪潮,而欧洲在成千上万的生命面前表现出更为冷漠的戏剧性气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圣索非亚大殿成为伊斯兰教土耳其的工具
04/08/2020 17:08
圣索非亚大教堂清真寺与土耳其伊斯兰文明研讨会将召开
16/09/2020 14:55
恐怖分子旨在打击西方国家盟友和恪守非宗教性政权的伊斯兰国家
21/11/2003
萨米尔神父:科普特基督徒遇袭背后是埃尔-阿扎尔的不明朗态度以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泛滥
31/05/2017 10:08
伊斯拉姆·贝海里指埃尔-阿扎尔未能抓住教宗来访的机遇
02/05/2017 16:56